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十章 夕陽
作者:是檸檬君吖      更新:2024-02-09 00:48      字數:3053
    時間轉回到幾分鐘前。

    此時的余汐琳已經跑出了那片農家樂的范圍,周圍都開始貧瘠荒蕪,看著有些湍急的河流,她越發著急,腿更加沉了。

    “不對,不對勁!笨粗愤叺碾s草,她停下來腳步,大口喘起氣。

    “不應該,不應該啊,不應該沒找到啊!迸肽檬謾C看看楊清塵有沒有信息才反應過來自己根本沒帶手機。

    余汐琳瞪大雙眸,身體還在因為劇烈運動發抖:“失策啊,現在怎么辦?”

    太陽快要下山了,天空已經開始有暗淡的橙光。

    “冷靜!庇嘞张牧伺哪,冰涼的雙手刺激著滾燙的面頰,她腦袋清醒了不少,仔細回憶起來。

    “不是這里,在上游,確實不是這里!迸劬σ涣,終于想起來了,“那就在楊清塵那個方向!

    氣還沒有喘順,余汐琳猶豫地看著后方的路,現在要不要過去呢?

    其實在他那里就不著急了,這種情況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何況這可是未來的心理學家,自己過去說不定還能搗亂。

    不是說不得能搗亂,是肯定會導致蘇苓語的情緒波動更不穩定,與其這樣,不如給他們兩個提供一個獨處的空間,等蘇苓語情緒穩定下來再去看看。

    而且蘇苓語有很敏銳的直覺,得做出符合當下自己可能做的事情。

    以自己以前不靠譜的性格,應該會給蘇苓語帶點什么東西?帶點跌打藥什么的?還是帶點吃的?

