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穿越拍立得
作者:繭繭      更新:2022-06-16 22:40      字數:8356
    人物簡介

    穿越人:1.王小磊,身高178cm,18歲,是21世紀新中國的年輕人,因意外穿越成為一名抗戰時期的游擊隊員。因從小生活優越,不適應艱苦生活,在隊里是偷奸;娜。

    2.李瀚元,身高180cm,20歲,同為21世紀的在讀大學生。單親家庭從小跟著父親長大,喜歡跳街舞,打架子鼓,熱愛挑戰,有勇有謀,身體素質非常好,穿越后偶爾不按隊內規定,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與王小磊感情很好。

    3.姜哲,個子偏矮168cm,20歲,北京大學的學生,帶著一副厚重的眼睛,勤學苦讀,熱愛讀書,精通多國語言,性格內向總是沉默寡言,父母是農村人依靠擺攤打氣球為生,這也為姜哲的槍法打下了基礎。家里一共四口人,他還有個姐姐,家庭條件雖然不好,但一家人家庭和睦。

    本時代人:4.劉大拿,身高183cm,39歲,在隊伍里是一位投彈手,頭比較大外號“劉大頭” 個子高高的力氣很大,性子急躁,曾因年輕時喝酒誤打死人,做過幾年牢,一直打著光棍,希望自己40歲前娶到老婆。

    5.高繼明,身高173cm,30歲,是一名軍醫聰明,有愛心,沉穩,家境條件較好,父親是國民黨的官員,自己加入共產黨,父子二人政見不和,多年未見,他是紅星隊伍的隊長,也是隊伍中的核心力量。身上有一個小本子。

    6.鄭天寶身高170cm,42歲,性格慢熱,中庸,總是說以和為貴。背微微駝,是隊伍里的炊事員,負責采購做飯。頭上的帽子從不摘下,哪怕睡覺也要帶著。

    第一幕

    身為藝術生的王小磊,在高考時超常發揮進入了一所還不錯的的211,不知不覺的已經到了大一下學期,一個學期的時間,王小磊不管是對學校的規章制度還是學校周邊的娛樂設施可以說是非常的熟悉。擺脫了高中沉重的學習和藝考壓力,大學里的王小磊算是徹底放飛了自己。今天吃頓火鍋,明天來吃燒烤,日子好不自在!不止是美食上,年滿18歲后,酷愛玩游戲的王小磊,沒有了時間限制,王者榮耀,“吃雞”等等玩的飛起。性格活潑的他加入了學校的架子鼓社團,認識了他的學長李瀚元。

    地點:男生二號宿舍樓

    時間:2022年3月

    王小磊:喂,元哥,怎么樣?周末出來玩啊,哥們兒發現一巨好吃的烤肉,來不來啊,哥?(嘴里叼著棒棒糖,翹著二郎腿)

    李瀚元:哪里?離學校近不近?今晚上部門還要開會呢。

    王小磊:哎呀,開什么破會!周末都不讓人好好過。(白眼)

    李瀚元:部門的例會,每周都開,本來都是周五開的,學長有事,改成今天了。

    王小磊:放心吧,元哥。咱就一起打個籃球,然后吃頓烤肉,不耽誤事的,來吧來吧。這么久不見,我快想死你了。ü室鈱W女生撒嬌)

    李瀚元:得得得!那咱得速戰速決哈。

    王小磊:好嘞,半小時后,啊不!15分鐘后籃球場見。

    打籃球一小時后,兩人已是大汗淋漓;@球讓舍友帶回去,兩人騎著共享單車去到了烤肉店,大快朵頤。

    三月,厚重的羽絨服從身上脫下,兩個血氣方剛的男孩穿著衛衣走在回學校的路上。春風習習,兩人身上的熱意被吹散不少,陽光明媚卻不耀眼,一切與往常一樣又好似不同。

    第二幕

    地點:軍事博物館

    時間:2022年3月

    王小磊:(漫無目的瞟了一眼)元哥,這什么時候有的軍事博物館?以前有嗎?

