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五十五、過五關斬六將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22-02-19 07:44      字數:3498
    黎明時分,車子翻過涼亭坳,已進入了廣東省連縣的管轄區。黃老板給趙大樹講述了軍火生意后,還囑咐趙大樹:“我喝了兩碗活竹酒,感覺有些困了,我進去睡一會。你不能睡,陪張師傅說說話,這時是最困的時候,切記!”

    車子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奔跑,一路上車身很是顛簸,黃老板進去躺下一會,里面就傳出如雷霆般的呼嚕聲。車子快到連縣木材檢查站時,他突然坐了起來,揉搓一會兒眼睛,從車窗往外看了看問到:“到連縣木材檢查站沒?”

    “快到了,前面的燈火就是連縣木材檢查站!睆垊俦f。

    “你靠路邊停下,讓我看清楚檢查站的情況!秉S老板邊看邊說。

    車子停下來后,黃老板爬到前面來坐下,看了一會兒說:“你們看到沒有?檢查站旁邊停了一輛北京吉普,今晚必有巡查組出來,我先去查看一番!

    黃老板跳下車去,轉過頭來接著說:“大樹,你拿幾竹筒活竹酒,在檢查站外面等,要師傅喊你才能出現。否則,我們這車竹子手續就作廢了!

    黃老板摸著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斓綑z查站門口時,他又轉身向旁邊走去。他在檢查站的圍墻外停下腳步,傾斜身子,伸出腦袋向檢查站里面觀望一會兒,忽然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他把耳朵貼緊圍墻靜心聽,里面的人說:“小李,你把車停到后面去,停在這里太顯眼了,軍火老板看到還敢來嗎?”

    這時,一個年輕人從房子里走出來,上了吉普車啟動車子,開著車向檢查后面駛去,將車停到房子后面的樹林下。黃老板低頭想了想,喃喃自語:“哎!我得留下來繼續觀察,觀察仔細才能過呀!小心使得萬年船……”

    一會兒,那年輕人從樹林出來,走進檢查站的房子里說:“羅隊長,我已把那輛車停到了房屋后面的樹林下,那里的樹枝繁葉茂,是一個極其隱蔽的地方,車停在那里,相信沒有人能看見!

    “停好了就行。小李,你先去休息一會兒,我困了再喊你!

    黃老板聽到這聲音很熟悉,低頭一想,喃喃說:“原來是他呀?”

    羅隊長原來是這個檢查站的站長,黃老板還在單位上班時,跟隨局長去鄰近縣走訪交流認識的。黃老板下海做楠竹生意后,每一次經過這個檢查站,只要在楠竹的砍伐和運輸手續里,夾那么二百塊錢。他打開手續收下錢,手續不作任何處理就還給黃老板。而辦一車楠竹的砍伐和運輸手續,至少要花上千元。羅隊長在這當站長時,黃老板不僅是自己一車手續走幾車竹子,還要把走了幾車竹子的手續,以六百元一車轉賣給其他老板。黃老板想到這里,及時轉身返回來,從副駕駛坐的坐板下,拿出六支活竹酒遞給趙大樹說到:“徒弟,你拿著這些活竹酒跟我走,今天他們林業局的領導來了,這些人我都認識,要想過關必須要多出點血,還得向他們使一些手段。否則,我們很可能連一口湯喝不上!

    趙大樹接過活竹酒抱在身上,跟在黃老板身后,邊走邊說:“師傅,他們不僅是外縣人,而且還另外一個省的人,您是怎么認識他們的呢?”

    “不是金剛鉆,不攬瓷器活。你師傅不僅是林業部門的人,還下海做了這么多年的竹子生意,不認識幾個業內人士,我這生意還怎么做呢?”

    “師傅,您真是見多識廣……”

    黃老板沒等趙大樹把話說完,把手指壓住自己的嘴巴,“噓,噓!”吹了兩聲,還小聲對他說:“徒弟,話不能講大聲,拿著酒在圍墻外等我吧!”

    黃老板理了理頭發,昂首挺胸走進檢查站。他看到木板房里坐著好幾個人,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走進去,走到坐在一旁的羅隊長面前。他響亮地喊到:“羅隊長,我們好久不見還好嗎?今天是刮什么風?竟然把您給吹來了?”

    “你,你是?”羅隊長立即站起來,大聲問道。

    “我就是隔壁湘江源縣的老黃呀!前幾年,走訪交流時,我隨我們局長幾人一起去你們單位,還是您帶我們去的,您忘記了嗎?”黃老板著急說。

    “黃局長?不不不,是黃大老板,還在做楠竹生意嗎?”羅隊長說。

    黃老板聽到羅隊長說話的聲音和表情都不對,本來是說前幾年您當站長時,我們明明合作多年,見羅隊長神情不對,立即改為走訪交流時,F在他羅隊長又把自己的身份揭露,正在為此舉琢磨不透時,突然又聽見羅隊長說:“黃大老板,我給你們介紹認識一下,這位是我們連州市林業局的黃副局長!

    黃老板歪著腦袋往中間仔細一看,見到黃副局長的面相后,腦海里立馬涌現黃氏宗親清明節掃墓吃飯的一幕。黃老板舒展愁眉走過去,伸出右手滿臉堆笑地說:“家門局長,您好!今年清明節的宗親祭祖時,我們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的,您還認識我嗎?我們是同宗同房的叔侄,血緣還很親的呀!”

