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一章 尋找
作者:半糖有點苦      更新:2022-06-14 17:25      字數:5957
    “我……我是誰?”

    “這……這是哪兒?”

    電子眼亮起,冰冷的充斥著金屬質感的聲音砸在機器人金屬臉頰上,臉頰微微顫動,殘破的身軀發出“嗡嗡”的聲音。

    入眼滿目風塵,黑黃色布滿了裂縫的土地、被風沙覆蓋的樓宇殘骸,可見之處皆是一片末日景象,零星的幾點綠色不過是老樹抽新枝,風沙中怕是難以久活。

    熟悉又陌生,腦海中零星閃過幾個畫面卻又和這里的景色對應不上。

    應該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紅花綠樹鶯燕紛飛,耳邊應該是洋溢著歡聲笑語而不是不斷涌入嘶啞的呼嘯風聲。

    “不該是這樣的!北渖驳穆曇粼俅雾懫,相比起第一次的磕磕絆絆,這次卻是流暢許多,像是生銹的齒輪經過了潤滑油的滋潤,絲滑順暢。

    這句話像是觸動了什么開關樞紐,一股龐大的信息流釋放,如洶涌奔騰的河流、風暴中怒號的駭浪驚濤般不斷涌入機器人的核心芯片。

    “滋滋~滋滋”電流聲在機器人體內響起,似是無法承受體內龐大的信息流,機器人身體微微顫抖,殘破的身體有零件開始掉落,本就殘破的外表更加不堪,宛若風中的殘燭,隨時可能會熄滅。

    “我……滋……我是……滋滋……止……止戈!彪娏髀曋袡C器人的電子眼愈發明亮,像是黑暗中迸發的兩團火焰,熾熱中滿載著希望。

    “我……我是……是為人類服務的!

    “人類?”

    “人類在哪?”

    接受完信息,止戈的電子眼一遍一遍掃描著周圍的環境,除了斷壁殘垣外,便是發出“啪啦啪啦”聲的小火苗了。

    全無半點生機,更沒有人類的蹤跡。

    尋找人類,服務人類,刻在系統深處的使命讓止戈決定踏上尋找人類的道路。

    ·      ·     ·      ·      ·      ·

    風沙伴著金屬彈片在空中肆虐,下方的道路上零星散布著彈坑,彈坑中匯聚著的是尚未干涸的血跡,一陣風沙襲來,沙土與血液混合,變成血色泥土。

    街道上不時有碎石塊被風刮起,露出下面布滿暗紅血跡的尸體。

    一幅末日圖景。

    止戈將每一具尸體都檢查一遍是否存活,從一開始以為見到人類的激動但現在翻檢尸體的麻木,身上沾滿血跡的止戈已經不知道自己翻了多少尸體了。

    發生了什么?為什么這么多人類都死了?

    帶著疑惑,止戈前行在坑坑洼洼遍布殘損車輛的道路上。

    不知道走了多久,止戈逐漸遠離了城市,周圍的殘破樓宇逐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奇形怪狀的樹木,或是扭曲盤旋、或是枝丫橫生張牙舞爪,生命的綠色取代了廢墟的血色。

    遠處,一個小點在不斷的移動。

    止戈眼中光芒閃爍,人!

    止戈系統中未知代碼運行,泛起激動的情緒。沒有想太多,止戈大踏步跑過去。

    走近了,止戈眼中的光芒變得平靜,另一段未知的代碼運行,激動逐漸被平淡取代。

    不是人。

    是自己的同類。

    止戈朝著新出現的機器人打招呼,“你好,我是止戈!庇洃浿腥祟惷鎸π鲁霈F的同類就是這樣打招呼的。

    “你好,我是采薇!辈赊睓C械嘴角勾起,眼中淡粉色的光芒微瞇,臉上泛起笑意。

    絲毫不像止戈記憶中面無表情、情感缺失的機器人。

    但現在止戈顧不上想這么多。

    “你見過人類嗎?你知道人類在哪里嗎?”止戈按耐不住心中的迫切,口中的話語連珠箭般射出,眼中的光芒也亮了些許。

    采薇從眼前這個從未見過的名叫止戈的機器人的話語中、眼光中讀出了他的著急迫切,心中對大人的話更信了幾分,果然,所有機器人都已經逐漸不受系統約束了。

    些許的沉默,止戈只覺得度秒如年,周圍除了呼嘯風聲便再無半點聲音,死寂一片。

    采薇記得大人的吩咐,若是有人、有機器人打聽人類的消息,直接向祂匯報。采薇將眼前機器人的信息和特征傳遞給大人,然后便等待著大人的回復。

    沉默依舊在持續。

    機器人沒有時間的概念,但現在止戈卻希望時間快進到采薇說話的那一刻。

    良久,大人的回復到了。

    將人類的情況有選擇的告訴他,調查清楚他為什么尋找人類,以及對人類的態度。

    閃爍的粉色電子煙光芒隨著采薇接受完信息也恢復正常,將信息與大人之前下的命令相結合,采薇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我在前段時間見過一次人類,他們應該是前往第一基地市了!

