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十四章 小狐提納里(為愛發電之作)
作者:越越      更新:2023-03-03 10:35      字數:7076
    夜幕降臨了,月兒輕輕搖擺著,銀亮亮的月光灑滿了早已沉睡的街道,而臥室里的小女孩正躺在溫暖的被窩里,滿心歡喜地期待媽媽講提納里的故事。暖黃色的床頭燈將房間點綴的溫馨又浪漫,媽媽臉上的笑容也滿溢著溫柔,她仔細地替小女孩掖好被角,翻開了床頭的故事書,輕柔地聲音便在書頁的翻合中響起……

    穿過危機四伏的廣袤沙漠,在經過阿如村后,繼續一直往東走,便會看到大片大片的雨林,同雨林中的各種蕈子打過招呼,就可以看到須彌城的入口了。作為最崇尚智慧的國度,須彌的民眾們幾乎都渴望得到學者們的賞識,進入最高的學術殿堂——教令院中進行深造,在這片智慧之神掌管的土地上,她給予子民們平等的追求知識的機會,于是每隔三年整個國家都會進行一次教令院學生選拔,這種選拔可是無數人擠破腦袋想得到這個機會呢,可是呀,這并不是現在的小提納里最想要的東西。

    說起小提納里,那可是在阿如村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只要見過他的人都會夸贊他說:真是一只可愛的小狐貍!沒錯,提納里是一只機靈又活潑的小耳廓狐,他自小就跟在奶奶身邊長大,身邊也總是圍繞著很多好朋友,如果你去阿如村走一走,肯定會聽到他們那被微風吹散到各個角落的笑聲。

    說起提納里的父母呀,他們可是須彌城里有名的大學者,但是他們身上背負的職責太重要了,就算偶爾有機會回到阿如村探望奶奶,也總是很快就離開了,在小提納里的記憶里,父母的面貌總是模糊了的,每次回想起來時,好像隔著一層從沙漠席卷而來的黃沙,他對于父母唯一存在的真切觸感便是那些在閣樓上堆積著的,一眼望不到頭的各種書籍了。

    這天的傍晚,夕陽將天空點染成了絢麗的亮橙色,提納里和好朋友們一一告別,搖晃著自己的兩只大耳朵,蹦蹦跳跳地踩著晚霞,推開了早已飄出裊裊炊煙的小院門。

    “奶奶!奶奶!”提納里湊到奶奶跟前,“今天晚上要喝甜甜的蘑菇湯了嗎!太棒啦!”奶奶輕輕點了一下提納里的腦袋,笑瞇瞇地說:“小讒鬼,快去把碗筷擺好吧!”不一會兒,祖孫兩人便坐到了院里的小藤桌旁,夏夜的風為在暑熱中翻騰的阿如村帶來了些許的涼爽,提納里捧著碗里的蘑菇湯,小心地吹著,那副急切地樣子惹得奶奶輕笑出聲。

    “小讒鬼,耐心等等湯就會涼的,它又不會像蝴蝶一樣張開翅膀跑掉!闭f著,奶奶拿來了小湯匙,放在了提納里的碗里慢慢攪拌起來,“小提呀,夏天過去你就長大啦……”還未等奶奶把話說完,提納里就插言道:“對呀對呀,我要長大啦!所以爺爺留下的那把弓箭可以給我了嗎?”,“小鬼頭,知道你最想要那把弓箭,可是你還不夠高,力氣也不夠大呀,要等到你成為頂天立地的大人時,奶奶才放心交給你呢!,一聽到奶奶這樣說,提納里原本因喜悅而高高豎直的耳朵又垂下去了,就連那毛茸茸的尾巴也貼到了地面上。

    察覺到提納里的低落,奶奶將溫度正合適的蘑菇湯輕輕擱置在小桌上,開口道:“居然被你帶跑偏了,小鬼頭,奶奶想說,你長大啦,該去上學啦!薄笆裁!上學?”提納里的大耳朵又立刻豎了起來,激動地說:“上學是什么呀,去哪里上學呀,隔壁的妮露他們都會和我一起去嗎?奶奶你和我一起嗎……”見提納里又恢復了活潑的模樣,奶奶笑著將提納里攬進懷中,說道:“上學當然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啦,去哪里上學的話,這個奶奶可不知道嘍,等你爸爸媽媽回來接你時,去問問他們吧!”,“爸爸媽媽?能見到爸爸媽媽了嗎!”提納里更開心了,從奶奶懷里蹦了出來,差點掀翻桌上的碗筷,“是呀,等夏天結束了,爸爸媽媽就要接你去上學啦,那時候的小提就要成為小大人啦……”

