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小藝犧牲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4-04-16 00:00      字數:3307
    蚩得知丹國人在抓他們,特意送出城一里路。漪讓他趕緊回去,上次說(shuō)家里還有一位女人,怕他一時(shí)高興非要來(lái)家坐坐或者要來(lái)吃午飯露餡。

    分別后漪拿出玉鐲戴上,舉起手腕讓精細看,第一次相見(jiàn)時(shí)戴著(zhù)的,覺(jué)得他特別喜歡自己戴玉鐲。這里姑娘與女人的另一個(gè)區別是女人戴手鐲,有錢(qián)人戴玉、沒(méi)錢(qián)的戴鐵,姑娘手腕上什么都不戴。精細見(jiàn)玉鐲綠光閃閃,與天上綠色的RF星遙相輝映,說(shuō)人顯得更嫵媚。

    倆人在歡顏笑語(yǔ)互傾愛(ài)慕之情。走著(zhù)走著(zhù),精細在車(chē)內見(jiàn)后面一輛猛車(chē)快速奔來(lái)。漪也回頭觀(guān)望,車(chē)輪子與他們的一樣都行駛在兩軌道曹內,肯定是丹國的車(chē)、一定是齊帶人來(lái)抓他們,隨即快猛揚鞭。

    后車(chē)上的人見(jiàn)狀也加快了速度,有人騎著(zhù)猛快速沖上來(lái)。本來(lái)應該直行,漪不想暴露家的位置,見(jiàn)左邊有條小路旁邊樹(shù)木蔥郁,隨即拉猛左拐倆人跳下車(chē)躲進(jìn)叢林中。

    猛見(jiàn)主人下車(chē)速度逐漸放緩,最后慢慢停了下來(lái)。齊帶著(zhù)人將車(chē)圍起來(lái),卻見(jiàn)車(chē)內無(wú)人,目光落在旁邊的樹(shù)林上,命令進(jìn)去搜。

    倆人躲在里面見(jiàn)齊帶著(zhù)人沖進(jìn)來(lái),隨即往后山跑,腳踩落葉聲淅淅瀝瀝。樹(shù)林有五十來(lái)米,山是巖石山脈有草無(wú)樹(shù),過(guò)了樹(shù)林開(kāi)始上山。剛爬了幾米,由于路滑漪不小心滾落下來(lái),精細忙跑下來(lái)救。

    齊聽(tīng)見(jiàn)聲音迅速沖進(jìn)來(lái),剛追到山腳下正好撞見(jiàn)他們,將倆人圍了起來(lái)。

    齊厲聲喝道:“漪主子,我尋你尋的好辛苦,跟我回去吧?外星人識相點(diǎn)走開(kāi)!

    精細忙將漪拉在身后說(shuō):“她是我的女人,你們不能抓!

    “你偷了丹汗的女人恬不知恥,不想為難你,有多遠滾多遠!

    “我在此,看你們誰(shuí)敢動(dòng)她?”

    齊唰地拔出劍,不識相別怪不客氣,舉起劍照著(zhù)精細頭頂劈下來(lái)。精細護著(zhù)漪正欲躲閃,只見(jiàn)一道白光閃過(guò),劍咣當一聲斷落在地。齊握著(zhù)劍柄愣怔地看著(zhù)不知道咋回事?手下五人有的拿著(zhù)戟有的拿著(zhù)矛也不知咋回事,是否外星人施的法術(shù)?

    “精細,快跑!

    “小藝!”

    “妹!”

    精細回頭望去,見(jiàn)小藝手拿著(zhù)激光手槍正從山上快速沖下來(lái),在這深山里尋找他很多天了,這會(huì )正好撞見(jiàn)。精細手牽著(zhù)漪欲逃,見(jiàn)她腳崴了難行走,一把將她抱起往山上跑。

    精細步伐大,漪雖然不太重,只有地球重量八十來(lái)斤,但在此也是一百多斤,抱著(zhù)上山不太容易,沒(méi)走多遠氣喘吁吁汗流浹背。齊看明白了,不是外星人有啥法術(shù),是有人救他們,命令放箭。射手彎弓搭箭,正準備射擊時(shí)卻被倒下的樹(shù)木遮擋腳步與視線(xiàn)。

    小藝不想傷害他們,激光槍只是照著(zhù)樹(shù)木掃射,只能延緩他們追擊卻不能阻擋。匯合后讓精細帶著(zhù)人先撤退,自己在后掩護。山上沒(méi)有樹(shù)木,只能照著(zhù)腳下的巖石射擊,隨著(zhù)“砰砰”山崩地裂聲音,碎石開(kāi)始往山下滾落。正準備后撤,被一箭刺中胸膛倒下。