    李瀚元:嗯?沒注意過,我以前也沒來過這里。

    王小磊:走吧,進去看看。上面寫著憑學生證免費呢。(興奮的拉著李瀚元)

    李瀚元:唉唉唉,你別拉我跑啊,我自己走我自己走呀。

    王小磊:哇哦,這么大啊,好多槍啊,這上面還有電子信息記錄呢,真酷啊

    李瀚元:確實,不錯

    王小磊:就是放在這玻璃柜子里,不能拿出來瞧瞧,哎?那里是什么怎么還冒著紅光啊

    李瀚元:看著像是照片呢,走,去看看

    王小磊:照片嗎?(好奇的走過去)

    李瀚元:原來是英雄墻!

    王小磊:就是這個墻上的按鈕發的光,(說著把手放上去)

    紅光忽然強烈起來,刺眼的光芒,讓兩人眼睛緊閉,一股強大的吸力讓兩人頭暈腦脹,恍惚中他們看到有人在沖他們微笑。一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第三幕

    頭的昏脹感慢慢減弱,一聲聲的呼喚傳入耳朵,視線也在逐漸清晰。破舊的房屋,陌生的臉龐,“121,121,”的號子聲越來越大。一段記憶像影片斷斷續續的在腦海中放映!罢垘е姑煤没钕氯ァ币粋穿著軍裝男人說道,王小磊努力想看清卻怎么也看不清。

    地點:軍營中的宿舍

    時間:1940年3月

    高繼明:小磊,你感覺怎么樣?

    劉大拿:小磊!小磊!說話呀,我是誰,你知道嗎?這是幾?(伸出兩根,焦急的看著王小磊)

    王小磊:(我這是穿越了。┻@是3,你是劉大頭(提取記憶反復確定后, 狡黠一笑)

    劉大拿:好小子,說了讓你喊我劉大哥,還3呢你,你個小癟三。(揮舞著拳頭佯裝要打王小磊)

    鄭天寶:醒了好啊,睡了那么久一定餓了吧。我這就給你做飯去啊。

    王小磊:天寶叔,李瀚元呢他在哪?(邊說邊想試著坐起來)

    高繼明:他也醒了,放心吧,他比你的情況要好。你倆也真是的,以后行動一定要聽指揮,這次算你們命大,從那么高的地方跳下來居然沒傷到骨頭,小李也只是皮外傷。好在啊你們都年輕,要不然…

    王小磊:(迫不及待的打斷)哎哎哎,高醫生你這是屬唐僧的呀,這么能說,俺老王都要被你說的頭疼了(手摸著頭)

    劉大拿:高隊長還不是擔心你,臭小子不知好歹(沖著王小磊小腿拍一下)

    王小磊:哎呀,我知道你們對我好。你們不還有訓練呢嗎?快去忙吧我沒什么事身體好著呢。

    高繼明:你這摔了一次,話比以前多不少。ù蛉さ溃

    王小磊:(心中一顫)啊?哈哈這不是不想讓你們在我身上浪費時間嘛。

    高繼明:行,你先好好休息,傷好后立馬參加訓練。

    王小磊:收到!

    第四幕

    三個月的時間,讓王小磊和李瀚元都適應的差不多了,王小磊家境條件好,哪里受的這訓練的苦,除了對手榴彈感興趣練得時候還認真些,其他時候總會偷錢;,利用他那點小聰明逃走,去后山拿彈弓打鳥玩。

    地點:軍營后山

    時間:1940年4月

    王小磊:元哥,怎么樣后山景色還不錯吧。(兩人坐在樹上)

    李瀚元:是啊,天天訓練累死了。

    王小磊: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去,我好想家啊,你說學校發現沒有我們兩個會怎么辦?還有我爸媽估計都報警了。

    李瀚元:哎,不知道呢,我也想知道怎么回去。

    王小磊:這穿越穿的,什么玩意啊,小爺我要是穿到古代怎么著也得是個王爺,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再娶個三妻四妾的。