    滿懷著即將見到爸爸媽媽的興奮,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他的胸膛里總像懷揣了一只小兔子般興奮,他等啊等啊,不知道迎接了多少個日出,送別了多少次日落,都沒有見到爸爸媽媽出現在小院門前,漸漸地,他也就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然后呢,然后呢,提納里有沒有見到爸爸媽媽呀!” 小女孩圓睜著自己的大眼睛,焦急地看著媽媽。媽媽輕輕一笑,安撫道:“好好好,別急呀,那天傍晚,提納里……”

    晚風中已然夾著涼意了,提納里也換上了奶奶剛裁剪好的長袖外套,那天他如往常一般告別了好朋友,蹦跳著踩著夕陽回家時,還未走近,便聞到了小院里早已飄出的撲鼻飯香。

    “奶奶,奶奶!”一路叫喊著,提納里推開了小院的門,小藤桌上早已擺滿了許多菜肴,“小提!”奶奶笑著喊了他一聲,“快來看看,爸爸媽媽回來啦!”提納里這才注意到小桌旁站了兩個人。

    “小提!”爸爸走過去將他抱了起來,“有沒有想爸爸呀?”,“可想啦,可想啦,我可想爸爸媽媽了!”說著,提納里鼻頭一酸,“可是你們很少回來看我和奶奶,我都見不到你們……”,“小提呀,”媽媽走過來摸了摸提納里的耳朵,“以后你就可以天天看到爸爸媽媽啦!”!昂昧,好了,快吃飯吧!蹦棠淘谝慌赃呎f著著邊拉開了抱在一起的三個人。那天晚上,蘑菇湯的香味伴隨著歡笑聲飄出了小院,走了很遠很遠……

    第二天一早,爸爸媽媽就收拾好行李準備出發了,提納里也被迫早早地舍棄了被窩,梳洗好后,被父母牽著站在了院子里。奶奶在一旁忙前忙后地還在收拾東西,提納里看了一圈,并未發現奶奶的行李。

    “奶奶,你快把你的行李拿出來呀,我們要出發啦!”聽到小提的話后,奶奶轉過身來摸了摸小提的耳朵,笑著說:“奶奶就不跟著你們去啦,須彌太遠啦,奶奶年紀已經大了,走不了那么遠的路了。小提你要乖乖的,聽爸爸媽媽的話,等你下次來看奶奶,那把弓箭就會屬于你啦!,“好吧,”提納里回答道:“那奶奶自己也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我一定會回來看奶奶好多次的!”,“好……好……”奶奶輕輕摸了摸提納里的小腦袋,揮手送別了那輛揚起一路塵土的汽車。

    途中的風景令提納里驚奇不已,雨林里涓涓的小溪,樹根邊輕輕點頭的蕈子,路上偶遇的旅行者們,都讓提納里的好奇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等到了須彌城之后,提納里又被深深震撼了。

    須彌城因緊挨著雨林地區,城內也呈現出一幅綠意盎然的景象,樹葉交疊之下是鱗次櫛比的小屋,穿梭于街頭巷尾的叫賣聲不絕于耳,提納里手中拿著剛買的糖瓜,注視著城中心的智慧之神雕像,心里也在暗暗發誓,自己也要成為像神明一樣具有智慧的小狐貍。

    教令院的考核是十分嚴苛的,但對于自小遍覽群書的提納里而言,這場測試定然是不在話下,于是他便順利地成為了教令院中的一名學生。

    在爸爸媽媽身邊,提納里生活得十分快樂,須彌城中的一切都充滿著新奇,教令院中新認識的好朋友也都很友善和睦,只是他仍然會在夢中不斷夢見阿如村里那一處小小的院落,夢見夕陽西下時院里飄出來的裊裊香氣和眼睛總是瞇成兩條彎彎月牙的奶奶。提納里總是詢問爸爸,問他什么時候才能回阿如村看望奶奶,這時候的爸爸從如山般的卷宗里直起身子,摸摸他的耳朵,告訴他要再等等,再等等。

    “提納里爸爸為什么不帶著提納里回阿如村看望奶奶呀?”小女孩腦袋一歪,疑惑地看著媽媽,“因為大人們都有自己的職責呀!眿寢尫艘豁摃,“大人們可不像你們這樣自由呀,提納里的爸爸可是大學者,對自己的工作可不能馬虎呢!,“那,那小提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到奶奶呢……”

