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笑臉補丁
作者:汶陽月      更新:2023-03-08 19:08      字數:2725
    “李窗花!李窗花!”

    和她一起在后廚工作的同事著急忙慌的沖了進來,連手里的花生油都忘了放下!澳憧烊タ纯,你媽在門口找你那!”

    “?”怪不得今天自己右眼一直跳。她眉頭一皺,“嬸子,你幫我炒一下這個菜,我很快就回來!

    “好好好,你去吧你去吧!”張嬸接過她的大勺,還不忘朝門口瞥一眼。

    門口站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抱著一床粉紅色的被子,油膩凌亂的頭發順著寒風的方向一縷兒一縷兒地舞動著,身上的灰棉襖打著幾個顯眼的粉色卡通補丁,在棉襖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補丁的周圍也起了毛——張嬸記得三年前來的時候她似乎就穿著這個棉襖。

    “媽,你怎么來了?”李窗花鼻子一酸,“這里有風,咱往那兒靠靠!彼哪赣H的手里接過被褥,拉著她往墻邊走去!皨,你們又吵架了?”

    “唉……”她拖著腿跟著女兒走向墻邊,身上終于暖和了一些——至少沒有寒風從補丁的漏縫里鉆進來!澳闵┳铀蛔屇愀琊B我了!

    他們曾經約定好,母親輪流撫養,一家子半年。

    李窗花無奈的用手腕揉揉太陽穴。果然,最近村里開始拆遷,常年和母親不和的大嫂開始想新辦法來搜刮母親最后一點財產了。

    如果母親連這點財產都留不住,選擇轉讓給了大嫂他們家,那以后……她甚至都不敢想下去。

    “媽,你聽我講!彼檬趾鷣y的在圍裙上抹了一把,“俺嫂子這就是看上你的房子了。你拆遷會有兩套房子,對吧?你一定要寫自己的名字,將來實在不行,你還可以賣一套房子,我們去養你!

    由于疫情的沖擊,原本負責開大車養家的老公失去了工作,生活可以說是捉襟見肘。李窗花已經五十多歲,有嚴重的靜脈曲張,但為了維持這個家庭的生活開支,她四處應聘,終于來到這個小廠子里負責給廠里的人做午飯。

    雖然站著的時候腿總是疼的不行,但一想到每個月還能領一定的薪水,并且在這里還有人給交著保險的時候,她總是會覺得生活還是充滿了希望。

    她對自己母親的感情也很復雜——母親從小就不喜歡她,只喜歡自己的哥哥,因為他是個男孩,能“傳宗接代”。有好吃的先給兒子吃,有錢先給兒子花。

    父親很疼自己,可是父親卻在十幾年前去世了。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這句話從來不是說說而已。

    看著沉默的母親,她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媽,你放心,我可以立下字據,我絕不會來分你的財產!崩畲盎ㄓ行┘,“媽,你可一定一定要留住自己的房子!”

    “好,好……”一聽女兒不會要自己的房子,她的表情一下子舒展開來。

    “你在這里一等,”李窗花見母親終于答應了下來,以為她終于醒悟過來!拔胰フ垈假,我帶你回家洗洗頭發洗洗澡,順便換身衣服!

    匆匆請完假回來,看到母親還在角落里乖乖呆著,李窗花的心里突然有些難過。這么大把年紀的人了,還要在大冬天的為了生活來求自己的孩子。

    “走吧,媽!彼称鹉赣H,找了個袋子提著被,忍著左腿的劇痛一步一步的下了樓梯。

    “等著有錢了,一定要把腿上的靜脈曲張做手術去掉!

    下樓的時候,李窗花這樣想。

    回到新租的平房,她把母親安置在唯一一個有爐子的臥室,還特地添了幾塊煤。

    “媽,你在這里暖和暖和,我先出去買點東西!

    “好……”她聲音顫顫巍巍的。

    那兒是全家最暖和的地方,母親走了這么久,也該凍壞了。

    李窗花來到集上,轉了一圈,終于找到賣棉服的攤位。

    “老板,這件棉服多少錢?”李窗花捏捏其中一件棉服。衣服材質是立絨的,也很厚實,穿著一定很暖和。

    “一百五!睌傊魈а劭纯匆路,搓搓手,“很暖和的,是這里最好的棉服!