    李瀚元:得了得了,你就想吧你,穿越前有沒有人跟你說使命啥的呀。(表情嚴肅)

    王小磊:有有有,我記得。

    李瀚元:那使命究竟是什么呢?不會是等到抗日戰爭結束吧。

    王小磊:什么?那豈不是要待上五年,現在咱還只是新兵訓練,要是到了戰場我豈不是小命都要沒了。上次摔得我這胳膊和膝蓋上都留下疤了呢。(擔心,激動地拍了下樹)

    李瀚元:噓,小磊,你聽什么聲音(捂住王小磊的嘴)

    王小磊:難道被發現了(心慌,心想)

    李瀚元:看,那是誰?怎么鬼鬼祟祟的(小聲說)

    王小磊:好像是姜哲,沒接觸過也沒說過話。(移開李瀚元的手)

    李瀚元:是咱們紅星隊嗎?我都沒見過。

    王小磊:不是,王一鳴他們隊的。

    李瀚元:他懷里是不是有東西啊,怎么鼓鼓囊囊的?

    王小磊:走,下去看看去(慢慢從樹上爬下來)

    王小磊:兄弟,拿著啥好東西,給哥們看看唄。

    姜哲:你們是誰?

    李瀚元:你別害怕,我們是紅星隊的,我隊長是高繼明,我們這不偷偷逃訓練嘛,你呢為什么來后山?

    姜哲:我…我是來嗯…來休息一下。

    王小磊:讓我看看是什么好吃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走布袋)

    姜哲:你快還給我。

    王小磊:好東西就要分享嘛(仗著身高優勢高舉并打開,東西滑落)

    李瀚元:(迅速接。┡牧⒌!

    王小磊:拍立得。ǔ泽@的望向李瀚元,又望向姜哲)

    姜哲:你們怎么知道的。ㄍ瑯映泽@)

    王小磊:你也是現代的!你是穿越來的嗎?

    姜哲:是的,(重重點了點頭,眼睛有些濕潤)

    王小磊:看你的樣子應該也是大學生吧。你在哪讀書?

    姜哲;我在北京大學。

    王小磊:哇哦,學霸!幸會幸會,鄙人不才舞蹈專業生,王小磊。大小的小,三石磊,你叫我小磊就好。

    李瀚元;真好!又多了個兄弟。我叫李瀚元。對了,你是怎么穿越過來的?是去博物館了嗎?

    姜哲:不,我那天和往常一樣,去了圖書館。因為三月是雷鋒月,我想寫一篇關于雷鋒的文章就想查點資料。我看著看著書,書架上有一本書周圍出現若隱若現光,就好奇的打開看了看。然后就來這了。

    王小磊:那拍立得呢?這個你怎么帶過來的呀?

    姜哲: 哦,這個。其實我也不清楚,這拍立得本來就不是我的。穿越的時候,迷迷糊糊就抓住了一個東西。

    王小磊:你要是抓住個手機該多好啊。好想念我的華為嗚嗚。(忽然抱住姜哲)

    李瀚元:先別說了,咱回去吧。要不然被發現了。

    姜哲:好,我先把東西藏好。

    王小磊:真沒勁,也不讓玩玩。(隨手抓住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

    三個青年并排走在回軍營的路上,落日余暉,光芒灑在他們的身上,拉長的影子,斜斜的晃蕩,遠方似乎有某種力量在召喚他們。

    第五幕

    地點:軍營伙房

    時間:1940年5月2日

    三個人,總是在一起。這一個月,因為不確定使命是什么,王小磊收斂了許多,訓練逐漸認真起來。每天結束訓練,王小磊總是拉著李瀚元和姜哲去伙房去找鄭天寶。

    鄭天寶:呦,孩子們來啦!餓了嗎?

    王小磊:就知道天寶叔懂我,嘿嘿!