    精細見(jiàn)狀放下漪過(guò)來(lái)救小藝,拿起激光槍燒斷后背箭頭拔出箭,沒(méi)有血流出,由于大氣壓力大,地球人在這受外傷基本不流血。見(jiàn)左邊有塊巨石拿起激光槍射擊,“砰”的一聲巨石粉碎滾落。齊與士兵忙著(zhù)躲避滾落的石頭,延緩了追擊步伐。

    小藝手從兜里摸出定位器遞給他,奄奄一息地說(shuō)“我不行了,你們快逃。飛船就在頭頂,找空地發(fā)信號!本毐称鹚,漪一瘸一拐的、三人艱難地往山頂逃。精細邊逃邊回身射擊山石,阻擋追擊人。

    好在山不太高,山頂是兩座大山間的峽谷,有條小路貫通其間。峽谷上怪石嶙峋兀突,漪帶著(zhù)他們往怪石林立處跑,然后準備用激光槍封路。這一段是下坡路有一百多米,右邊是山崖,在這激光槍不起作用。精細背著(zhù)小藝、手牽著(zhù)漪剛走了二十來(lái)米,追兵就越過(guò)了山頂向他們奔來(lái),距離也越來(lái)越近。漪怕他們放箭用身體遮擋著(zhù)精細,手扶山石趔趄后退的同時(shí)也在拖延時(shí)間。

    “你們聽(tīng)好了,我與外星人已經(jīng)成親、是他的女人。你們非要抓我,我就跳崖!

    “你值一百程領(lǐng)地死了可惜,跟我回去復命不殺外星人?”

    “你們已經(jīng)射殺了一位地球人,現在生死不明,即便如此人家也不想傷害你們。否則斷的不是劍,而是你們的身體!

    “沒(méi)辦法汗命難違,丹汗的命令是不管你男人死活,別逼我!

    “他那么多女人,要我這破舊的身子干啥?你們回去復命,我已經(jīng)懷了地球人的孩子實(shí)難從命,他知道也會(huì )放過(guò)我們的!

    “放不放是他的事,抓不抓你是我的事!

    由于這段路狹窄難行,強行抓捕怕她真跳崖,齊只能默默在后跟著(zhù)尋找下手機會(huì )。不知不覺(jué)中來(lái)到怪石處,精細喊著(zhù)“后退臥倒”,用槍照著(zhù)身后頭頂射擊,“轟隆”一聲山石塌陷將路封死。

    手下人問(wèn)咋辦?齊望著(zhù)山石沒(méi)辦法,認為他們應該住這附近,帶著(zhù)人回到原處。來(lái)到漪的猛車(chē)旁靈機一動(dòng),都說(shuō)老猛識途,看著(zhù)前面沒(méi)路,讓人趕車(chē)返回不管它讓其自己走,其他人在后面跟著(zhù)。

    猛車(chē)默默地來(lái)到他們居住的山腳下,旁邊是玉米地、突兀的山角下還搭建有猛廄,里面有猛料槽、地下散落著(zhù)糞便。齊認為他們就住在附近山洞里,命人查找。果不其然,沒(méi)多久就找到了山洞,里面還有羊。齊一臉奸笑,放羊女什么時(shí)候都忘不了老本行,命人隱藏好猛和車(chē)輛躲在山洞里,他們總要回家。

    精細一路翻山越嶺、劈荊斬刺,不是走老路回去的,而是從居住的山背面上山。沒(méi)回家,天黑后登上成親的山頂發(fā)信號點(diǎn)火。

    飛船收到信號立即下降高度,看見(jiàn)火堆降落在山頂。英麗緊急搶救,無(wú)奈還是晚了,小藝已經(jīng)犧牲。漪撲向她痛哭流淚,掏出懷中小藝的畫(huà)像,一直把她放在心口上,還盼著(zhù)回地球與她同居一室成一家人呢,更期待著(zhù)她教自己維修飛船,不曾想剛見(jiàn)面人就死了。

