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八章 罪愛 58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4-02-24 12:19      字數:4437
    58

    在得知季節就是兇手之后嚴洛一與陳浩一起將整個事件進行了一番梳理。

    根據他們的推斷,季節之所以會和文正道產生關聯很可能是迫于走投無路,而他手里又恰好握有當初從王一鳴那里得來的“把柄”,所以便借此來脅迫文正道給他提供一個可以安全藏身的地方。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季節會忽然間消失無蹤,乃至黑白兩道都找不到他,畢竟任誰都不會猜到背地里幫他的人竟然會是文正道。

    然而,雖然他們現在手里有視頻作為證據,但也只能證明馬曉東是季節殺的,卻并不能證明文正道和季節就是共謀關系,因此若單拿這個給文正道定罪恐怕力度不夠,況且搞不好還會打草驚蛇。

    季節本就是在逃通緝犯,是不是再給他多加一條罪名這一點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怎么順著文正道這條線先抓到他,要明的不行就來暗的,但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天殺的畜生逃出國門。

    “額…其實吧,要引他出來也不難,既然他的目標是我,那何不……”嚴洛一欲言又止,實際上他和陳浩心里都清楚想要引季節出來有一個方法最簡單不過,只不過說出來即便他愿意陳浩也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欸,你想都別想,我是不會拿你當誘餌去引他上鉤的,你別太看得起你自己,更別太看得起我,命只有一條,你輸得起我還輸不起呢!标惡圃缇兔噶藝缆逡欢亲永锬屈c小九九,果不其然,不用等他開口就直接一票否決了。

    嚴洛一無奈地嘆了口氣,“那你說怎么辦?就這么干等著啥也不做嗎?”

    “那倒不是,這不還有肖華呢嗎,他現在的任務就是24小時監視文正道,如果發現了季節的藏身之處會第一時間通知我!

    “可要是沒發現呢?”

    陳浩自信地揚了揚嘴角,輕哼道:“像他那種行事極端的人是不可能甘心一輩子躲起來的,要么狗急跳墻,要么就是想辦法跑路。跑路的話走水路對他來說是最安全的,這也是為什么他會讓馬曉東幫他買船,但要想從黑市買船就必須得找從事地下交易的中介,我手上有那邊的線人,該布的網我已經結好了,現在就等他自己上鉤了!

    對于陳浩的說法嚴洛一理論上是認可的,但從客觀的角度上看多少還是存在著些不確定性,他嘗試著想要說服陳浩采用他的提議,奈何陳浩態度堅決,并中肯地對他的個人能力給了一句話評價,“沒有金剛鉆就別攬瓷器活,懂?”

    嚴洛一無力反駁,他自然聽得出陳浩的言下之意,意思就是他去當誘餌的話基本和送人頭也沒啥區別,雖然有點傷自尊心,但事實也證明確實如此。

    “嗯,那就按你說的來吧!眹缆逡簧袂閼脩,想想也是,畢竟自個兒連最起碼的自保能力都沒有,還險些被季節給單殺了,就他這種廢柴能讓陳浩放得下心才有鬼呢。

    陳浩看出他心里似乎有些不舒坦,意識到自己的話可能是傷到他自尊心了,于是便想趕緊緩解氣氛,“知道你急,但我相信姓季那家伙比你更急,所以呢……”隨即起身把話茬一轉,“走吧,我請吃火鍋,哦,再叫上肖華!

    “蛤?”嚴洛一被這突然的轉場給晃了一下子,一直到二十分鐘后人已經坐在了一家川味火鍋店里仍是處于懵懵的狀態,不過有一說一他很久沒吃火鍋了,聞著店里的辣香味肚子就開始止不住叫喚了起來。

    陳浩瞅著身旁正盯著菜單兩眼放光的嚴洛一嘴角噙笑,果然對于一個小饞貓來說沒啥煩心事是一頓美食解決不了的。

    兩人菜剛點完肖華這時恰巧也到了,在互相招呼了一聲后便坐了下來。

    “你的傷怎么樣了?去醫院檢查過嗎?”肖華一坐下來第一個關心的就是嚴洛一的傷勢,昨個見他那搖搖欲墜的模樣不免還是有些擔心。

    嚴洛一擺了擺手,“嗐,沒事,睡一晚就恢復了,也不是什么大傷,用不著去醫院!彼@話說得好像自己啥事沒有,但實際上腹部被季節硬生生踹出了一大塊淤青,對方這一腳下得極重,所幸沒造成嚴重的內傷,只是現在稍微動作大點就能疼得他嘶出一口涼氣,可他并不希望肖華也像陳浩那樣把他當成個弱雞看待,所以只能硬著頭皮說自己沒事。

    聽嚴洛一這么一說肖華這才放心下來,點頭道:“哦,沒啥大礙就好!