    鄭天寶:咱也沒別的,烤一根地瓜,你們分著吃吧。

    姜哲:我不餓,我待會跟著大部隊一起吃。

    李瀚元:那我和小磊一起吃了。

    鄭天寶:真的不餓嗎?別不好意思啊,啊哈哈哈(拍拍姜哲肩膀)

    王小磊:來,嘗一口(掰下一塊,強行塞到姜哲嘴里)怎么樣?甜不甜

    姜哲:甜。

    王小磊:嘿嘿,還吃嗎?

    姜哲:不了。謝謝!

    李瀚元:不用那么客氣,你話真少,把王小磊的話分你一半就好了。

    鄭天寶:哈哈哈,小哲這是穩重。

    王小磊:那我呢我呢?

    鄭天寶:你也好,很聰明跟個猴似的。

    李瀚元:哈哈哈,對了,天寶叔,一直想問問您,為什么你總是帶著帽子?聽說你睡覺也不摘下來是真的嗎?

    鄭天寶:那是10年前了,我在一場與日本鬼子的戰斗中,頭讓小日本打了,好在                                              沒有穿我腦門,就是子彈碎片進去了,也沒辦法取出來。平時倒也還好,就是下雨陰天的時候疼的厲害,就天天帶著帽子,感覺還能好點。(摘下帽子,扣放在灶臺上)

    王小磊:醫院不能把彈片取出來嘛(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鄭天寶:當兵的,上了戰場,哪有不受傷的,我能撿回一條命就不錯了。你們去看看劉大拿身上,疤更多。行了,不跟你們說啦,做飯嘍。

    李瀚元:好,那,天寶叔,我們先走了。

    第六幕

    地點:破爛的澡堂

    時間:1940年5月10日

    姜哲:總算練完了,我想去洗個澡,你們先回宿舍吧!

    王小磊:洗澡?我也要去。這里用水緊張,我都多久沒洗過澡了。

    李瀚元:嗯,那我也一起吧!話說,姜哲你槍法真不錯啊。有空也指導指導我。

    姜哲:哈哈(靦腆一笑)我父母是擺攤子做打氣球的生意的,所以從小就會玩玩。

    李瀚元:這樣。。ㄟ呎f邊走)

    劉大拿:呦,這不“紅星三雄”嗎?(也來洗澡只穿個大紅褲衩)

    王小磊:呵,劉大腦袋,你這起的什么綽號?(走近劉大拿)

    李瀚元:大拿叔的褲子真喜慶啊。

    (李瀚元,王小磊,姜哲,劉大拿一起笑了)

    這是怎樣的身體啊,右肩膀下,有個刀口留下的疤痕,貫穿了他的身體,可以看出,傷口很深,愈合的部位,凹進去很深,而大大小小的疤痕像一條條歪歪扭扭的蟲子趴在大拿的身上,觸目驚心。

    王小磊:你這… 這么多疤。ㄕ镜淖罱,看的最清楚)

    劉大拿:啊,怎么啦?害怕啦。

    王小磊:(想說些什么卻不知該說什么,表情復雜,呆在原地)

    李瀚元:大拿叔,你你…疼嗎?(走近后,下意識的說出)

    王小磊:你這不廢話嗎?受了那么多傷,肯定疼死了。(回過神來)

    劉大拿:哎呀,早好了。你劉叔我活得好好的呢,別一個個哭喪著個臉。我還沒娶媳婦呢。走走走,小兔崽子們,快去洗澡吧。下午還有訓練呢。(受不了他們的眼神,推開他們)

    第七幕

    時間:洗完澡當晚

    地點:軍營宿舍

    姜哲:你們說,如果我們到了真的大戰場,挖了戰壕的那種,我們還能活著回來嗎?

    王小磊:會吧。(不自信的聲音)

    李瀚元:聽說,最近小鬼子總是不安分,來試探過好幾次了。

    王小磊:我們也只是暫時住在這吧,天寶叔說我們快要有任務了。

    姜哲:什么任務?