    提納里的爸爸也并不總是像個機器人一樣穿梭于辦公室和實驗室之間,他偶爾在進行戶外的勘探工作時會帶上提納里一起。提納里跟著爸爸去過許多地方,他們的足跡幾乎遍布了須彌的各個角落,但在提納里心中,他記憶最深刻的是那次深入沙漠腹地的考察。

    在很久以前,須彌的西部并不是一片荒涼的沙漠,那里也曾經水草豐美,鳥兒也會在那里駐足歌唱,但自從一股神秘的邪惡力量從最西部席卷而來,那些舊時輝煌燦爛的遺跡與文明也就被覆蓋在了沙海之下,F在邪惡力量雖然暫時得到了控制,但并未根除,它還一直在威脅著須彌,為了保護須彌和民眾,大學者們必須時刻都保持著警惕,努力去把控這股邪惡力量。

    由于感受到了邪惡力量的異常動向,提納里爸爸的考察便為此而來,小提對沙漠的情況并未有其他深入的了解,他心中最期待的是爸爸答應他可以回阿如村看望奶奶。

    考察隊剛到達阿如村,提納里就快速地跑到奶奶家門口,大聲地喊著奶奶,不一會,那道小院門便敞開了。

    “奶奶,奶奶!”提納里像從前一樣撲到奶奶懷中,卻發現自己已經和奶奶差不多高了,奶奶也柱上了拐杖,“奶奶,你怎么變矮了呢!”提納里扶著奶奶的手,不解地問道!笆切√衢L高啦,小提已經成為小大人了,奶奶也變老啦……”,“奶奶你放心地變老吧,以后我就能照顧奶奶了!碧峒{里驕傲地挺起了胸膛,向奶奶保證道!澳棠桃矔恢迸阒√岬!闭f完,便向院內走去,“奶奶給你煮了你最愛的蘑菇湯,快來,別讓湯涼啦!,“太好啦!”提納里歡呼一聲,緊緊跟在了奶奶旁邊。

    提納里的好心情僅僅維系了一天,第二天時,他在跟隨爸爸前往往沙漠之前還是活蹦亂跳的,卻在考察途中出狀況了。

    出發之前,爸爸仔細叮囑了提納里,一次又一次強調沙海里充滿危險,必須要緊緊跟著隊伍走,提納里滿口答應著,心卻早就飛出了窗外。

    跟隨著考察隊伍的腳步,提納里剛一進入沙漠地區便被撲面而來的黃沙和熱浪給兜了滿頭,連耳朵里也被因被風吹翻,灌進去了沙子,他緊跟著爸爸的腳步,終于到達了遺跡入口。

    第一次實地考察古代遺跡的提納里非常興奮,他拿出自己的留影機這里走走,那里拍拍,不知不覺間便把爸爸的叮囑拋在了腦后。正當他緊緊盯著一處遺址上的古文字進行研究時,一直閃爍著紅色光芒的蝴蝶突然從提納里的眼前飛過!斑@只蝴蝶會不會與邪惡力量有關呢?”提納里在心里暗暗想著,身體不由自主地朝著紅色蝴蝶的方向靠近,這時,腳下的石板突然劇烈搖晃起來,耳邊傳來爸爸的呼喊聲,提納里卻看不到考察隊的任何身影,那只紅色的蝴蝶早已不知道飛往何處去了,提納里的突然感覺頭腦中仿佛刮起了龍卷風般的一陣疼痛,在他失去意識之前,他看到了一個身影朝著他撲了過來。

    提納里再次醒來時,卻發現自己躺在了奶奶的床上,他剛睜開眼睛,便對上了奶奶那充滿擔憂的面龐!罢媸翘昧,終于醒了,小提呀,頭還疼不疼呀?”奶奶端來一杯溫水,提納里小口地喝下,搖搖頭說:“我沒事了,奶奶,你別擔心了!甭犅勌峒{里醒來的爸爸也趕了過來,在確定了提納里完全康復的情況之后,他將自己端來的那碗剛出鍋的蘑菇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提納里!出發時我怎么囑咐你的!你可知道賽諾叔叔為了救你,被斷裂的石梁砸傷了腿!”說完,爸爸生氣地轉身離去。

    還在床上坐著的提納里被爸爸的怒火嚇得愣在了那里,奶奶輕輕地將提納里攬在懷里,說道:“聽你爸爸說,那天在遺跡里可兇險了,當你的爸爸他們想撤離時,卻并沒有找到你,大家可都急壞啦,多虧你賽諾叔叔找到了暈倒在碎石堆里的你,但是自己卻為了保護你受了傷,所以你爸爸才那么生氣的!碧峒{里愧疚地回答到道:“是我不對,我不應該離爸爸他們太遠的,還害的賽諾叔叔受傷了……”說完,提納里抬頭問奶奶:“奶奶,我知道錯了,我要怎么向爸爸他們道歉呢?”

