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八章 罪愛 60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4-04-05 20:38      字數:3501
    60

    三人在擬定了一套 A計劃后便一同離開了火鍋店,肖華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附近的藥店買解酒藥吃,而陳浩則開車帶嚴洛一先去了他家。

    嚴洛一看出陳浩是有意在賣關子也就沒再多問,反正等東西拿到手自然就知道了,于是便強忍著好奇心安靜了一路,但好在距離也不遠,車子開了約莫一刻鐘就到了。

    “等著,我去拿!标惡屏掏暝捄螵氉宰哌M臥室里翻箱倒柜,留下嚴洛一一個人呆在客廳等待。

    嚴洛一閑來無事在屋子里晃了一圈,經過廚房時余光瞥見冰箱上貼著張紙條,歪頭一看,紙條上寫著:蘋果、橙子、牛奶、雞蛋、咖喱牛肉、紅燒排骨……

    在文字的誘惑下他隨手打開了冰箱看了看,結果門一開就是一股水果的清香撲面而來,果然里面裝滿了紙條上寫的食物,不過瞅著紙條上的字跡不像是陳浩寫的,想來應該是有人特地為他準備的,而能做到對他如此體貼關懷的人估計全世界也就那一個吧,嚴洛一心猜。

    “欸?人呢?”這時陳浩的聲音在廚房外響了起來。

    “來了!眹缆逡粦艘宦暠懔ⅠR關上冰箱門走出廚房。

    陳浩見他在翻冰箱頗感疑惑,隨口問道:“剛才那頓火鍋還沒吃飽嗎?又餓了?”

    嚴洛一對此連忙否認,“沒有沒有,吃得很飽,就是看到冰箱上寫了很多吃的,好奇打開看看!

    “哦,你說冰箱里那些吃的啊,那都是我媽給我拿來的!闭f到這個陳浩也是一臉無奈,“嗐,跟她說了幾百次沒事別來我這里送吃的,可她根本就不聽,煩人得很,嘖,看來是得找時間把鎖給換了才行!

    嚴洛一淡然苦笑,“你啊,這叫生在福中不知福!彼D了頓,臉上的苦笑化成一抹淡淡的哀傷,“我就是想給人煩……都沒這機會!

    喂喂,這咋還難過起來了?陳浩沒想到自己一時嘴快竟戳到了嚴洛一的傷心處,自責之余趕緊出言安慰,“沒事,那還不有我嗎?我來煩你,煩你一輩子行不?要不夠的話下輩子也算上!

    “……”

    時間短暫地靜止了片刻,少傾,嚴洛一噗嗤一笑,只覺得眼前這個男人確實也有他可愛的一面,好像也不似傳聞中那么渣,只可惜……

    他愛的人,不該是自己。

    “哦,對了,你要給我什么東西?”嚴洛一話歸正題。

    陳浩上一秒還沉醉在嚴洛一如沐春風般的笑容里,下一秒立刻把魂收了回來,并一臉嚴肅道:“給,拿著!

    嚴洛一接下陳浩遞給他的物件,隨即展開一看,“這是……?”

    陳浩:“怎么?沒見過?”

    嚴洛一仔細摸了摸它的材質,要說沒見過也不完全是,但畢竟以前只是在警刊上的科技版看過,實物還是第一次摸到,所以多少有那么點新奇感,“軟質防彈衣?”

    陳浩頷首,“嗯,算你還有點見識!

    “這件和市面上普通的不同,材質和防護性都更強一些,是我媽花大價錢托人從美|國買來的,嗐,說白了其實就是專門給那些怕死的政商名流們用的,我不屑穿這種玩意兒,不過對你倒是正好派上用場!

    “別拿我和那些人比,我可不怕死!眹缆逡粸樽约悍瘩g道。

    陳浩也是拿眼前這個傲嬌仔沒辦法,只能點頭稱是:“是是是,你不怕,我怕行了吧?反正你就乖乖穿著,就當是讓我買個放心,OK?”

