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罪愛(ài)(四十三)
作者:一個(gè)懶人      更新:2023-04-24 23:37      字數:3897
    43

    審判日。

    紅葉山的上空烏云密布,天色灰壓壓的,山林的空氣中彌漫著(zhù)從泥土里散發(fā)出的水腥氣,云層中時(shí)不時(shí)爆發(fā)出響徹天際的悶雷聲,大自然在用自己特有的方式預示著(zhù)一場(chǎng)暴風(fēng)雨的來(lái)臨。

    與此同時(shí),在一棟空置已久的老別墅里,另一場(chǎng)暴風(fēng)雨也即將如期而至。

    別墅四周,數名體型彪悍的黑衣保鏢分別站在不同的方位放哨,神情凜然地警惕著(zhù)周?chē)娘L(fēng)吹草動(dòng),足可見(jiàn)別墅內的人物身份不同一般。

    在邢天的安排下原本的會(huì )客廳被布置成了靈堂,透過(guò)落地窗能去清楚看見(jiàn)在發(fā)黃的墻面上懸掛著(zhù)一副遺像,而遺像上的人正是已故的金啟泰。

    此次收到訃告前來(lái)參加追思儀式的賓客并不多,除去集團里幾個(gè)由金啟泰一手提拔起來(lái)的親信外,還有就是曾經(jīng)在社團里跟金三海一起打天下的元老,他們手中分別持有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是當年金三海在去世之前特意立下遺囑贈予他們的。

    或許在外人看來(lái)金三海這么做的目的表面上是作為多年來(lái)跟著(zhù)自己打拼的回報,實(shí)則是為了防金啟泰一手,怕他一旦獨攬大權后會(huì )為所欲為,這樣既能起到一個(gè)制衡的作用,也能讓他做任何決定之前有所顧,可實(shí)際上只有金三海自己心里最清楚,他真正想要保護的不是家業(yè),而是他唯一的女兒金素素。知女莫若父,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兒,過(guò)于善良和單純的性格令她根本無(wú)法在爾虞我詐的世界中生存下去,若是他將山海集團交給金素素那就相當于將她置于風(fēng)口浪尖之上,所以他必須要有一個(gè)能保護金素素的盾,這個(gè)盾便是金啟泰。然而人心終究是難測的,作為盾的同時(shí)他也要確保這個(gè)盾將來(lái)不會(huì )變成傷害金素素的矛,為此他甚至不惜把股權交到外人手上,只為保在自己死后金素素能過(guò)上安樂(lè )的日子。

    在儀式開(kāi)始前所有到場(chǎng)的人都保持著(zhù)禮貌的安靜,不過(guò)很快這沉重且肅穆的氛圍就被最后一位到場(chǎng)的賓客給打破了。

    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下季節邁著(zhù)不緊不慢的步伐走進(jìn)了大廳,與場(chǎng)內一眾陰郁的黑色衣著(zhù)不同,他身穿一套純白色的高定西服,胸前別這一枚鑲嵌著(zhù)藍寶石的胸針,再加上精心打理過(guò)的妝發(fā)令他從頭到腳都彰顯儒雅與貴氣,只是這份貴氣似乎用錯了場(chǎng)合,反而在旁人眼里顯得過(guò)于輕佻且有失莊重。

    當然季節對此卻并不在意,向來(lái)隨心所欲的他從來(lái)只在乎自己高不高興,因為對他來(lái)說(shuō)今天是個(gè)值得慶賀的日子,自然要將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才配得上這難得的好心情。

    尚未落座前他將視線(xiàn)對著(zhù)到場(chǎng)的賓客輕輕掃視了一圈,當一張本不該出現在這里的面孔映入眼簾時(shí)不禁眉梢微微一挑,心底貿然生出一絲疑念:怎么連他也來(lái)了?

    驀地,一道閃電照亮天幕,緊隨其后便是震耳欲聾的雷聲,轟隆——!淅瀝瀝的雨水打在客廳的落地窗上,啪嗒啪嗒,發(fā)出一連串密集的拍打聲,越打越重,越打越快,很快便成了大雨瓢潑。

    這時(shí),人群中突然冒出了一聲輕微的嘆息,只見(jiàn)一個(gè)兩鬢斑白的男人一邊望著(zhù)窗外一邊揉捏著(zhù)自己酸痛的膝蓋骨喃喃自語(yǔ)道:“年輕時(shí)刀槍火海都不怕,現在卻連個(gè)下雨天都熬不住,唉,終究是老了,不頂用了喲……”

    男人的感慨之言立刻引來(lái)了坐在他另一個(gè)在座之人的回應,作為元老之一的趙中元哂笑道:“你倒也不用妄自菲薄,我看你現在不也水里來(lái)火里去的,哪里像是老了的樣子,比年輕人還得勁呢!

    “就是啊老高,咱們哥幾個(gè)里就屬你混得最風(fēng)光,我可是羨慕都來(lái)不及呢,如果連你都算不頂用的話(huà),那我們這些閑人豈不是連活下去的必要都沒(méi)有!壁w中元身旁同樣也是元老之一的郭維跟著(zhù)接茬道。

    高成東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我那些也不過(guò)是上不了臺面的風(fēng)光而已,哪有你們活得體面啊!