    奶奶搖搖頭,笑著說道:“你知道自己錯在哪了,就很好啦。你爸爸并不是最最想要你的道歉,他是想讓你明白‘責任’兩個字呀!,“‘責任’?什么是‘責任’呢?”提納里不解地問道!鞍职謰寢屗麄兪琼殢浀拇髮W者,保護須彌的民眾就是他們的責任;賽諾叔叔是和你同一隊伍的隊員,而且賽諾叔叔比你有力量,保護你就是他的責任;而你作為隊伍里的一名小隊員,遵守隊伍的命令就是你的責任!,“奶奶,我明白啦!爸爸媽媽和賽諾叔叔他們都把自己的責任放在了心里,是我,是我把自己的責任給忘記了……”,“現在記住也可以呀,”奶奶莞爾道:“你以后還會有很多責任呢,成長的路還很漫長呢,慢慢長大吧……”

    接下來幾天里,由于賽諾叔叔要養傷,他只好在奶奶家住了下來,提納里主動承擔了照顧賽諾叔叔的責任,等賽諾叔叔腿傷差不多痊愈,考察隊的工作基本結束時,返程的時刻也就到來了。

    “小提呀,要答應奶奶,一定好好好長大,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哦!碧峒{里看著奶奶,重重地點頭,說道:“放心吧,奶奶,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好,好,奶奶永遠在這里等著你……”

    在亮燦燦的夕陽籠罩下,小提告別了奶奶,再一次離開了阿如村。

    “媽媽,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嗎?”小女孩看向媽媽,媽媽點點頭,說道:“我們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責任呀,你也有自己的責任哦,長大以后,身上的責任也會變大呢,所以要成長為一個合格的大人才能把自己的責任完成哦!,“嗯嗯!”小女孩鄭重地答應著,又緊接著問道:“那小提會成長為合格的小狐貍嗎?”,“小提呀,他也在慢慢長大……”

    從阿如村返回須彌后,提納里更加刻苦地學習了,教令院的教室和圖書館里總能看見提納里的身影,他給奶奶寫了一封又一封書信,奶奶寄來的信總是香噴噴的,信紙里不是夾著一片新鮮的菩提葉就是曬干的蘑菇傘蓋。他把自己的煩惱和喜悅寫在紙上與奶奶分享,奶奶總是在信紙上畫一個大大的笑臉,堅定地告訴他這都是成長道路上最珍貴的寶石。

    終于,提納里從教令院順利結業了,他歡喜地拿著證書回到家,想要告訴爸爸自己可以回阿如村看望奶奶了,卻發現家中亂成一團,爸爸媽媽都不在書房中了。

    提納里像之前一樣去實驗室尋找爸爸,但他進入實驗室時,往常輕松愉快的實驗室卻一片寂靜。穿著白大褂的學者們面色凝重,提納里大氣不敢喘一下,終于看見了賽諾叔叔,他抓住賽諾叔叔的手,想要一問究竟。

    “唉,”賽諾叔叔嘆了口氣說,“邪惡力量又異動,沙漠突然卷起了強烈的龍卷風,波及了周邊不少村莊!甭牭竭@,提納里心里一緊,“那阿如村呢!”他緊緊抓著賽諾叔叔的手,焦急地問了出來。

    “小提!”媽媽突然過來抱住了他,哽咽著說:“我們先回家吧!

    回到家后,家里的氣氛仍舊很凝重,爸爸緩緩開口道:“我們現在收拾東西回阿如村,先別著急,救援隊的消息還不是很準確!薄澳悄棠棠,那奶奶呢!”提納里喊了出來,爸爸眼圈紅著,告訴提納里說:“我們先回去,現在就回去看奶奶!

