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喝花酒
作者:瓢城皇裔      更新:2024-05-21 10:51      字數:2133
    “有兩個(gè)和你描述相似的人住在翠園樓,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小乞丐帶來(lái)的消息讓陳向陽(yáng)喜出望外,他之前倒是忘了翠園樓,翠園樓乃是青川鎮有名的妓院,作為一個(gè)現代的五好青年,陳向陽(yáng)根本就沒(méi)有朝著(zhù)這邊去想,完全忘記了這個(gè)年代有錢(qián)人最大的消遣之處。

    “你的這個(gè)消息非常有用,這十個(gè)窩窩頭和一個(gè)雞蛋歸你了,等到確認對方就是我要找的人,肉肯定少不了你的份!

    尚沒(méi)有確認消息雞蛋就拿到手,小乞丐也是滿(mǎn)心歡喜,這一次他費盡心力挖到這個(gè)線(xiàn)索,終于得到了回報,也不枉他被人打的鼻青臉腫。

    不過(guò)想要進(jìn)入翠園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劫匪有可能就是保安團的人,他不能正大光明前去以防打草驚蛇,而且陳向陽(yáng)現代人的觀(guān)念,也要邁過(guò)逛青樓的心坎這一關(guān),更何況陳向陽(yáng)身上不要說(shuō)大洋了,就是一個(gè)銅板都沒(méi)有,混進(jìn)去最起碼也要點(diǎn)一些酒菜糊弄人一番不是。

    不得已之下,陳向陽(yáng)只能讓秦鵬變賣(mài)了十發(fā)子彈,這才換到了三塊大洋。當他掂起手中三塊大洋的時(shí)候,忍不住的想起泰和記錢(qián)莊被搶走的一千七百三十塊大洋,陳向陽(yáng)突然之間也興起了打劫一把泰和記錢(qián)莊的念頭。

    翠園樓的生意非常的興隆,哪怕是大清早上的前去,依然有著(zhù)龜奴熱情的迎接,估計姑娘們都沒(méi)有起身,這倒是免去了陳向陽(yáng)被青樓姑娘揩油的尷尬。

    雖然這一具身體是借尸還魂,不過(guò)陳向陽(yáng)骨子里還是一個(gè)保守的純情漢子,假裝一副派頭十足的樣子進(jìn)入了翠園樓。

    “大爺有相熟的姑娘嗎,要不小的給你安排一個(gè)?”

    龜奴都是勢利眼,第一眼就認出了陳向陽(yáng)是個(gè)生面孔,而且陳向陽(yáng)的衣服并不光鮮,一看就是一個(gè)沒(méi)有錢(qián)的主。

    看著(zhù)龜奴一副鄙夷的臉色,陳向陽(yáng)也是老臉一紅,就他身上的這一身衣服,還是整個(gè)保安團七拼八湊才整出來(lái)的一身行頭。

    陳向陽(yáng)心中暗暗的發(fā)誓,若是劫匪真的窩在翠園樓之中,待到將他們找出來(lái),絕對會(huì )讓他們下輩子進(jìn)入不了人道。

    “好,你就看著(zhù)給安排一下!

    整個(gè)翠園樓是一座三層小樓,形成了一個(gè)半開(kāi)放的弧形,看上去也就二三十個(gè)房間,不過(guò)此刻大多數房間靜悄悄的,倒是少了影視劇中的那種熱鬧和喧囂。龜奴帶著(zhù)陳向陽(yáng)來(lái)到了二樓右側倒數第二個(gè)房間,輕輕的拍了房門(mén),房間里面傳出了一個(gè)女子慵懶的聲音。

    “誰(shuí)呀,大清早的也不讓人睡個(gè)安穩!

    “小黃姐,是我呀,阿四,我給你帶來(lái)位客人,你好生接待呀!

    龜奴嘴上說(shuō)的客氣,但是動(dòng)作卻是相當的粗魯,也不等里面的女子前來(lái)開(kāi)門(mén)直接地推門(mén)而進(jìn)。

    陳向陽(yáng)跟著(zhù)龜奴進(jìn)到房間里面,頓時(shí)聞到一股說(shuō)不出是酒水還是香水的味道,而幾件女子的衣服則是胡亂的扔在地上,一個(gè)只穿著(zhù)紅肚兜的女子剛從被窩里鉆出來(lái),蓬松的頭發(fā)再加上那幾乎能掉下粉的臉龐,陳向陽(yáng)差一點(diǎn)沒(méi)有將早飯給嘔吐出來(lái)。

    “哎呦,大爺來(lái)的倒是挺早呀,稍等奴家片刻哦!