    趙中元一聽(tīng)這話(huà)反倒來(lái)氣,鼻腔里發(fā)出一聲不屑的冷哼,“哼,體面?看人臉色的日子也叫體面?比起以前在社團那會(huì )兒……”

    “阿元!币坏赖统恋臒熒みm時(shí)制止了趙中元繼續發(fā)表不當言論,“注意場(chǎng)合,非禮勿言!

    趙中元略顯不快地抿了抿嘴,肚子里的牢騷還沒(méi)發(fā)出來(lái)就這么給硬生生吞了回去,作為曾經(jīng)三海社的一員他對季達海向來(lái)是畢恭畢敬的,哪怕三海社已經(jīng)不復存在多年,但二當家這個(gè)稱(chēng)呼在他心里卻依然存在,如同當年的三海社一樣,永遠不會(huì )消失。

    一見(jiàn)趙中元不吱聲了郭維也跟著(zhù)偃旗息鼓,大廳內又恢復到靜默的狀態(tài),只有雨水的拍打聲縈繞在耳邊。

    然而此時(shí)在座的眾人并不知道,他們當下的一舉一動(dòng)和的一字一句都被身處在另一個(gè)房間里的人一覽無(wú)余。

    “天哥,看來(lái)這個(gè)趙中元也是季達海那邊的,要不要一塊除掉?”

    邢天面色陰冷地看著(zhù)屏幕里的一切,雙眸微垂,修長(cháng)的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打著(zhù),須臾,他回應道:“先別急著(zhù)下定論,是敵是友……”頓了頓,隨即將視線(xiàn)轉向房間內悄無(wú)聲息的第三個(gè)人,低沉的聲線(xiàn)中夾帶著(zhù)一絲意味深長(cháng),“不到最后一刻誰(shuí)也說(shuō)不準!

    Lucas順著(zhù)邢天的視線(xiàn)看向嚴洛一,此刻的嚴洛一已被蒙上雙眼,眼前漆黑一片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正被兩道晦暗不明的目光注視著(zhù)。他的雙手被拷在身后,嘴上也被貼上了膠布,但好在他的耳朵能用,所以邢天和Lucas在房間里說(shuō)的話(huà)他自然也是聽(tīng)得一清二楚。

    一個(gè)小時(shí)前Lucas將他帶來(lái)這個(gè)房間的時(shí)候他內心已如一灘死水,其實(shí)看不見(jiàn)也好,至少不用面對邢天那雙冰冷的眼睛,說(shuō)不出也罷,反正現在的他也是百口莫辯,甚至已經(jīng)做好了死在邢天手里的心理準備。

    然而,聽(tīng)著(zhù)聽(tīng)著(zhù)他似乎從邢天和Lucas的談話(huà)中卻隱隱嗅到了一縷火藥味,多半是和集團內部有關(guān),可今天的討伐對象不是他嗎?怎么還搞起內斗了?

    嚴洛一想了想覺(jué)得自己挺可笑的,自己都快要死了還有閑心去關(guān)心別人,有這時(shí)間還不如把遺言想好,畢竟他還有很多心里話(huà)沒(méi)有對邢天說(shuō)過(guò),如果今天不說(shuō)恐怕就要等下輩子了。

    就在他思考遺言之際忽然有一只手將他從椅子上提溜了起來(lái),根據對方身上特有的煙草味判斷應該是Lucas。手臂被抓得有些疼,但相較于Lucas對他的兇神惡煞嚴洛一倒是并不討厭這個(gè)人,畢竟他曾經(jīng)還在紅葉山上救過(guò)自己,結果他還錯把對方當成壞人半路給甩了,現在想起來(lái)他好像還欠Lucas一句謝謝沒(méi)說(shuō)。

    嚴洛一這會(huì )兒還在對未道的謝覺(jué)得遺憾,一下秒卻聽(tīng)Lucas冷不丁來(lái)了一句,“吉時(shí)已到,送你上刑場(chǎng)!

    嚴洛一:“……”得嘞,我謝謝你全家。

    在Lucas的帶領(lǐng)下嚴洛一摸黑來(lái)到了大廳,接著(zhù)就被Lucas摁在一張椅子上,由于雙眼看不見(jiàn)的緣故聽(tīng)覺(jué)反而變得靈敏起來(lái),能清楚地聽(tīng)到周?chē)私活^接耳的議論聲。

    “他就是殺了泰哥的人?”

    “嗯,還是個(gè)警察呢!

    “啥?……警察?!”趙中元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在道上混了這么多年道貌岸然的公務(wù)人員他也見(jiàn)過(guò)不少,有吃喝嫖賭的也有貪贓舞弊的,但要說(shuō)殺人放火的他還是頭一次見(jiàn),呵,這回可算是開(kāi)了眼界了。

    郭維見(jiàn)趙中元一臉詫異便猜到他不知內情,“欸,知道他是誰(shuí)的兒子嗎?”

    “誰(shuí)?難不成是泰哥的私生子?”趙中元打趣道。

    “你是豪門(mén)狗血劇看多了吧!