    一百五十塊錢確實有些貴,畢竟自己身上的棉服才八十。那棉服還是前幾年買的,近些年物價漲的厲害,她舍不得給自己買。

    她咬咬牙,從上衣口袋摸出一張五十元,三張二十元。

    難道自己只有一百一十元了?

    她打開手機——是女兒用剩下的手機,不知是因為冷還是難過,手有些顫顫巍巍的。

    打開移動數據,打開微信錢包。

    還好,還有一百塊錢。

    “老板,我給你一百一,微信轉你四十,行不?”

    “行行行,”攤主拽下一個塑料袋,熟練的包裝起來,一手接過錢,一手遞過棉服。

    “微信收款,四、十、元!

    轉完賬后,李窗花連忙關上移動數據,隨后拿起棉服,逃也似的離開了熱鬧的集市。

    這幾天,又要少買點肉,少做幾個菜了。

    不過,老太太應該會開心吧?就當是送給她的新年禮物了。

    這么想著,她的心里似乎好受了些。

    “媽——來洗澡吧!”到家以后,她關上家門,朝著母親的房間叫了一聲。

    “好……”

    她走到洗手間,將家里暖瓶里所有的熱水倒進洗澡的大盆里,關上門。

    熱氣蒸騰,鏡子也在一瞬間變得模糊不清。

    洗完澡之后,母親整個人的精氣神很顯然好了很多。

    她想要給母親換身衣服,里里外外都換了,除了那件灰棉襖。母親執意不換,她也不好勉強,只好讓母親拿上衣服,等著想換的時候換上自己買的棉服。

    母親的頭發濕漉漉的,李窗花怕她一出門凍著,又拿來吹風機給她吹吹頭發。

    給母親吹著頭發的時候她忽然想起,母親從來沒有這么對待過自己。

    小時候,都是父親給她擦頭發,吹頭發,母親從來不管她,或者說是……從來不愿管她。

    李窗花撇撇嘴。算了,都是過去的事了,自己還是不要小肚雞腸了。

    畢竟母親現在也醒悟過來了,不是嗎?

    剛吃過午飯,母親有吵吵著想要回哥哥家。李窗花執拗不過,只能叫張晉國從工地上回來,開著那輛小破面包車把母親送回去。

    “媽,等著我給你洗洗,這個被子等著下次輪到我家的時候再蓋哈,現在有點臟了!

    臨走時,李窗花把那床粉色被子留下,給她換了一床家里洗過卻沒再用過的新的粉色被子。

    時間又過去了好幾個月,立春的某一天中午,她想著母親這么久沒聯系自己,自己也應該去聯系一下母親了。

    “喂,媽,最近挺好的?”電話響了好久,終于接通。

    可電話那頭卻遲遲沒有聲音傳來。

    “嗯……”電話那頭母親的聲音像是做了什么錯事,支支吾吾的。

    “媽你怎么了?怎么不太對勁?”李窗花把頭歪向窗外,想要聽清楚母親的聲音。

    “嗯……”母親沉默了一會兒,“我,我,我把房產一套留了你哥的名字,一套留了孫女的名字……我,我,我……”

    李窗花拿著手機,一時間無言以對。

    “媽,你……你怎么能這樣?我都說了我不要你的房子,你為什么斷了自己的后路???”

    “我沒給你那個嫂子房子!我沒給!我就是給你哥,我……”母親也在極力為自己解釋,可解釋解釋著,自己也漸漸沒了底氣。

    “不是媽,你為什么……”李窗花的話卡在了嗓子眼兒。

    她突然記起來,那件母親不肯換的、破的不能再破的灰棉襖是哥哥在十幾年前買給母親的。

    那時候哥哥還沒結婚,父親還沒有去世,這個家還沒有變得如此失衡。

    想想自己這些年所做的一切,李窗花突然覺得自己渾身失去了力氣,像一條在陸地上掙扎的魚,張張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母親耳背,并沒有聽清她說了些什么,或者說,也并不想聽清她說了些什么。

    就這么安靜了幾秒,李窗花顫抖著掛了電話。

    她還記得,當初母親離開自己家穿著那件棉服轉身的時候,她看到母親背后的正中央,打著一個笑臉補丁。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