    王小磊:我也不知道,天寶叔就提了一嘴。

    李瀚元: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睡吧。

    兩個小時后斷斷續續的槍響

    高繼明:快醒醒,敵人發現我們了,上級命令我們去王家村。

    劉大拿:跟著組織快撤!

    李瀚元:好好,馬上。

    王小磊:我的天,如來佛祖,觀音菩薩,玉皇大帝,啊啊還有耶穌,王家先輩們,求求保佑我們。。ㄟ呎f邊往外跑)

    李瀚元:天寶叔,你也快點啊。(回頭忽然瞥見)

    鄭天寶:你們先走,我斷后。(邊說邊背上鍋)

    槍擊聲越來越強…

    第八幕

    地點:樹林

    時間:1940年5月11日

    排長:先休息一下,隊長清點人數。

    王小磊:累死我了。

    李瀚元:是啊是啊,隊長我們三個在這呢。

    高繼明:誰?

    李瀚元:我,王小磊,姜哲。(大聲喊道)

    高繼明:知道啦,你們看見劉大拿和鄭天寶了嗎?

    劉大拿:隊長,我在這。

    高繼明:你們看到鄭天寶了嗎?(四處看,焦急的望著)這樣,李瀚元你陪我回去找找。其他人跟著排長走。

    王小磊:我也要去,隊長求你了,天寶叔對我那么好。我也要去!

    高繼明:好,一起去吧。

    王小磊:天寶叔。ㄐ南胍欢ú荒苡惺掳。

    高繼明:鄭天寶!

    李瀚元:你們看!那是不是天寶叔。

    王小磊:走(飛奔過去)

    高繼明:天寶哥(將他身子翻過來)

    王小磊:天寶叔我們走。

    高繼明:沒用了,他已經走了。李瀚元你扶一下天寶哥,我背他走。

    李瀚元:好(聲音顫抖)

    王小磊:不不是,一定還有辦法對嗎?(一臉不可置信)

    高繼明:瀚元,你帶著小磊快走。

    第九幕

    地點:王家村

    時間:1940年5月13日晚

    連著走了兩天,才走到王家村,鄭天寶也被葬在了這個地方。

    李瀚元:我睡不著。

    姜哲:我也睡不著

    王小磊:如果我們穿越回去,天寶叔是不是就能活過來。

    姜哲:戰爭就是這樣殘酷。

    王小磊:其實,天寶叔一直戴著帽子不是因為怕頭疼,而是因為他在帽子里縫著他兒子的信,他兒子也當兵了,已經犧牲了。他不知道在哪聽說的,把信放在頭上,腦子里想的人就能來看他。

    李瀚元:原來,他是想在夢中見到他的兒子。

    王小磊:一切就像夢一樣,前幾天他還偷偷給我吃的。(聲音哽咽)

    姜哲:現在,想想我們真的太享福了。

    李瀚元:是啊,哪有什么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

    王小磊:哪怕是我們那個年代也會有人為了我們犧牲,為了我們這樣的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這些。還總覺得沒玩夠。

    李瀚元:是啊,我們的普通飯菜,他們可能這輩子都見過,別說吃了。

    王小磊:好想讓天寶叔活過來,讓死去的同胞活過來,我多想讓他們知道我們未來的中國是什么樣子。

    第十幕

    地點:軍營會議

    時間:1940年5月16日

    高繼明:收到上級通知,需要炸掉離我們最近的鬼子的碉堡。

    王小磊:炸碉堡!什么碉堡?

    高繼明:碉堡是軍事上的防御工事,相當堅固。易守難攻

    李瀚元:上級會給咱迫擊炮嗎?這樣比較容易炸毀。

    劉大拿:沒有,上哪整個大炮,我們又不是腐敗的國民黨,沒有那么多錢!