    “嗐,不就是仇家的兒子嘛,像咱們這種江湖出身誰(shuí)私底下還沒(méi)幾個(gè)仇家啊!

    “但這個(gè)的仇家你也認識!

    “哦?”趙中元兩眼一亮,頓時(shí)來(lái)了興致。

    “嗯,嚴格來(lái)說(shuō)也算是整個(gè)三海社的仇家!惫S勾了勾嘴角,在趙中元充滿(mǎn)好奇的目光下揭曉了答案,“嚴、峰!

    “!”趙中元再度一臉震驚,即使過(guò)了這么多年他一聽(tīng)到這個(gè)名字也是恨得牙癢癢,不禁提高了嗓門(mén),“就是那狗日的嚴峰?!”

    嚴洛一被覆蓋在眼罩下的眉頭一擰,若不是礙于身體受限他非得好好上去把這個(gè)姓趙的教訓一頓不可。

    “沒(méi)想到嚴峰的兒子竟然會(huì )知法犯法,呵,我要是他估計得氣得棺材板都壓不住了吧!备叱蓶|也在一旁冷嘲熱諷起來(lái),周?chē)S即有人發(fā)出附和的笑聲。

    嚴洛一緊咬著(zhù)后槽牙極力克制自己心頭的怒火,他不斷地在腦袋里重復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靜,剛剛不是才有人說(shuō)過(guò)嗎,不到最后一刻誰(shuí)也說(shuō)不準會(huì )發(fā)生什么。

    而此時(shí)的季節則是安靜地坐在椅子上面帶微笑地旁觀(guān)著(zhù),充分享受著(zhù)嚴洛一被眾人嘲笑帶給他的這份愉悅,也讓他更加期待接下來(lái)的好戲,只不過(guò)嘛……要是能再配上一杯醇香的紅酒就更完美了。

    “各位來(lái)賓,各位親友!彪S著(zhù)Lucas一道洪亮的聲音落下眾人這才將視線(xiàn)從嚴洛一身上轉移開(kāi),“感謝大家在百忙中前來(lái)參加金啟泰先生的追思會(huì ),下面有請邢天先生為大家做開(kāi)場(chǎng)致詞!闭Z(yǔ)畢,眾人齊刷刷地扭頭看向此刻出現在大廳里的男人。

    氣氛驟然肅穆,邢天身穿一套黑色中式西裝走到了臺前,一張冷峻的面容在衣著(zhù)的襯托下更是顯得冷若冰霜,渾身都散發(fā)著(zhù)刺骨的寒氣,仿佛整個(gè)大廳都因為他的出現而降低了溫度。

    “今天承蒙各位親臨出席先父的追思悼會(huì ),我懷著(zhù)十分沉痛的心情,代表我和先父,謹表謝忱……”

    邢天面無(wú)表情地在臺上說(shuō)著(zhù)開(kāi)場(chǎng)詞,而臺下的季節卻時(shí)不時(shí)地用余光看向嚴洛一,對于這種無(wú)聊的流程他顯然等得有些不耐煩,恨不得立刻就能進(jìn)入正題,于是便趁著(zhù)Lucas去調試投影儀的間隙季節悄摸走到了嚴洛一的身邊,直接上手摘掉了他的眼罩。

    突然接受到光亮的嚴洛一時(shí)間睜不開(kāi)眼,只聽(tīng)季節俯身在他耳邊悄聲道:“欸,別怪我沒(méi)提醒你,這里的人大多都和你爸有仇,如果待會(huì )你不想被他們羞辱就到我這邊來(lái)磕個(gè)頭,我保證讓你死得痛快些,知道了不?”

    聞著(zhù)季節近在咫尺的香水味嚴洛一感到一陣反胃,下意識地將身體與他拉開(kāi)距離并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與其睜開(kāi)眼睛讓他看到這些張令他作嘔的嘴臉還不如被蒙上的好。

    季節小嘴一撇,把剛摘下的眼罩又給他戴了回去,“嘖,你這人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行吧,就當我沒(méi)說(shuō)!

    此時(shí)大廳內投影上的視頻已被打開(kāi),音樂(lè )聲也隨之響起,可就在嚴洛一以為季節打算適可而止的時(shí)候才發(fā)現自己低估了對季節的認知,或者說(shuō)對于一個(gè)瘋子的認知。

    耳根處忽然感覺(jué)一道冰涼,接著(zhù)就聽(tīng)季節陰惻惻的說(shuō)道:“既然你不愿聽(tīng)我說(shuō)話(huà),那要不這只耳朵也別要了吧!

    嚴洛一猛地瞪大雙眼,就在他意識到季節想要做什么的時(shí)候他的頭已被季節的手腕扣住無(wú)法掙脫。大驚之下嚴洛一能從嘴里發(fā)出“嗚嗚”的悶叫聲呼救,而此時(shí)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屏幕上,幾乎沒(méi)人注意到身后方發(fā)生的動(dòng)靜。

    嚴洛一絕望地閉上眼睛,哪怕知道沒(méi)有人能聽(tīng)到,但他仍然用盡全力呼喊著(zhù)一個(gè)人的名字,“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