    反正要回家拿手機,好像家里有一個收拾好的秋游包,直接帶那個吧。

    余汐琳一下從慌亂的情緒中解脫出來,甚至有心思想一些別的東西了,剛剛因為太過著急,導致自己兩個時間的記憶交錯起來,十分混亂。

    她轉身慢慢的往回走。

    徹底冷靜下來后,余汐琳開始思考原因。雖然現在腦海里占大部分的還是現實里的記憶,但是思維還是前世那個時間段的,這導致了遇到一些急事,記憶會和思維打架。

    其實她可以很輕松的把前世和現在的兩種狀態分離,只是為了掩飾,她并沒有徹底分離,大多數時間是以現在人的身份看前世的記憶來應對事情,所以這兩種狀態是混雜在一起的。

    與其這樣還不如直接將這兩個狀態徹底分離,余汐琳想著想著笑了笑,怎么搞得跟精神分裂一樣。

    算了,精神分裂就分裂吧,總比再次出現今天這種情況強。

    總之回家再思考這種問題,先解決一下目前的情況:高中還沒有下課,輿論雖然正在發酵但并不會太嚴重,蘇苓語和楊清塵在一起,但自己處理輿論需要找楊清塵。

    對于蘇苓語現在這種情況,余汐琳還是有些心疼的,但是處理事情實在是太緊急,越拖越難辦。

    半個小時后再去找他們吧,算了一下時間,她最終決定先回家拿手機。

    ……

    時間來到半個小時后,余汐琳帶著回家拿的手機和一些奇怪的東西走上了尋找他們兩個的道路。

    她拿到手機時,上面只有楊清塵發的一個字——安,余汐琳思考了一下還是發了信息問他可不可以過去,但是他沒回信息。

    沒回信息至少證明現在蘇苓語還是安全的,但也不是特別安全。

    “還是很擔心蘇苓語的!彼m然早就在心中模擬出面對各種危險情況應該怎么辦,但還是有些擔心。

    順著河流往上走,余汐琳緊張地盯著路的盡頭,終于,那里出現了兩個人影。

    仔細地看了會情況,好像坐在地上,看起來挺安靜的,她突然覺得自己跟個偷窺狂一樣。

    “要不要過去呢!庇嘞摘q豫著拿出手機看看有沒有什么消息,手卻一滑。

    她驚慌地看著手機砰地掉在地上發出了一聲沉重的響聲。

    嗯,有點尷尬。

    空氣安靜了幾秒,余汐琳一邊看著盯著自己的兩個人一邊緩緩蹲下身拿起手機。

    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可以預料的范圍了,她瘋狂在內心咆哮著。

    “熟人啊,挺巧的!弊罱K,余汐琳尷尬著說出了經典臺詞并朝著他們兩人走了過去。

    三個人面面相覷的等了一會,大腦都快速運轉著。

    楊清塵和余汐琳眼神迅速交流了一下,很快岔開。

    蘇苓語眼睛紅彤彤的,手上攥著些紙巾,不過看起來情緒比較穩定。

    “嗯,你跑到現在?”楊清塵問了一句。

    “沒有,我回去拿了點東西!庇嘞仗袅颂裘嫉。

    “你們,怎么找到我的?”蘇苓語疑惑地問。

    “我本來想找楊清塵問點事,突然想到你了!庇嘞照f著說著突然發現了什么。

    “什么事?”楊清塵看向余汐琳。

    “誒呀,你脖子怎么受傷了?”看到蘇苓語脖子上按著帶著血跡的手帕,余汐琳連忙從包里拿出繃帶和碘酒。

    “沒事沒事,我自己來!碧K苓語擺著手說。

    “怎么能自己來呀!庇嘞毡孔镜卦噲D幫蘇苓語包扎好了傷口。

    “你拿了這種東西?”楊清塵都忍不住發出了疑問。

    “我帶了準備秋游的背包有問題嗎?”余汐琳從包里掏出了防潮墊,這一款是不需要充氣的,她直接把墊子打開鋪在地上,“來坐這兒,地上不干凈!

    墊子快速落地,微微飛起來一點后平穩地躺在了地上。

    “?”一向平靜的蘇苓語都震驚了,她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屑坐了上去。

    “感覺一個暑假沒見你變得好荒謬啊!睏钋鍓m伸出指頭戳了戳墊子,有點偏硬。

    “嗯,我也有點這么覺得!碧K苓語贊同地點頭。

    “哪有啊,總不能給我摔出個性格大變吧,哈哈哈!庇嘞招χ卮鹬。

    “感覺你…嗯,我也說不出哪里變了,反正就不一樣了!碧K苓語看著天空沉思了一下,“感覺你現在很亂!

    “?”余汐琳作出驚訝的表情,她快速將眼神移到左上角假裝思考,但背后已經冒了些許冷汗,“哦,你說這個啊!

    蘇苓語太細膩了,根本瞞不過她的眼睛,不過自己現在正好有一個很合適的理由蓋過去。

    “怎么了?”

    “有啥事就和我說!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怎么說呢!庇嘞账伎剂艘幌,“不太好說,本來下午就想處理這件事的!

    “你說想找我問點事的那個?”楊清塵問。

    “嗯,差不多吧,也可能因為最近要主持節目,比較焦慮!

    “到底什么事啊!碧K苓語拉過余汐琳的手。

    “最近總感覺有人對我指指點點的!庇嘞樟硪恢皇种еX袋說。

    “誒呦喂,你這么個風云人物被別人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楊清塵掰掰手。

    “和平時不一樣,感覺,好像和過幾天主持有關,而且很有惡意!庇嘞盏皖^扒拉起蘇苓語的手。

    “嗯?我去問問看!睏钋鍓m拿起手機發了幾條消息。

    楊清塵的眉頭越皺越深,抬頭幾乎有點同情地看了一眼余汐琳。

    “怎么了?”蘇苓語先一步問。

    “你和陶莉玩的怎么樣?”楊清塵猶豫著問。

    “她啊!庇嘞彰碱^微挑,都直接問到陶莉頭上了,難道她藏都不藏一下嗎?

    “還行吧,她爸是我家以前的員工!庇嘞者x擇繞開自己的角度回答。

    “你們自己看吧!贝_定余汐琳能接受后,楊清塵將手機屏幕轉過來,她們湊過去看了起來。

    屏幕上呈現的是陶莉和別人的聊天記錄,是兩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人在對話,內容大概就是講余汐琳嫉妒陶莉,想在表演上場前把陶莉衣服剪了。

    “怪不得!庇嘞锗,怪不得上一世陶莉衣服放在教室里意外壞了別人都在懷疑自己,為此這一世自己還在教室安裝了一個很不明顯的攝像頭。

    其他兩個人把她的話自然理解成了怪不得會覺得有人故意對余汐琳釋放惡意。

    蘇苓語沉默了一下,說到:“這肯定不是你的作風咯,反正我相信你,你想怎么解決?”

    余汐琳思考了一下,倒是在自己的意料中,直接把問題拋給楊清塵:“我應該怎么解決呢?”

    楊清塵領會了她的意思:“那就我幫你解決咯?”

    “改天請你們吃飯!庇嘞账斓亟舆^楊清塵的話!惫,我們怎么搞的像在弄什么特殊交易一樣!碧K苓語捂著嘴笑到。

    “所以她衣服肯定會壞了,你不得準備準備?”楊清塵一邊發信息一邊問,這種情況他也不是沒見過,但還是第一次發生在自己身邊。

    余汐琳挑了挑眉:“有點準備,我感覺到了,應該夠了吧!

    楊清塵低頭繼續擺弄手機,蘇苓語坐在旁邊靜靜看著。

    余汐琳目光在他們兩個之間徘徊,嘴角揚起狡猾的微笑:“你們!

    蘇苓語也沒動地方,就連連擺著手說沒有。

    “都什么時候還打趣!睏钋鍓m笑著懟回去。

    “咱什么時候回去?”蘇苓語看著夕陽有些不舍。

    “晚自習不上了,我好不容易放縱一回不得徹底放縱嗎?哈哈哈哈!庇嘞諒陌锬贸鰜砹闶,“來,一起吃!

    ………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