    姜哲:那通過破壞通訊,剪據點的電話線,在電線桿下埋上地雷;蛘呗穹诟浇,等鬼子上桿,不上不下的時候,就一槍干掉。

    高繼明:我想過了,但是這個碉堡防守很嚴,不容易靠近。而且根據上級消息,后天,鬼子將會增援部隊,我們必須在鬼子增援來之前炸掉碉堡,否則錯過這機會以后只會更難。

    王小磊:那怎么辦?

    高繼明:一個堡壘最容易的就是從內部攻破。一般炮樓里的敵人,大部分都是偽軍,小部分才是鬼子。這就需要我軍做偽軍的工作,安插內線策反偽軍。由偽軍提供情報,里應外合,利用偽裝盡可能的縮短攻擊距離,在內應的配個下,對炮樓進行突襲。我有個老鄉無奈成了偽軍,就在那個碉堡上,我們算是有個內應。等到時機合適,就去炸吧。

    李瀚元:(想到董存瑞炸碉堡)隊長?那不就是送死嗎?

    高繼明: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我決定我和劉大拿一起去執行任務,你們和其他同志掩護我們。大拿!你接受任務嗎?

    劉大拿:服從組織命令。

    王小磊:我不同意,一定有別的辦法,縱使沒有,也是我們年輕人去。

    李瀚元:對,應該是我們去,我們年輕前行速度快,體力好。

    姜哲:是啊,我個子小,還不容易被發現。

    劉大拿:我是投彈手,身上拿著炸藥包,萬一距離不夠,還可以把手中的炸藥包投出去,命中率高。你們小孩子家家的,就別湊熱鬧了。

    王小磊:什么小孩子!我們都19,20的人了,平時游擊戰就被你們保護在后面,現在該我們上了。

    李瀚元:是啊,你們對我們這么照顧,再說當兵了總要執行任務的,天天躲你們后面算什么。

    高繼明:別說了,我們作戰經驗比你們多,要去也是我們去。

    姜哲:你是隊長,還懂醫術,是我們隊的核心力量,你走了,我們隊怎么辦?誰帶著我們,誰給我們治病!

    高繼明:上級會派新的隊長來的,這個你們不用擔心。

    劉大拿:你們就別爭了,我和隊長是最合適的人選。

    王小磊:我們幾個無兒無女,又沒家庭,不像隊長你,你的父母怎么辦,嫂子怎么辦,你的女兒怎么辦?

    高繼明:(垂下眼眸)他們會為我驕傲的。

    王小磊:實話說了吧!我知道這有點扯淡,但是是真的,我們三個都是從2022年穿越過來的。

    李瀚元:是的,我們本來就不屬于這個時代。

    劉大拿:穿越?還2022年?你們在說什么?

    姜哲:他們沒有說錯,我們是從未來過來的,我知道你們覺得奇怪,看這個是我們從未來帶過來的東西(拿出拍立得)

    高繼明:這是相機?

    姜哲:對

    劉大拿:相機怎么了?不就是顏色好看點,欺負俺老劉沒見過嗎?

    王小磊:隊長,大拿叔,你們坐在一起。(激動地拿過拍立得拍了一張)

    高繼明:這是?相片這么快就出來了,不用膠卷嗎?

    劉大拿:這怎么是白色的呀!人呢?

    姜哲:你們放在手心,稍等一下。(邊說邊給隊長和劉大拿倒了兩杯水)

    劉大拿:唉,出人了,出人了,這上面出人了。居然有顏色,照片不都是黑白的嗎?

    高繼明:(湊上前去)你們真的是從2022年過來的。(看著照片有些激動)

    李瀚元:是的,我們真的是從未來的時代過來的。

    高繼明:那未來的中國是什么樣?

    劉大拿:對啊,快說說。

    李瀚元:未來的中國,我們在共產黨的帶領下,生活幸福,人民安康。

    劉大拿:那小鬼子被打跑了吧!

