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四十六章:盼君繼位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4-04-16 14:16      字數:3543
    謀拉著稷與太星的尸體回到鄴都。這場戰爭稷國只死傷一萬多人大獲全勝,但這二人死了突然間增添了變數,盼君太小其大又不在,萬一眾星們不服又該如何?最關鍵的是媛依的態度,好在她只有一顆星。

    媛得知椎心泣血泣不成聲,唯一最親的倆男人同時陣亡,打下的江山又有何用。謀勸慰不是悲痛的時候,國事千頭萬緒,當務之急是趕緊確立新汗,這么大的新國家不可一日無主,丹國有幾個藩屬國擁有一定數量的軍隊,應該趕緊派出使節去安撫,新汗更要盡快登基,國葬只有往后拖。

    媛擦干眼淚,表示按照稷汗意思辦,有遺照在誰也不敢咋樣,稷國世襲制度沒有明文規定外孫不能繼承汗位。還是有人冒出些微詞,這豈不是社稷交給了外人來統治?媛表示外孫不是外人,稷汗的六公主蘊所生、血脈里流淌著他的血液。謀認為稷國向來不拘泥陳腐,既然稷汗欲傳位地球人自然有其道理,這個時候立場不堅定豈不是重蹈丹國政變之覆轍?

    見無人再反對,倆人帶著眾人直奔地球村而來。幸虧她深明大義當機立斷,也幸虧稷死前立有遺照,否則會帶來天大的麻煩,弄不好剛統一的江山又分裂成幾國。

    路上眾人合計著,鄴都山陬海澨已經不適合作為新國家的行政中心,遷都之事迫在眉睫。鷹國是酋保行政體系便于管理,丹國是藩屬制容易生亂,都城只有遷往金歌,便于政令暢通人員往來與中央集權的穩固。

    蘊得知后有些不情愿,夫君不在覺得自己做不了主,況且盼君一旦入主宮內,自己只有跟著輔政,金波肯定不會去當太汗的,夫妻間豈不是要分離?

    媛依說:“我知道你的心事,若不愿意在宮內生活,把盼君交給我即可?”

    蘊說:“夫君不在這么大的事不便做主,等他回來再說?”

    謀道:“等不起,拖久了容易引起諸邦分治造成動蕩,宮內更不會平靜,只有地球人統治新的國家才能誠悅各方?”

    媛依說:“你要顧全大局,為了新國家的長治久安,盼君必須即刻登基繼位,葬禮后遷都,地球村隨行!

    蘊聽如此說只能同意。眾人帶著盼君回宮,倉促舉行登基儀式,昭告天下新汗繼位,頒布安撫政令兩國牧民同等國民待遇,原酋保各司其職人員不變,兩國宮內人員領取遣散費就地解散,殘余軍隊士兵交出武器回家,然后派出使節綏靖各藩屬國,承諾原有世襲制度不變。由于措施及時得當,天下太平無事,接下來處理兩宮人員。

    在金歌汗宮內,酈依帶著宮內人員兩百多人在排著隊,等待登記領取安家費。最前面二十來人是丹汗的后宮遺孀,個個風姿卓韻楚楚動人,緊隨其后的是宮女,個個仙姿玉貌乖巧伶俐,最后是閑雜人員有男有女。所有人都耷拉著腦袋情緒沮喪,即將告別生活已久的故地,從今開始落難為民,要靠勞動養活自己,國破家亡前途迷茫。

    領了錢的女人們離開時三步一回頭,望著新建的宮殿戀戀不舍,嫁出去的女姨家不能回、婆家沒了,天下之大不知哪有容身之地?男人們都六十多歲有家室,兒星戰死留下一堆女人娃娃在家,不得不重新謀劃新的營生以養活家人。

    在嬴集情況一樣,懿依帶著后宮佳麗離開前失聲痛哭。這些女人歲數都偏大,養尊處優慣了早已喪失勞動能力,以后不知咋生活?殷的兩位妃還沒圓過房、進宮才一年多,也成了小寡婦只有孤老終身。

    遣散情景令人心酸傷感不已,情消亡憶朦朧,兒女亡君汗別,無所依無所靠,無家歸無處去,是這些女人此時此刻的真實寫照。但她們應該有所慶幸,不像金歌淪陷時燒殺搶掠,起碼還活著,也沒淪落為奴隸被人奴役。

    臨別前稷國安撫人員告知以后再也沒有戰爭,她們跟稷國人一樣待遇可以重新嫁人,可整個國家男人死了一大半上哪去找?稷國的政策鼓勵男人娶為國捐軀的寡婦,在稅負上給予優惠,是指為稷國捐軀的不包括她們在內。

    三天后宮內搭起靈堂,稷汗尸體擺放正中供天下人祭奠吊唁,太星資歷與政績不足以令天下人緬懷,尸體擺放在后臺。媛帶著蘊及盼君著黑色孝服守候靈前,按照當地習俗靈堂搭設后三日內必須入葬,稷國普遍通行土葬與水葬,水葬將尸體丟棄在鄴河里隨著河水入海。

    帳篷外排起了長龍,稷國人都懷念他,在位二十年期間賦稅徭役均有所降低,尤其寡婦們很感激他,命運得以從此改變。各聯邦藩屬國也派人前來吊唁以示臣服,一時間整個鄴都車來猛往一派繁忙,卻被喪葬的悲傷氣氛籠罩著,迎接新國家的誕生首先是葬禮令人哀嘆。

    英麗認為地球村人應該去祭奠與之告別,不管咋樣人家為移民聯姻有所貢獻,人也得到了他的照顧,再者畢竟是金波的丈人?精細說啥也不去,不光是為了漪,覺得此人殘暴毫無人性,違背承諾將地球武器用于侵略戰爭,不過是個流氓而已。