    陳浩見有人死鴨子嘴硬不禁嗤笑,“可不,也就肚子上青了一大片而已,衣服一蓋就沒事了唄!

    嚴洛一剜了他一眼,恨不得立馬縫上這張煩人的嘴。

    肖華:“嘁,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似的皮糙肉厚啊,當年在學校你哪天臉上不是五顏六色精彩紛呈的,還好意思說別人!

    陳浩被肖華的揶揄繃住了嘴角,而嚴洛一反倒是被逗笑了,看這兩人拌嘴有時覺得挺奇妙的,明明嘴上沒一句好話,可內心卻是比任何人都相信對方,這樣的友情又何嘗不是一種境界呢。

    在短暫的閑聊后肖華便開始進入正題,隨即將自己打聽到的一些情況說明了一下,根據他的猜測,文正道那邊之前在嚴洛一家門口裝了監控,但是在通緝令撤下之后攝像頭卻故意留著沒拆,因此很可能嚴洛一是從陳浩那天送他回家拿東西的時候被他們給盯上的。

    陳浩抿了口普洱茶冷笑道:“這只老狐貍,我說季節怎么會突然冒出來,原來暗地里搞的這一出!

    “依我推測,表面上看他留著季節或許是出于被威脅,但也有可能他是想順便借季節的手來干掉小嚴,等從季節手里拿到東西后再把他悄無聲息地解決了,這不就一箭雙雕了嗎?”肖華接著嘆了口氣道,“唉,跟在文正道身邊這幾年我只知道這個人城府很深,一心想要往上爬,卻沒想到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一步錯步步錯,如今亦是回不了頭了!

    嚴洛一微垂雙眸默默聽著兩人間的對話,在他心底隱隱生出一股悲涼之感,不僅為他父親當年把這樣的人當成生死之交而感到心寒,也為人心的難測而感到惶恐。

    隨即服務員一盤盤地把菜都端上了桌,在美食的召喚下嚴洛一暫時先將煩惱撇到了了一邊,先好好享受完這頓火鍋再說。

    肖華特意給自己叫了兩罐啤酒,平日里他即便休息在家也幾乎滴酒不沾,主要是因為工作性質的原因經常一個電話就得迅速到崗,所以為了以防萬一干脆把酒都戒了。

    一口冰鎮啤酒下肚頓時令肖華感到神清氣爽,仿佛身體里每一個細胞都剎那間被激活了,暢快地喊出一聲,“哎呀,舒坦!”

    陳浩這是頭一次見肖華喝得如此開懷,想著自打畢業后兩人一直各忙各的,倒是難得有機會能像今天這樣坐下來聊天,甚至連肖華啥時候結的婚都不知道,于是便開始跟他話起了家常,“欸,嫂子怎么樣?生了嗎?”

    “還沒,預產期在下個月!

    “那你停職的事對她不會有什么影響吧?”

    “嗐,不會,她那人比我還想得開,只求我能活著回家就行!

    “也是,誰讓我們這行屬于高危職業呢,不過你現在已經是有孩子的人了,今時不同往日,以后干活別那么拼命,就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家里的娘倆想,你也不希望以后孩子管別人叫爹吧!

    “我呸!你孩子才管別人叫爹呢!”

    “嘁,我才不要孩子呢,看著就煩,再說……”陳浩話語一頓,險些就把“我喜歡的人也不生不了”這句話給說了出來,只能臨時改詞道:“再說我不還連對象都沒呢嘛!

    肖華灌下一口酒咂了咂嘴,“沒對象怪誰啊,還不怪你自己嘛,你不懂對人上心怎么處得了對象,就是處了也處不長!

    “切,你怎么知道我沒上心過?”

    肖華眉梢一挑,饒有意味地放下手里的啤酒,想當年多少;ǖ棺范疾恍家活櫟哪腥司谷灰矔袗鄱坏玫臅r候,這種稀罕事他可不得開開眼才行。

    “哦?哪家姑娘這么厲害竟然能降服得了你?說出來讓我見識見識唄!毙とA興致勃勃地問道。

    面對肖華的好奇陳浩拿起普洱茶的杯子晃了晃,目光蜻蜓點水般地從嚴洛一的臉上掠過,并恰好跟他撞了個正著。

    陳浩這一眼的含義嚴洛一心知肚明,但正因為心知肚明才覺得別扭得一匹,也只能揣著明白裝糊涂,只是突然紅了的臉頰卻暴露了他內心的局促,于是便趕緊放下筷子,借尿遁的理由短暫逃離現場。

    陳浩看了一眼嚴洛一落荒而逃的背影嘆息道:“唉,可惜啊,人家心有所屬!