    王小磊:當然啦,而且我們執政黨是咱們共產黨,我們三個都是大學生,生活可幸福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餃子,肉啊,什么的隨時可以吃到,不用等到過年。還有娛樂的東西,我們有手機電腦等等的?傊,我們國力強盛,再也不受其他國家欺凌。

    高繼明:這么好!我就知道我們一定會勝利的。那我們就更應該安心炸碉堡了。

    王小磊:隊長!你怎么這么軸?不說了我們炸嘛,我們享受了那么多,而我們之所以能享受這么多幸福,都是你們一槍一彈的打來的,F在我們既然穿越過來,自然是我們來執行任務。

    姜哲:是啊,我們來自然是上天的旨意,我們是由使命在身上的。

    劉大拿:不,不是的。你們是未來的娃娃,炸碉堡的本來就該是我們這個年代的人來。你們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們父母該怎么辦!

    李瀚元:大拿叔,你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既然能過來,就能回去,所以不會對我們造成傷害的。

    劉大拿:誰能保證你們還能回那個時代呢?

    李瀚元:你們知道我們是從哪里穿越過來的嗎?我們是在軍事博物館里穿越過來的。那里有你們戰斗留下的槍支,有你們的故事,有你們的照片,還有你們的精神!

    王小磊:隊長,大拿叔,讓我們做點什么吧!我們不屬于這個時代,但我們屬于中國人,國家有難無論來自哪個時代,愛國的心不會變!

    姜哲:是啊,我們來背炸藥包,即使死了,我們也只是回到我們那個時代了,任務能完成,我們也開始我們自己的生活。

    高繼明:我考慮一下。(雙眉緊皺)

    劉大拿:讓他們去吧,這樣他們也能過他們本來的生活。

    高繼明:好,那明天晚上你們三個背炸藥包,我們其他同志負責掩護你們。

    第十一幕

    地點:碉堡

    時間:1940年5月17日晚7點

    戰場上,槍林彈雨,三個戰士已經很靠近碉堡了,他們在匍匐前進。周邊的同志一個又一個的倒下,可他們來不及心痛,繼續向前爬。他們眼神堅定,毫不畏懼。

    李瀚元:小磊你沒事吧。

    王小磊:沒事,你先走,快走。(強忍中槍的手臂的疼痛)

    李瀚元:好

    王小磊:我一定要堅持到那里,我一定要炸掉碉堡。(心里想,眼睛紅紅的,從未有過得堅決)

    姜哲:快到了,馬上就到了(心里鼓勵自己)

    王小磊:到了,同志們再見,中國萬歲。ㄒ砩系恼ㄋ幇

    火光四射,硝煙四起,意識像碎片隨著爆炸聲飛向天空。

    第十二幕

    地點:軍事博物館

    時間:2022年3月

    李瀚元:醒醒,小磊!

    王小磊:這是哪?我們還活著(疑惑,吃驚)

    李瀚元:你看看(將小磊慢慢扶起)

    王小磊:軍事博物館,是軍事博物館(看到了英雄墻),我們回來啦。

    李瀚元:是啊,我們回來了(兩人緊緊的相擁,喜極而泣)

    工作人員:你們好,我們馬上就要閉館了,請二位明天再來吧。

    王小磊:好的,好的(推開李瀚元,尷尬的擦了擦眼淚)

    工作人員走開

    李瀚元:小磊,你看這個照片不是我們隊長嗎?

    王小磊:對,還有大拿叔的照片,不知道他討到老婆了嗎。

    李瀚元:對了,姜哲也回來了。我手機上收到他發來的消息了。

    王小磊:真好,你說我們算英雄嗎?

    李瀚元:當然,每一個上了戰場打小鬼子的都是英雄。

    王小磊:走吧,我們回學校。(把那張拍立得照片放在透明手機殼里)

    街上,路邊街燈亮起。燦爛的燈光與柔和的夜色交相呼應,空中幾顆流星劃過,街上如往常一樣歡聲笑語,沒人知道他們經歷了什么?纱猴L習習,寂靜祥和的夜晚,在他們眼里比任何時候都珍貴。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