    志遠與金晶都有些埋怨金波,沒(méi)明確萬(wàn)不得已定義,像這種危及生命的情況下應該可以開(kāi)槍自衛。金波有些自責更痛惜與愛(ài)戀,小藝為了將女兒身奉獻給自己守身四年,才剛剛成為半個(gè)女人、沒(méi)留下一兒半女就犧牲了。精細認為小藝犧牲的很高尚,傳遞著(zhù)地球人珍愛(ài)和平的信息,為移民爭取了廣泛的群眾基礎,報告了這段時(shí)間的經(jīng)歷。最后眾人一致同意將小藝埋葬在她本該成親的地方,認為她不光是地球的一名戰士,也是RF六星球人類(lèi)的一員。

    英麗拉起漪為她治傷,人死不能復生、安慰她節哀順變,完后讓他們去洗澡換換衣服,飯后早點(diǎn)休息。

    倆人洗完澡,漪穿上小藝的衣服合身,就是褲襠下沒(méi)有內扣不知如何方便?精細把她帶到衛生間,教她如何使用大小便器,以后生活在飛船上,再不用她艱辛勞作。

    吃完飯倆人躺在床上,心頭難受輾轉難眠,漪還在默默流淚。

    “小藝是為了保護我們死的!

    “她躲在飛船內被發(fā)現后我不同意她留下,不曾想兩次冒險救我,最后英勇就義!

    “這么舒適的床,要是她在我倆各躺兩邊,依偎在你身旁入眠,是多么溫馨美滿(mǎn)的家庭啊!

    “我心頭很難受,跟你一樣也想哭!

    精細朦朧中剛睡著(zhù),被她的話(huà)語(yǔ)吵醒。

    “我想回趟家?”

    “回去干啥?”

    “羊在圈里一天沒(méi)吃草,這會(huì )肯定餓的咩咩叫,把它們放生!

    還有兩個(gè)意思她沒(méi)說(shuō),家里放有兩千多文錢(qián)想拿回來(lái),再者這一別以后再也不回來(lái),想最后看一眼家做個(gè)告別,里面充滿(mǎn)著(zhù)溫情回憶令人戀戀不舍。

    精細認為家離出事地很近回去有風(fēng)險,思考片刻帶她來(lái)到駕駛室,駕駛臺后左右都有輔助操作臺,有些操作培訓過(guò),他和志遠都會(huì )。

    打開(kāi)電腦啟動(dòng)通訊聯(lián)絡(luò )放飛直升機,飛船尾后一艙門(mén)開(kāi)啟,圓盤(pán)狀直升機升空、同時(shí)環(huán)視四周。選擇正前山下方向、輸入離地面一百米飛行,直升機順著(zhù)山坡飛下去。

    看見(jiàn)洞口點(diǎn)擊進(jìn)入,直升機沿著(zhù)洞口飛進(jìn)去。畫(huà)面讓倆人心驚肉跳,里面篝火熊熊,齊在他們床上呼呼大睡、旁邊橫七豎八地躺著(zhù)幾個(gè)衛兵,這要是回去自投羅網(wǎng)。

    點(diǎn)擊羊圈處,直升機靜靜地靠過(guò)去懸浮上方。選擇垂直機械手,三爪抓手伸出來(lái)對準垂直門(mén)栓上拉,門(mén)被打開(kāi)。羊早餓的咩咩叫,在里面亂撞想出來(lái),不一會(huì )門(mén)就被撞開(kāi),八頭羊出來(lái)后向著(zhù)山洞口往外跑,里面的人卻沒(méi)有任何察覺(jué)。

    精細剛想收回直升機,卻被漪攔阻。

    “錢(qián)也帶回來(lái)!

    “沒(méi)用不要了!

    “還要去嬴集,帶著(zhù)有備無(wú)患!

    “在哪放著(zhù)的?”

    漪指著(zhù)墻壁一洞口。精細又把直升機靠過(guò)去,選擇側面機械手點(diǎn)擊取件,抓手將哥給他們的布口袋取回。

    這一系列操作讓漪目瞪口呆,最后深情地望著(zhù)他們初戀的地方,與生活了近六十天的家告別。欣慰的是錄像能保留,以后回地球可以經(jīng)?纯,這里是這個(gè)星球令她最難忘最眷戀的地方。

    第二天天亮后,眾人將小藝下葬,并用地球與當地兩種文字立碑:“小藝生于地球公元10004年6月8日上海,卒于RF六公元241年308日,享年地球年21歲、RF六年11歲。為了地球移民,為了在RF六星球上實(shí)現和平,小藝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完后飛船直飛嬴集。

    齊等一晚上沒(méi)見(jiàn)人,天亮后看見(jiàn)飛船從山頂起飛離開(kāi),認為漪已經(jīng)逃離,帶著(zhù)人回金歌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