    眼前的這個(gè)小黃姐,聲音酷似十七八歲小姑娘,但是年齡絕對超過(guò)了三十歲,雖不能說(shuō)是人老珠黃嘛,但也不會(huì )讓人一見(jiàn)面就會(huì )有多大的興趣。但是小黃姐可沒(méi)有這么想,鉆出被窩的時(shí)候還在那里搔首弄姿,尤其是那一雙大白腿一個(gè)勁的晃悠。

    只是很可惜陳向陽(yáng)見(jiàn)過(guò)的美女明星數不勝數,哪里能夠吸引他的目光,不過(guò)為了完成支線(xiàn)任務(wù),還不得不讓自己眼神變得色瞇瞇起來(lái)。

    “先給我整一桌酒菜來(lái)!”

    陳向陽(yáng)掏出一塊大洋扔給了龜奴,見(jiàn)到錢(qián)龜奴立馬換上了一副嘴臉,心道倒是看走了眼,沒(méi)有想到陳向陽(yáng)倒是一個(gè)大主顧。

    一塊大洋的購買(mǎi)力在青川鎮足以在最貴的酒樓擺上一桌宴席,即便是有錢(qián)的主顧在翠園樓消費,一般也都花費在姑娘的身上。

    龜奴會(huì )錯了意陳向陽(yáng)自然不會(huì )點(diǎn)破,而這個(gè)時(shí)候小黃姐則是樂(lè )呵呵的纏了上來(lái),她在翠園樓如今的顧客基本上都是普通的販夫走卒,拿出的也只有沾滿(mǎn)汗臭味的銅子兒,一塊大洋夠她掙上小半個(gè)月的。

    陳向陽(yáng)和小黃姐逢場(chǎng)作戲,東拉西扯中一心想把小黃姐灌醉,不曾想自己差一點(diǎn)先醉倒,看來(lái)這花酒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夠隨便喝的,雖然酒精度沒(méi)有后世的高,但是這純糧釀的酒后勁不小,陳向陽(yáng)告誡自己以后辦事絕不飲酒。

    不過(guò)這頓花酒沒(méi)有白喝,從小黃姐口中得知,翠園樓最好的幾位姑娘這兩天都沒(méi)有露面,不知道是被哪位大主顧包了場(chǎng)還是被人請了出去,搞得有些神神秘秘。

    說(shuō)者無(wú)心聽(tīng)者有意,陳向陽(yáng)安頓好醉酒的小黃姐,在房間里關(guān)注著(zhù)翠園樓外面的動(dòng)靜,一直等候了兩個(gè)小時(shí),終于發(fā)現了三樓一個(gè)房間的不同尋常之處。

    陳向陽(yáng)以翠園樓送酒的名義混進(jìn)了這間房間,房間內正上演著(zhù)一幕幕令人面紅耳赤的體力運動(dòng),當看清楚男主角時(shí),陳向陽(yáng)快速的低下頭側過(guò)身,不讓對方看清楚自己的面容。

    劫匪有著(zhù)落了!

    趙旭東原保安團第三中隊副中隊長(cháng),因為嗜賭成性欠了一屁股債,為此曾經(jīng)敲詐過(guò)一些商戶(hù),后來(lái)東窗事發(fā)被老團長(cháng)免去了副中隊長(cháng)職務(wù),降為了普通的巡邏士兵。

    打劫泰和記錢(qián)莊需要膽量,需要頭腦,更需要動(dòng)機,而且還需要成熟的條件,這些因素趙旭東全都符合。若是換做了李大傻也去打劫,他也只會(huì )打劫酒樓而不是錢(qián)莊。

    既然找到了趙旭東,那么他另外兩個(gè)團伙自然可以順藤摸瓜,這對于陳向陽(yáng)來(lái)說(shuō),支線(xiàn)任務(wù)基本上能夠完成。

    不過(guò)一想到趙旭東嗜賭成性的壞毛病,對于能否追回全部被打劫的一千七百三十塊大洋,陳向陽(yáng)心中不由的一陣打鼓。

    就算在翠園樓再怎么吃喝,再怎么找姑娘,兩天的時(shí)間哪怕趙旭東三個(gè)人全都不眠不休的奮戰,最多消費一兩百塊大洋。但是到了賭場(chǎng)之上,一把就能將一千七百三十塊大洋輸了個(gè)一干二凈,輸給了賭場(chǎng),賭場(chǎng)可不會(huì )吐出一分錢(qián)來(lá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