    嚴洛一當然明白這是陳浩的好意,當即領情道:“嗯,我會穿的,謝謝你!钡幌氲竭@是陳浩母親特意給陳浩的卻用在了自己身上,心里還是感到有些過意不去,況且這東西看上去也是價格不菲的樣子,萬一要是用壞了他可賠不起啊。

    “老天爺,你可千萬別讓我用到它,穿一次過過癮就行了,拜托拜托!彼谛睦锲矶\,糾結的小表情暴露在了陳浩眼里。

    陳浩環手于胸,想想還是覺得不踏實,“要不你現在就穿上吧!

    “?現在?”

    “對,現在,立刻,馬上!

    “這……”

    “這什么這,大男人別扭扭捏捏的,快穿!”

    “哦,那我去房間換上!

    “嘖,就這兒換吧,咱兩都是男人有啥好避嫌的!

    “……”

    嚴洛一無奈撇了撇嘴,誰讓自己拿人手短呢,也罷,換就換吧,反正只要他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四月的天氣不冷不熱,好在外套里頭就一件襯衫和白色的背心,脫起來倒也不麻煩。

    考慮到隱蔽性嚴洛一只能將防彈衣得穿在襯衫里面,不過幸好襯衫是咖啡色的,再加上他身板本來就薄,即便多穿一層應該也看不出什么異樣感。

    陳浩直視的目光盯得嚴洛一渾身難受,在光著膀子的情況下終究是抵不住尷尬,比起臉皮他確實不如陳浩厚,索性背過身去用后腦勺對人。

    下午的陽光將客廳照得透亮,清瘦的背影被蒙上了一層白光,倒映在陳浩心猿意馬的雙眸里,卻可惜讓右膀上的一道陳年舊疤煞了風景。

    “需要幫忙嗎?”陳浩目光微沉,視線在那道突兀的痕跡上沒有移開。雖然他并不是第一次看見這道疤痕,但不知為何每次看到它心里頭就不太舒坦,就像刻在嚴洛一身上的一道烙印,仿佛每次都在提醒他嚴洛一曾經經歷過什么,不僅令他心疼,也令他更想好好愛護這個人。

    “不用!眹缆逡徊⑽床煊X到身后來自陳浩異樣的情緒,整了整防彈衣說道:“就是尺寸稍大了一點,不太貼身,穿在你身上應該就正……”

    話語驟停,他的身體一僵,只覺一道溫熱的呼吸覆上了自己的后頸,腰間的雙手同時將他與背后之人的胸膛緊緊貼合在了一起。

    “一定要活著,算我求你了,行嗎?”

    溫柔且低沉的嗓音帶著一陣酥麻鉆入嚴洛一的耳道,他下意識地顫了顫,倒不是因為陳浩過分親昵的舉止,而是因為他竟然從陳浩嘴里聽到了“求”這個字,這哪是一向桀驁不馴的鬼見愁能說出來的,一時間令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是受寵若驚。

    “嗯,知道了!眹缆逡蝗崧暤,眼底流動著幾分動容,輕輕拍了拍陳浩的手背,“好啦,撒開吧,我穿衣服呢!

    陳浩閉眼戀戀不舍地在嚴洛一脖頸間深吸了一口屬于對方的氣息,而后才緩緩松開了手,他努力想平復自己的情緒,但心里的那根火苗卻反而被這一口氣息燎得更旺。

    嚴洛一見陳浩乖乖松手也不多做計較,隨即拿起襯衫轉身看向陳浩,賣乖似的朝陳浩胸口戳了戳,試圖用輕松的語氣來緩解陳浩內心的不安,“放心,怎么說我也是你鬼見愁帶出來的人,名師出高徒嘛,你說是吧?”