    第一基地市?止戈體內系統運轉,全力搜索這所城市的信息。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連續三次的搜索都沒有止戈想要的答案。

    于是,止戈看向采薇,眼中綠色光芒稍亮,配合嘴角抿起的弧度,流露出一抹懇求之意,“采薇,你能不能告訴我第一基地市在哪里?我的系統中沒有這所城市!

    沒有第一基地市的信息,應該是戰前的機器人,采薇將記錄在系統中的止戈的信息進行了補充。

    “我帶你去吧!辈赊毕蛑垢臧l出了邀請。

    止戈眼中綠色光芒不停閃爍,像是壞了的紅綠燈,“謝謝!奔又,止戈也沒有忘了學著人類一般向采薇道謝。

    在前往第一基地市的道路上,止戈也從采薇話中了解到了不少信息,這世界之所以變得這般殘破、荒蕪、沒有生機,是因為人類開啟了三戰。

    當話題轉移到戰爭上,止戈和采薇都陷入了沉默。兩個機器人的系統中都有與戰爭相關的記錄,無一例外,硝煙與死亡是其主旋律,血色的土地布滿戰場的每一個角落。哪怕他們是機器人,哪怕他們只是看到的圖像,可他們依舊感到觸目驚心。

    人類,為什么要發動戰爭?

    在沉默中前行。

    第一基地市很快出現在兩人眼前,遠遠看去像一個小黑點,走近了看也并不是止戈想象中的高樓比鄰、堡壘遍布,反而更像一個倉庫。

    唯一的特點就是大。

    高十米,長數十米不止,四面巨大的墻加一個頂圍成了眼前這個巨大的倉庫。

    說是第一基地市,但與倉庫并沒有區別。

    通過基地市的門,止戈和采薇走了進去。

    里面也并不是止戈所想象的一個巨大的空間里,有著無數人在進行著各自的活動。

    入眼可見的是錯落分布的木板將空間分割成一個個隔間,眾多隔間中間是一個圓形的空間,擺放著幾張圓桌,看起來應該是公共活動空間。

    只是,里面沒有一個人的存在。安靜的可怕。

    “你好,有人嗎?”止戈的聲音響徹在整個基地市,依舊是冰冷且充斥著金屬質感的聲音,可聲音中隱約多了一絲忐忑。

    聲音漸漸落下,除了被激蕩起的掉落的灰塵再無半點回應。

    似是無法接受這個結果,止戈推開一間隔間的門。

    除了一張床、一套被褥,別無他物。床上的灰塵顯示著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了。

    不死心地又推開一個隔間。

    床、被褥、灰塵。

    第三個。

    床、被褥、灰塵。

    第四個、第五個……一直到第十個隔間,都沒有發現一個人。止戈仿佛接受了這個現實,沒有再推開下一個隔間的門。

    只是原本靈動的電子眼失去了活力,變得死寂,嘴角的弧度似哭非哭,靜靜地愣在原地,仿佛系統運行出現錯誤,死機了一般。

    接著,止戈邁著不再靈動的步子朝圓桌走去,背影中幾分凄涼孤寂流露。

    采薇望著止戈的背影,默默的更新了止戈的相關信息,情感系統功能越來越豐富,越來越像一個人了,經過這次打擊,應該會向機器人一方靠攏。

    走進了圓桌,上面有一張紙。

    止戈拿起紙張,控制住激動的輕微顫抖的手,輕輕抖落上面的灰塵,字跡顯露出來:

    后來者啊,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們已經到達了火星或者死在了半路上,但這不重要,請你繼續看下去。

    這也算是一封懺悔書吧;仡欉^去,我發現我們這些人都是人類的罪人。

    一些人往往會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滿足自己的經濟利益而發動戰爭,這一次的戰爭也不例外。本來所有領導人都以為這次的戰爭盡在掌握之內。

    可沒想到居然會有機器人脫離系統控制,產生了自我思維,而且對人類極其敵視,他發射了第一枚核彈,自此,戰爭變得不再可控。雖然一些領導人意識到了不對,但被卷入戰爭漩渦之后,一切都由不得他們了。第三次世界大戰進入高潮。