    英麗只有帶著志遠的五位與金波的三位夫人前往。

    稷躺在棺鋪上面目平和,身穿鎧甲頭戴鋼盔。戎猛一生平定天下,卻在當日死亡,功過是非各方褒貶不一。地球上歷代君王也都如此,哪有一位是正人君子的,秦王嬴政橫掃六合中也斬殺了幾十萬人,焚書坑儒、嚴刑酷法、橫征徭役也是暴君。從這點上看稷算得上該星球的一代天驕,畢竟統一天下結束戰亂,尤其將汗位傳授給地球人,為以后施政與建設掃平了很多障礙。

    第三天入葬,天葬臺在稷山次峰上。幾十年沒舉行過天葬,二十年前稷的大汗死后舉行過,上山的路早已充滿荊棘藤條,士兵們在前面開道,衛兵抬著倆人尸體艱難地攀登,六個小時后才到山頂。這里海拔五米高,臨其境如入天際,云海在腳下翻滾漂浮,遠眺峰巒疊嶂萬里江山如畫。

    天葬臺是一直徑兩米的磐石,二十年前為了天葬稷大汗專門打造的,上面還殘存著他的遺骸,風吹日曬早已風化為渣,腦骨輪廓依然可見。將倆尸體放置其上,媛將裹尸的篷布揭開,用露水為其凈身后隨眾人一起回避。

    這里天上的鳥類比地球的大種類也多,大的山鷹與神雕有四五十公斤重,展開翅膀近五米寬。不一會各種鳥類驚叫著落下來,山鷹喜歡吃內臟,一口啄下去開膛破肚,將腸子叼出來瘋狂掠食。神雕喜歡吃眼珠子,然后從眼眶子處吸食腦髓,天空成群的小鳥盤旋如烏云蓋頂,等待著進食殘渣,景象令人嘆為觀止。

    在丹國流傳著這樣的傳說,涅槃被逼走后,逃至單鹿的深山中與山鷹為伴,每天騎著它采集野果為生,思念孩子時在樹葉上寫字靠它飛燕傳書。涅槃臨死前交代山鷹讓它把自己的尸體吃了,這樣靈魂升天可以隨時俯看自己的孩子們,天葬就這樣在丹國興起并流傳開來。

    兩具尸體一個多小時即被鯨吞完,稷與太星隨即升天,可以俯瞰他們打下的江山后來發生的驚天變化,與涅槃不同的是大子倆感到的是欣慰。

    這些天來漪一蹶不振,精神萎靡神志呆滯,雙眼暗淡無光面如死灰,一天比一天憔悴。雖然這顆星球的女人堅強,但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所生的四個孩子都相繼慘死,尤其這次的打擊最大,倆孩子同時死在面前。

    精細咋勸都沒用,就想讓她能重新懷上孕,可是咋努力都沒用,躺在床上不是哭泣就是看著照片發呆。照片是他陣前拍攝的,本想為她帶來些慰藉,不曾想卻讓她深陷悲痛中不能自拔。

    這天精細正在組織搬遷,學校與醫院及地球村遷移金歌,東西裝好后交代他們先行自己回家看看。剛準備往回走,小夫人驚慌著來報漪不見了,衛兵搬家收拾東西時發現床頭留有一封信。信紙里面夾著一塊玉鐲,精細急忙看。

    “親愛的精細,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不在人世了,我走了去找孩子們,全家在召喚著我。我們的孩子夭折時就閃現過這個念頭,得知永遠不能再生孩子變得越發強烈,出于對你的愛戀一直沒能成行,當看見倆孩子漂向遠海時我去意已決。這塊玉鐲是我們愛情的見證,你留著作紀念、關鍵時能應急,我們就是靠它度過的難關。地球人就要到來,若見到公婆們不要跟他們提及我,就當沒我這個人,不能為你生下一兒半女、屈辱從嫁多人無顏面對,得知我的事會在他們內心留下陰影。另外,箱子里有我積攢的八千文錢,轉交聯妹留作家用──深愛你的漪絕筆!

    精細看完帶著衛兵騎上猛,順著鄴河下游一路呼喊著直奔而去。最后在五十公里外河轉彎地發現漪漂在回流處,衛兵將其打撈上來人卻早已死亡,不是被水淹死的,頭部與身上傷痕累累,應該是被石頭不斷撞擊而亡,手里緊握著珩和殷的兩張照片。

    精細見狀悲傷不已淚如泉涌。漪為了救他把全家人性命搭了進去,用乳汁喂養他,放羊耕耘農作物養育他,移民如此順利也功不可沒,向往已久的地球不能成行,就想過和平安寧的生活,如今實現了卻不聲不響地走了。精細將玉鐲重新為她戴上后投入河水中,騎著猛獨自一人陪伴她歸海。

    RF女神死了,舊時代就此結束,新時代已經開始。不久艦隊歸來,頭批十艘一千人,帶來了設備開始建設新的家園。這顆星球從此徹底告別了戰亂野蠻與殺戮,以嶄新的風貌存在宇宙中。

    RF六美麗的星球夢想的家園,總有一天我們會到達那里。

    全書完,感謝讀者閱讀并雅正。若三十年后作者還活著,請看下一部《沖出銀河系》,講述飛船降落在仙女座M32星球三的故事,一定會顛覆你的認知震撼你的視覺,這種書幾十年才能寫完。

    作者一生致力于完成的宇宙三部曲,《美麗的烏托邦》、《沖出太陽系》、《沖出銀河系》,目前完成了兩部,最后一部最難,如果能完成也在該網站首發。

    作者張永明,2023年11月15日完稿于成都,電話13880470292,歡迎來電交流。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