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東風(fēng)軟
作者:椰子團團熊      更新:2022-11-03 21:04      字數:1005
    天和風(fēng)日暖,極目晴嵐霄漢遠,紅紫花如翦。垂楊牽恨東風(fēng)軟,嬝娜於人靑著(zhù)眼,望望平波淺。

    相思木琵琶被造出來(lái)的時(shí)候,是沒(méi)有花紋和琴弦的。在那個(gè)時(shí)候,造琵琶的老師傅嫌棄那清瘦的男子給的工錢(qián)太少只夠木頭錢(qián),但又心疼木材名貴,花了三日才把并不完整的她兜頭罩了一塊藍粗布遞給了少年。她還記得那天是個(gè)春天里的好日子,時(shí)和物暢,隔著(zhù)那布都能感受到少年掌心的熱度,他細軟的手指浸著(zhù)汗,微微發(fā)著(zhù)抖接過(guò)了她。

    “小郎君,這相思木可金貴得很,仔細著(zhù)用!”老師傅看著(zhù)這少年抱琵琶有些生疏的樣子,沒(méi)忍住到了喉頭的話(huà)。少年郎君點(diǎn)了點(diǎn)頭,棱角分明的下頜輕輕蹭著(zhù)琵琶的琴頭,猶如和并不完整的她交頸相親。她在少年懷中走過(guò)了一片又一片喧囂,漸漸到了了無(wú)人聲的冷僻處。于是她聽(tīng)見(jiàn)一個(gè)蒼老的女聲叫了“鳴岐”,她猜測這是少年的名。因為這少年郎君雖沒(méi)應聲,步伐卻加快不少,急促的呼吸和胸腔的振動(dòng)讓她覺(jué)得微微發(fā)疼。

    少年進(jìn)了門(mén),把琵琶外面的粗布扯了,恭敬地遞給了病榻上形容枯槁的老年女子。這老邁的女人輕輕用手勾畫(huà)這琵琶的輪廓,口中不忘交代少年“畫(huà)金舞鸞的紋飾罷,弦你阿娘已予你了!钡皇沁@幾句話(huà),這女子已經(jīng)開(kāi)始咳了。后來(lái)近一年,那少年精心繪制圖紋,為她裝上了弦,上了清漆。她在少年手中成了一把完整的琵琶。

    當那女子再一次拿起她的時(shí)候,無(wú)論是含著(zhù)血音的話(huà)還是她無(wú)力的手指只使得琵琶發(fā)出了第一聲微弱的鳴音,都昭示著(zhù)她已經(jīng)是日暮時(shí)的人了!傍Q岐啊……我做了一生巫,沒(méi)有一把像這把這么好!彼蛔〉孛(zhù)琵琶,讓少年為她起個(gè)名。她雖看不見(jiàn)跪在地上的少年凝視著(zhù)她的眸光,也在幾乎一刻的靜默中體悟到鳴岐的慎重。

    “虞竺!兵Q岐抬起頭,堅定地叫出她的名字。這把少年花了近一年朝夕相對、用心制作的她,從此叫作“虞竺”。虞竺無(wú)法看到那個(gè)瀕臨枯萎的女人露出了她此生最滿(mǎn)意也最悲哀的笑容,在衰老之下猶見(jiàn)嫵媚而神秘的風(fēng)情,但是在吩咐少年出去之后,在那個(gè)苦寒的破屋之中,她給了虞竺生命。

    她是女巫,一個(gè)唐代沒(méi)有名字的巫婆。在虞竺第一次睜開(kāi)眼的時(shí)候,見(jiàn)到的是她已經(jīng)消逝的模樣。

    待到虞竺再一次見(jiàn)到她時(shí),已是三十年后了。當虞竺拿著(zhù)自已的本體打開(kāi)了門(mén),第一次見(jiàn)到了那個(gè)少年郎君,并在這三十年間見(jiàn)證并伴隨著(zhù)鳴岐拿著(zhù)這她這把由女巫畢生生命和財富所造的琵琶一步一步由罪臣庶子爬到了宮中太常寺卿的高位,也明白了那女巫原來(lái)是鳴岐的親姨母,一切都離替她心愛(ài)的鳴岐昭雪越來(lái)越近的時(shí)候,虞竺再一次見(jiàn)到了給予她生命的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