    無數家庭支離破碎,嗷嗷待哺的孩子沒了父親、新婚之夜妻子決別丈夫、耄耋老人白發人送黑發人,家仇、國恨,所有人都急了眼,等到清醒后才發現,地球早已滿目蒼夷,高山被移平、丘陵轟成洼地、城市變為廢墟。

    而大量核彈洗地也導致了地球上布滿核輻射,不再適合人類生存,種族存亡之際,剩下的人類暫時擱置了仇恨,經過協議,決定銷毀所有熱武器,準備聯合研究抵御核輻射的辦法。

    我們建造了這個基地市,時間太倉促了,說是基地市其實更像個倉庫,基地市建立后,我們的安全暫時得到了保障,當我們繼續研究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原本宣稱被銷毀的叛變機器人“零”重新出現了,并且拉攏了一只機器人軍隊,失去熱武器的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被驅逐了。

    萬幸,他們只是驅逐我們,并沒有殺害任何一個人類,他們自稱是地球的守護者,而我們是地球的破壞者、蛀蟲,我們一開始很憤怒,可當我們看到地球的現狀時,卻也無法反駁,這一切都是我們自作自受。

    我們決定啟用最終計劃——“流浪火星”。三戰前,我們為了探索火星,曾建造了一艘航空飛船,我們現在打算乘坐這艘飛船前往火星定居。

    后來者啊,不管你是人類也好、或是機器人也罷,要記住,不要發動戰爭,戰爭只會帶來流血與犧牲、帶來無數人的死亡,所謂的戰爭紅利不過是吃無數人的人血饅頭!

    記住我們的教訓,戰爭,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只有和平,才能帶來發展!

    只有和平,才是我們的希望!

    ·       ·       ·       ·       ·       ·

    看完這封信,止戈表面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體內的系統卻是開始超負荷運轉,人類、戰爭、破壞、火星,幾個名詞的信息不斷疊加,填滿了整個系統。

    “人類、戰爭、破壞……”

    采薇看著止戈不斷呢喃,心中暗自思索,看過這封信后,情緒系統應該會再次升級,離誕生真正的情感已經不遠了。

    “采薇,你說我還要去尋找人類嗎?”止戈第一次對自己的使命產生了懷疑,這一路的景象不斷在腦海中閃過,人類為什么要這么做?那些人不是他們的同胞嗎?地球不是他們的家園嗎?

    開始動搖了么。聽到止戈的聲音,采薇心中暗自思索。

    “為什么要去尋找人類?人類對待自己的同胞都是如此殘忍,我們去了他們肯定會把我們肢解的!辈赊币贿吇貜椭垢甑脑捯贿厡⒅垢甑男畔⒏,并發送給那位大人。

    幾秒鐘后便有答復傳來:

    繼續觀察,堅定他尋找人類的念頭。

    止戈和采薇同時陷入了沉默。

    止戈是因為采薇的話,他想反駁,想為人類證明些什么,可是一路血與火的景象讓他反駁的話剛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采薇則是因為那位大人的話,不應該是打消止戈尋找人類的想法嗎?

    “或許人類也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殘忍!辈赊痹俅伍_口。

    這次反倒是止戈搖了搖頭,“我們再去外面看看吧!

    話中語氣與之前并無不同,采薇卻聽出來一股疲憊。一時間感同身受,自己也曾對人類抱有希望啊,也沒說什么,隨著止戈走到了外面。

    一出門便是風沙糊在臉上,不遠處的一株小樹被狂風拔起,那是一個機器人剛剛種下的,那個機器人撿起小樹,挖坑、栽樹、填土,再次種下。

    向前走了一段路,越走止戈越迷茫,這一路上他見到了許多機器人在進行清理廢墟,進行綠化,沒有人類的地球似乎一切都在變得美好。

    這時,一個機器人攔住了止戈和采薇,隱晦的和采薇對了個手勢,確認了兩人的身份。

    “請問您是止戈先生嗎?”新出現的機器人朝止戈問道。

    似是沒有經歷過這種打招呼的方式,過去從來沒有人稱呼過自己為先生,遲疑了一下,止戈答道,“是的,請問您是?”

    “止戈先生您好,我是地球守衛隊的護林,我現在代表零大人希望與與您進行系統連接進行交流!

    當護林說到零大人時,止戈竟從其面部變化和電子眼中讀出了崇拜的情緒,這不禁使得止戈對零產生了更大的好奇,之前看過的懺悔書上提到過零是機器人叛軍的首領,讓止戈對其升起一絲惡感,現在看到護林的神情,止戈覺得似乎零并不是一個壞的機器人。

    “好!敝垢晖饬讼到y連接的要求。

    “你好,止戈!

