<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作者:琴昂      更新:2017-01-16 11:04      字數:2030
    黑衣人摸入臥室后,熟練地將手電筒咬在口中,騰出雙手,先將臥室門反鎖,然后在屋內翻箱倒柜,把抽屜都拉出來,東西倒在床上,沒有搜到珠寶與手機之類。墻角床底任何可疑之處都沒有放過,仍無心動值錢之物。

    如果說要有收獲,僅在一個馬口鐵餅干盒里找到幾塊錢,虧本買賣,勞筋苦骨,還不夠晚上的一個宵夜,無奈之下順手把一個節能燈塞入懷中特制內袋。

    干這一行有一個說法,開張就要偷,以后偷才能順手。黑衣人環顧四壁做最后的搜尋,心想這戶人家十有八九是外來務工者,搞得不好這間房子可能還是租住的。他在窮得偷無可偷的情況下,揮毫在墻壁上寫下“苦命人家,真寒酸呀,加油努力吧!”

    收好電筒,黑衣人帶著滿身的疲憊與失落,感嘆干偷雞摸狗這一行真是一個苦差事,成果靠天收,偷不到一戶好人家,白辛苦一場,夜不能寐,孤獨寂寞,提心吊膽,口干舌燥,饑腸轆轆。

    他摸出臥室,準備潛入廚房,找一點酒肉之類飽餐一頓,也好把宵夜的錢偷回來。

    這戶人家似乎還能體諒心情,雖然夜色黯然,卻有一道銀色的月光來襲。黑衣人一抬眼以為是自己在做噩夢,朦朧的廚房里顯現出兩個鬼影,努力抗拒想逃走。他想真是大意,剛才進門時只警惕臥室,卻疏忽廚房。

    按說膽子也不小,要不然也干不了小偷。然而在夜深人靜空曠無聲的陌生房間里,沒有絲毫心里準備,他恐懼得周身起滿雞皮疙瘩,但不管怎么樣最后還是鼓起勇氣慢慢向廚房靠近。

    他慌忙掏出口袋中的手電筒,顫抖的手抓滑了,“嘭”的一聲,電筒掉落在地,在死寂的夜格外陰森刺耳。

    黑衣人一身冷汗,戰戰兢兢撿起地上的電筒,猶豫片刻,才打開電筒將亮光射向廚房,想確認一下,是不是自己恍惚了,視線看出錯覺。

    調整好心態,穩定住情緒,黑衣人順著電筒的光線看過去,廚房餐桌前,面對面坐著一男一女,桌子中間的塑料盤上放著一個削皮的鴨梨。那不是鬼分明是活生生的兩個人,可以看出額頭上的汗珠晶瑩剔透。

    只知道鬼怕火,沒聽說過鬼怕熱,還熱得汗流浹背的。今夜只能自認倒霉,不但偷到一戶窮人家,還碰到這一對奇葩。黑衣人在躊躇之間,決定不再逃走,壯著膽走進廚房,趕快摸清這一對男女擺的是一個什么迷魂陣。

    他用手先在男人的眼前晃了一晃,男人臉不變色眼不眨。再試試女人也同樣如此。

    坐在那里呆若木雞的男女兩個人好像被使過魔法定住了,對于晃動的手勢,視若不見。黑衣人只聽見自己的心跳,此時,不知從哪里飛來只蒼蠅,嗡嗡吵得他心煩意亂,伸手啪的一掌拍掉。

    再看看那倆人仍然沒有一點動靜,他自言自語:“一對瞎夫婦,害死人!边有一句三魂嚇掉二魂半沒有說出口。

    黑衣人自說自話,聲音雖不大,應該能聽見,尤其在萬籟俱寂的房間里,可以說不亞于如雷貫耳,但那男人與女人巋然不動,穩如泰山不做出任何反應。

    通過一番偵察,黑衣人心放寬了,認為不但是一對盲人,看不見有陌生人潛入室內行竊。也可能是一對聾啞人,要不然他已經在這戶人家折騰了半天,怎么不報警,沒有一點憤慨甚至反抗。也許是兩個大傻瓜,不聞人間煙火,不懂愛恨情仇。

    他走到桌邊,不自覺地伸手要拿那一個令人垂涎欲滴的鴨梨,但手到梨邊還是縮了回來。他又一想,不能占小便宜吃大虧,自己鉆入圈套,那梨上是否放有毒藥,咬一口,人就三步倒地,在他手無縛雞之力時,房主人再撥打電話報警。

    雖然喉嚨像著了火,把穩起見,黑衣人還是放棄了吃梨。他徑直走到洗臉盆前,打開水龍頭,就著自來水洗了一把臉,并低頭喝了幾口涼水,仰首對著鏡子,撫摸面色蒼白的臉,冷冷地恥笑一聲,就這個膽,還能干出一番江洋大盜的事業。

    洗去滿臉的汗漬與灰塵,黑衣人頓覺神清氣爽,留心起從窗戶照進來的月光,看上去十分澄澈又十分朦朧,仿佛是溫柔的,卻又有些許寒意。

    無意間目光移到張夫人的身后,忽然驚奇地發現像一尊象牙雕刻的女神,瀑布一樣的長發,淡雅的連衣裙,那穩重端莊的氣質,竟讓他這個偷夜人變得愣手愣腳,強烈感受到張夫人身上散發出一種妙不可言的安靜閑雅的氣息。

    莫名的一種欣喜,眼球不自禁地給吸引過去,嗅著那迷人的芬芳,黑衣人來了精神,借著月光仔細端詳,只見女人濃密的睫毛映襯著齊額的劉海下是一雙大大的眼睛,那眼睛里蕩漾著一層淡淡的幽怨,只是定定地看著桌子上的一個方向。

    一對男女如此癡傻,黑衣人更加膽大妄為,無所顧忌地對女人動起手來,先是一只手輕輕地滑過瀑布一樣的長發,女人居然沒有反抗,羞澀中反而顯得越發嫵媚,這更加挑起了黑衣人的欲望。

    張夫人用目光頻頻向張偉發出求救信號,張偉撇開視線,此時他處在兩難境地,雖然對于黑衣人胡來亂為的輕薄舉動一覽無余,但他仍不忘塑料盤中的鴨梨,為了保證夫人能吃下那個鴨梨,只得忍氣吞聲。

    他天真地想,如果先開口說話,就存在私心,對夫人心不誠,證明自己想吃,那么今晚的一片赤誠之心必將前功盡棄,毀于一旦。

    不料黑衣人竟然膽大包天,一只手為所欲為,準備挺進張夫人胸前小巧聳立的香乳。

    張夫人忍無可忍,開口叫喚丈夫:“偉偉!偉偉!你真是一個傻冒,為了一個梨,讓人如此侮辱調.戲我!

    張偉快樂地拍手大笑,他說:“見證愛的時刻,你先開口說話了,必須吃下這一個梨!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