    路上的提納里眼睛里一直是含著淚水的,等他們一行人到達阿如村時,卻只看見了一片廢墟,幸存者們滿身傷痕地抱在一起痛苦,提納里找了一圈又一圈,耳朵和手掌都被碎石劃破了,也沒有找到奶奶的蹤跡,烈日下的提納里覺得眼淚仿佛已經流干了,他漸漸感覺到周圍的景物都模糊了起來,接著,他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兩天之后了,提納里猛地睜開眼,便看到了一臉憔悴的爸爸和面帶憂色的媽媽,“奶奶找到了嗎?”提納里緊緊抓住爸爸的手,大聲地問著,“奶奶找到了嗎……奶奶找到了嗎……”,爸爸低下頭,紅著眼眶說:“已經找了三天了,沒有奶奶的任何消息……”,“不會的!奶奶說她會在這里等我的!”提納里緊接著就要出門就去找奶奶,爸爸一把按住他,遞給了他一封皺巴巴的信和一把漂亮的弓箭。

    “這是奶奶幾天前剛寄過來的信,你打開看看吧!

    提納里小心翼翼地把信封拆開,看著看著就已經泣不成聲,眼淚大滴大滴地,將信紙暈染上了一朵朵淚花。

    他小心地把信折好放在胸口,緊緊抱著奶奶給的弓箭,口中喃喃道:“好……奶奶……我會成為像爺爺一樣的大英雄……”

    這一次的阿如村之行是短暫的,等他們回到須彌城時,提納里收到了教令院的委托證書,由于提納里在求學階段成績優異,教令院希望提納里加入學院的教師隊伍中。在這個無數人求之不得的機會面前,提納里婉拒了教令院的邀請,他背上了爺爺留下的弓箭,轉身踏入了雨林的蔥翠之中。

    在去往須彌城的必經之路上,有沙漠,有雨林,沙漠里危機四伏,雨林是守護國家的屏障。如果你在雨林中看到了一只背著弓箭的耳廓狐,不要把他也當作雨林里的珍稀小動物,他呀,可是大名鼎鼎的巡林官提納里呢。

    “提納里最后也承擔了自己的責任,成為了合格的巡林官,”媽媽合上故事書,“每個人在成長的路上都要經歷許多磨損,這些呀,都是被命運贈送的糖果呢。糖果有苦有甜,只有自己嘗過了,才會有自己的收獲呀!薄班培,我也要像提納里一樣,努力去成長為合格的大人!”小女孩信誓旦旦地說!昂美,好啦,”媽媽將故事書放到書架上,拉上了暖黃色的床頭燈,月光這時也悄悄把腦袋探了進來,“晚安啦,小大人!

    床上的小女孩帶著微笑甜甜地睡去,不知道她的夢里會不會出現一只叫提納里的小狐貍呢,或許提納里這時候也在雨林里深深睡去了吧。

    番外:

    在提納里見到那把漂亮弓箭第一眼時,就被深深吸引了。

    他一次又一次地纏著奶奶,希望奶奶將弓箭送給他,奶奶總是笑著搖搖頭,一遍又一遍地告訴他,等他長大了這把弓箭就屬于他了。

    后來提納里在閣樓上讀書時,他無意間翻到了一本封皮早已斑駁的日記本,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來,日記本里飄出來了一張早已泛黃的照片,照片上是年輕的奶奶和一名穿著制服,背著弓箭的男人,兩人緊緊依偎在一起,奶奶年輕地面龐上是從未有過的甜蜜。

    提納里帶著日記本和照片去找奶奶,在澆花的奶奶看到東西后愣了一下,眼里瞬間蒙上了一層霧氣,她捧著照片,笑著對提納里說:“這就是爺爺呀!蹦棠讨噶酥柑峒{里夢寐以求的弓箭,說道:“這就是爺爺留下來的那把弓箭!碧峒{里仰頭問奶奶:“那爺爺去哪啦?”奶奶輕輕翻著那本破舊的日記本,良久才說道:“爺爺是我們的大英雄,他去另一個地方守護我們了……”

    那天晚上,奶奶告訴了提納里好多事情。奶奶說很久之前沙漠那邊還是雨林,提納里的家族就承擔著守護雨林的責任,而爺爺就是一名出色的巡林官,但卻在某次執行任務時為了搭救同伴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后來提納里的爸爸媽媽不止一次提議將奶奶接到須彌城中居住,奶奶說她哪里都不去,就在阿如村看著,看著爺爺守護的東西。

    提納里記得,那天晚上的奶奶一遍又一遍摩挲著那張照片,告訴他:“這可是英雄留下的弓箭呀,等小提什么時候能用好這把弓箭時,奶奶就送給你了……”

    如今的阿如村早已在廢墟上重建,沙海之上仍舊危機四伏,那把弓箭的現任主人也擔負好了自己的責任,只是還是會時常想念那從記憶深處飄散而來的蘑菇濃香。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