    黃副局長聽到這話,仿佛自己在今年清明宗親祭祖中,有個同一桌吃飯的人說過這樣的話,還單獨敬了自己幾杯酒。他回想到這里,也伸出手去與黃老板握了握手,笑著說:“你就是在宗親祭祖時,捐款最多的黃老板吧?”

    “過獎過獎了!我們兩叔侄,按才華和能力,黃局長您比我要大多了。若是按年齡或黃氏家族排字輩的話,您卻要叫我老叔或哥哥呢!”黃老板說。

    黃副局長聽了這話,又看到好幾個同僚在場,自己還是這里的為首領導,又是在工作場所,與宗親拉家常確實是影響不好。他松開黃老板緊握自己的手,笑著說:“叔叔,你是拉楠竹從這時經過嗎?拿出手續來驗一驗吧!”

    “走走走,檢查站工作的同志很辛苦,我請大家吃宵夜!”黃老板說。

    “站長,你給黃老板驗證唄!”黃副局長說。

    還在裝車時,黃老板就已經把二百元放進了手續里。這時看到家門局長面無表情,一付六親不認的樣子,要站長查驗自己的手續。他當著眾人的面把手續掏出來,依舊滿臉笑容說:“站長,您還要蓋章,進辦公室去驗吧!”

    站長帶著黃老板走進旁邊的房間,接過手續打開,看到有一沓十塊的鈔票夾在手續里。他拿著錢悄悄放進自己兜里,然后裝模作樣,翻開一張張表格仔細檢查起來。仔細檢查了手續,卻沒有蓋查驗的長方形章,將手續還回給黃老板后,站長大聲說:“你們這些投機倒把商,一車手續走幾趟,幸好你沒有!”

    黃老板接過手續放進自己的包包里,也大聲說:“謝謝站長!事實勝于雄辯,我卻是個萬里挑一的,既老實又合法商人。走,我們去吃夜宵吧!”

    站長出來走到黃副局長面前,低頭說:“黃局長,我們事先不曉得您來巡查,站里沒有買煮夜宵的菜。饑餓難熬,我們跟隨您叔叔去吃夜宵好嗎?”

    黃副局長看到手續檢驗沒問題,看著站長微微點了點著說:“好吧!”

    黃老板跨出檢查站的門,大聲喊到:“大村,你去喊司機把車開過來,我們車上還可以坐兩個人,大家一起去吃夜宵!”

    趙大樹聽到師傅的吩咐,抱著活竹酒快速向車子跑去。

    黃副局長聽到黃老板的喊話后,立即停下腳步,舉手說:“慢……”

    黃副局長遲疑好一會兒,上前去牽著黃老板的手說:“我們這里有兩輛吉普車,我們這幾個人坐得下了。要不,您也坐我們的車走吧?”

    “你們這么多人乘坐兩輛很擁擠,我去坐貨車好了!秉S老板說。

    羅隊長走在眾人的最后面,看到黃副局長這一舉動,拉著站長的手,走到一旁去悄悄說:“副局長是個鐵面無私、六親不認的人。他喊慢時,不是發現你沒有在手續蓋章,便是看到你沒有拿手續,去與車上裝的數量對賬……”

    黃老板走后,黃副局長果然到后面來,拉著站長與自己坐一輛車。兩人剛剛上車坐下,黃副局長問道:“站長,你們不去車輛上對賬,怎么曉得竹木販子超了數量沒有呢?你們站里經常是這么做的嗎?”

    “不不不,今天是因為黃局長帶人來巡查,一時的疏忽大意,而沒有去車上對數。平常不僅要去車上對數,還要將超出的數量卸下來的。您看,檢查站那坪子上堆著的方板、楠竹和樹子,都是從超方車上卸下的!闭鹃L說。

    從竹木檢查站到有夜宵吃的鎮相距約十幾公理,路上還有一個竹木檢查站。黃老板拉楠竹的車子走在前面,后面跟著林業局巡查車和檢查站的車。這個檢查站的人出來攔下車后,黃老板說:“我們已經驗了,去問后面的人呀!”

    攔車的人轉身過去一看,見后面跟著一輛是局領導的巡查車,另一輛是竹木檢查站的車輛,笑著說:“兩輛車為你保駕護航,真牛!你快走吧!”

    車輛到達夜宵店門口停了下來,黃老板說:“你倆把活竹酒拿來!

    黃老板急急忙忙跑過去拉開吉普車門,躬身說:“請!小心點!”

    黃副局長下車來,帶著眾人直接走進夜宵店里去。

    趙大樹與張勝兵各抱著活竹酒,緊跟他們身后,默默向前走。

    黃老板走進酒店,接過服務員遞來的菜單,交給黃副局長說:“今天晚上,我買單您請客,還要勞駕您點菜!我還帶來了你沒喝過的活竹酒……”

    黃老板神秘兮兮地說到,說后還飄了黃副局長一眼。趙大樹與張勝兵抱著活竹酒走進夜宵店,剛剛把酒放在桌子旁邊,黃老板轉過身說:“大樹,你們去炒個炒粉吃,吃了后回車子去休息一會兒,走了我會喊你們醒來!

    從湘江源到花都竹木市場有三百六十多公里,路上有五個竹木檢查站。黃老板應用了他經商的特別伎倆,過五關斬六將,于第二天中午時分,勝利地到達了廣州花都竹木市場。車子進竹木市場停下來后,他下車來伸了個懶腰,激動地對趙大樹說:“昨天晚上好險!幸好我很機靈,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