    肖華聞言先是一怔,隨后幸災樂禍地笑了笑,“活該你有今天,老天有眼啊,總算是有人能讓你吃趟癟了!

    “靠,你丫說的是人話嗎?巴不得我孤老終生是吧!

    “你這就叫報應,還記得咱們學校那個;ú?那會兒我可是暗戀了她一整個高中,后來終于有一天她主動上來和我搭話,可是把我給高興的,結果沒想到是讓我替她遞情書給你!

    “咳……”陳浩被喉嚨口的普洱茶給嗆了一下,“還有這事?我怎么沒印象?”

    “呵,你連你同桌叫什么名都不記得還能記得誰啊,就因為你不搭理人家最后都把人給氣哭了,現在想起當時她哭著在我們班后門對你說的那句話……嗯,好像還真應驗了!

    陳浩怔怔地看著肖華,“哦?什么話?”

    “她說,‘陳浩,我詛咒你永遠都得不到真愛!’”肖華模仿;ó敃r的神態將那句話說了出來,陳浩的表情在僵了兩秒后瞬間崩裂,怒噴道:“靠!這女人也太惡毒了!”

    這事不提還好,一提頓時讓陳浩腦瓜子嗡嗡的,感覺這話怎么就那么似曾相識呢,好像以前那些被他甩過的女人也說過類似的話,再加上肖華說的煞有介事,搞得他還真有點信了,不由得在心里碎碎念起來,該不會……真受到詛咒了吧?

    嚴洛一上完廁所回來就見陳浩的臉色有那么一丟丟難看,雖然不知道剛才他們聊了什么,但內容一定令陳浩不愉快的,為了不讓他的臉色更難看嚴洛一識相地選擇不去打聽。

    “對了,小嚴,我之前忘了問你,你跟那姓季的到底什么過節?他干嘛非殺你不可?”

    “呃…這…”嚴洛一剛落座就被肖華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地一時語塞,總不能回答說是因為都愛上了同一個男人吧。

    陳浩見嚴洛一答不上來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便出言相助道:“喏,不就是因為之前去他那兒當了回臥底嘛,只是他拿錢找人頂了罪,所以才能大難不死!

    “噢…怪不得呢!毙とA看向嚴洛一的眼神里多了些欣賞,畢竟對一個剛加入刑警隊的新人來說單槍匹馬深入虎穴這種事可不是誰都敢上的,當即便贊揚道:“呵,想不到你還做過臥底吶,有膽識有前途,不錯不錯!

    嚴洛一被夸得有些羞赧,事實上作為一個刑警他給自己的打分是不及格的,更是配不上肖華的夸獎,“肖哥您太高看我了,其實我對于自己有幾斤幾兩心里還是有數的,可能也就膽子大了點,但要不是隊長幾次三番救下我,怕是現在墳頭的草都有兩米高了!

    陳浩曬然一笑,“嗯,知道就好!

    然而肖華卻對嚴洛一的自我評價并不認可,“謙虛啥,你要不信自己就信我,小嚴啊,你絕對是塊做刑警的料,況且當刑警光身手好有什么用,最重要的還是腦子,不然為什么文正道那邊這么多人都沒在馬曉東家找到的東西就被你給找到了呢?哎,這就叫天賦異稟,能人所不能懂吧……”

    嚴洛一:“……”

    肖華越說越起勁,微微泛紅的臉已呈現微醺之態,嚴洛一原本還想說他其實不過就是運氣好,可是見肖華說得興起也就不掃他的興了。

    陳浩也沒想到喝多了的肖華就跟個話癆似的叭叭個不停,把警隊里那些看不順眼的人和事一股腦地說了出來,那叫一個暢快,就是苦了陳浩和嚴洛一兩人既要當聽眾又要當陪聊,不過嚴洛一主要以吃為主,所以一邊吃一邊聽著倒也挺來勁的。

    就在嚴洛一正津津有味地吃著毛肚,聽肖華講述他一次親手從一個人販子手里就下一女童的英勇事跡時口袋里的電話忽然震了起來,他掏出看了一眼,是個陌生來電。

    “喂!彼恿似饋,聽筒里的聲音一出他神色一凜,抬手向陳浩他們打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陳浩即刻會意并果斷出手將肖華想要繼續說故事的嘴給捂住。

    肖華驀地一愣,雖有些醉意但腦子還是清醒的,見嚴洛一瞬間變換的表情立馬也察覺到了不對勁,預感電話里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在兩人探究的目光下嚴洛一用手指蘸了點杯子里的普洱茶,伸出手在桌上寫了一個字……文。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