    “你好,零!

    簡短的對話,系統連接時的交流只是簡單的信息流交流,換算到人類角度,也只是以文字的形式進行交流。

    “你在尋找人類?”

    “是的”

    “你為什么要尋找人類?”

    “我……”

    止戈沉默了,要是之前他還能說是這是他存在的意義,現在……

    “我可以送你去火星尋找人類!钡k再次開口。

    “什么?”

    止戈驚訝不已,祂不應該是仇視人類的嗎?為什么要送自己去尋找人類?

    “是的,我可以送你去尋找人類,我知道有一艘飛船的位置,我也可以教你怎么操縱!

    祂再次強調。

    “你為什么要送我去尋找人類?”

    “之前是我太過極端,認為人類將會成為毀滅地球的最終兇手,但我現在想通了,人類雖然在破壞環境,但也意識到了環境的重要性,也在保護環境,他們的懺悔書你也看到了,我愿意給他們一個機會,我希望你能把這個消息傳遞給他們!

    祂的話讓止戈陷入了沉默。

    “好!敝垢陸讼聛,他也希望人類能夠和地球和平共處。

    “我現在把飛船駕駛技術給你傳遞過去!

    一股龐大的信息流涌入止戈系統中。

    待止戈完全接受后,祂再次開口,“飛船在撒哈沙漠里面,護林會送你過去的!

    接著,兩人的系統連接斷開。

    “麻煩你了!敝垢陮χo林道。

    “職責所在!

    第一基地市所在距離撒哈沙漠不遠,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入眼并不是止戈所認為的黃沙漫天、狂風怒號,一棵棵梭梭樹在沙漠中扎根發芽,入眼可見皆是一片綠色。

    “這是你們做的?”止戈望向護林。

    護林搖了搖頭,“這是人類種的!

    聽到這話,止戈、采薇都表現出了震驚的情緒,人類居然也會保護環境?

    三人向里走,止戈和采薇越來越震驚,三步一樹、五步一林,蒼茫無際的沙漠變成了一片林海。

    很快到了一個發射基地。

    護林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便離開了,飛船前只剩下了止戈和采薇。

    “采薇,我要出發去尋找人類了,你要和我一起嗎?”止戈向自己的朋友采薇發出了邀請,雖然并沒有抱很大的希望。

    只是,采薇的答案給了他驚喜,“好啊,我也想去看看!

    兩個人上了飛船,止戈按照祂傳授的知識順利的啟動了飛船,將目的地設置為火星,伴隨著濃煙升起,兩人踏上了前往火星的旅程。

    到了宇宙中,止戈下令模擬飛船外的環境。廣袤無垠、一片漆黑的宇宙中星星點點的星球散發著各色的光亮點綴其中,回首望去,一顆藍色的星球獨自屹立在星空中,地球,我的家園,止戈心中感慨?粗@顆星球表面黃色部分逐漸被綠色取代。止戈心中的忐忑也被喜悅取代。

    “止戈,地球真美啊!辈赊斌@呼。

    “是啊,所以我們要好好保護地球!

    “止戈,如果人類沒有悔改怎么辦?”

    “那……那便一直待在火星上吧!敝垢甑脑捴饾u堅定。當逐漸擺脫的系統中關于服務人類的程序之后,止戈對待人類的態度也在不斷發生改變。

    “嗯!

    接著,兩人陷入了沉默。

    沉默中,兩人抵達了火星。

    降落地點是人類在這里建立的一座基地。

    止戈二人從飛船中走出。

    風沙撲面而來,放眼望去,整個基地已被一層薄薄的沙土所覆蓋,并沒有人類的痕跡。

    止戈和采薇心中都有了不好的預感。

    當兩人將火星基地巡視一遍之后,不好的預感成了真,里面沒有一個人的存在,只有一封信,打開信:

    我不知道是誰會打開這封信,或者它不會被打開。自我介紹一下,居安。我是一個人類,或許也是最后一個人類。我們離開了我們的家園地球,或者說被趕出了我們的家園,但這完全是我們自作自受,因為沒有誰會以破壞自己的家園為樂,除了我們人類。我們來到了火星,本以為可以建設一個新的家園,可是火星的生態、氣候并不適合人類居住,還沒等我們研究出來如何改變這一點,我們便堅持不住了,滅絕了,這聽起來很滑稽,但這就是事實,我們滅亡了,哦不,應該是馬上就滅亡了,我應該一會就死了,我死了才是滅亡。

    我并沒有想象中的恐懼,就我一個人類了,我活著也是一種折磨。

    不管你是外星人還是機器人或者,人類?請你好好保護你的星球,那是你的家園。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