    陳浩不答,緊繃的臉上透著層晦暗不明的情緒,瞧不出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搞得氣氛怪尷尬的。

    嚴洛一撓了撓鼻子,想著既然哄都哄了,索性就一哄到底吧,隨即變著法自賣自夸起來,“欸,說出來你還別不信,在派出所那會兒我一個人就能干翻三個混混,那時還被起了個外號叫‘嚴小龍’,真的,你要不信可以問老楊,騙你是小——唔!”

    “狗”字還沒來得及出來就被一個猝不及防的吻堵在了嘴里,嚴洛一驀地瞪大眼睛,恍然中連同大腦的反應都慢了半拍,齒間的那道關卡也順勢被對方乘虛而入。

    慌亂間嚴洛一急于推開陳浩,卻沒想陳浩直接一個前傾將他反壓在身后的沙發上,僅用一只手就將他雙手的手腕禁錮于頭頂,一下子就令他整個身體動彈不得。

    “這么厲害啊,那你也干翻我一個瞧瞧唄,嚴小龍?”陳浩勾唇一笑,帶著充滿情欲的嗓音調侃道。

    嚴洛一氣得漲紅了臉,“陳浩你TM——唔!”罵聲剛起了個頭就被陳浩再次用嘴給堵了回去,可讓嚴洛一萬萬沒有料到的是陳浩的冒犯并沒有像前幾次那樣適可而止,這一次不止動嘴,竟然還對他的‘小弟’動起了手!

    嚴洛一身體猛地一繃,惱羞之下火星子都快從眼睛里冒出來了,他知道陳浩這人向來沒啥禮義廉恥,卻不知道能沒到這種程度,要不是‘小弟’被拿捏著他現在恨不得一口把這狗東西的舌頭給咬下來!

    感官上強烈的刺激令嚴洛一忍不住從喉嚨口發出一聲低吟,陳浩望著身下這張勾人的小臉頓時血脈僨張,于是慢慢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爽嗎?爽就叫出來!

    “你個…混蛋…呃…”嚴洛一咬著牙,緊蹙的雙眉下泛著洶涌的情潮,一浪高過一浪,不一會兒就在陳浩的手里達到了頂峰……

    “啊……”一聲悶叫聲后嚴洛一丟盔卸甲,緊繃的身體像是被突然卸了力一般攤在沙發上,只有胸膛還因未斷的喘息起伏著。

    “起開!”嚴洛一瞇著眼睛抬手往陳浩肩膀上用力推了推,沒想這人竟壓著他一動不動,而且還居高臨下地欣賞著他此刻狼狽的模樣。

    “嘖,我說你TM是不是有病?”嚴洛一罵罵咧咧地掙扎著想推開陳浩,結果沒掙兩下就被腿間一個堅硬的物體嚇得不敢動了。

    “嗯,我是發病了,所以需要你幫忙治一下!

    “你……”嚴洛一心里頓時慌得一匹,想這家伙該不會精蟲上腦要對他用強的吧,“你他媽要是敢用強老子就跟你拼命!”

    陳浩見嚴洛一的臉色活像只受到驚嚇的小貓,忍俊不禁道:“呵,別怕,我就是借你大腿用用!

    “大腿…?”

    “嗯,你總不能自己爽完就不管我了吧,禮尚往來嘛!闭f著就將嚴洛一的褲子往下扒了扒,嚴洛一下意識地伸手想拽卻被陳浩一個大力直接翻了個面,頭朝下趴在了沙發上,用自己的腿夾緊了他的雙腳。

    嚴洛一轉頭向陳浩投去一個惡狠狠的眼神,就算不開口也能看出內心有萬匹草泥馬在崩,而陳浩對此卻并不在意,不僅如此,還低頭湊到他耳邊火上澆油地問了句,“生氣嗎?”

    “廢話!要不你讓我壓一個試試!”

    看到嚴洛一怒不可遏的樣子陳浩這才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對著唇邊的耳垂像是蓋戳似的咬上了一口,說道:“好,那我就等著給你壓回來,一言為定!

    “……”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