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走出來(lái)了嗎?
作者:半糖有點(diǎn)苦      更新:2023-04-15 16:51      字數:3337
    朵朵今天又沒(méi)來(lái)上學(xué)!

    張喻騎著(zhù)一輛村里給的自行車(chē),奔馳過(guò)坑坑洼洼的土路,帶起一路風(fēng)塵。

    “叮當,咯吱,叮當當……”

    除了鈴鐺不響,剩下哪里都響的自行車(chē)發(fā)出標志性的聲音,這聲音在朵朵家門(mén)口響了起來(lái)。

    朵朵聽(tīng)到了聲音,跑進(jìn)了屋里,搖了搖躺在床上睡覺(jué)的哥哥。

    “哥哥,張老師來(lái)了!

    “張老師?”迷迷糊糊的嘀咕了一句,王光微瞇著(zhù)眼,昨晚打游戲睡得太晚,現在眼皮仿佛有千斤重,腦袋也是昏昏沉沉的,“你們學(xué)校的破支教老師?”

    朵朵點(diǎn)點(diǎn)頭,有幾分害怕藏在眼中,顯在臉上。八九歲的孩子,老師的威嚴是立在心中的,尤其是在這個(gè)小山村中,老師很少,對于老師的尊重也是更濃些。

    王光只感覺(jué)眼前的光明越來(lái)越小,直至雙眼全部陷入黑暗,王光又睡下了,只留下了一句嘟囔,“來(lái)就來(lái)唄,反正又不是來(lái)找我的!

    伴隨著(zhù)王光的呼嚕聲,朵朵的心跳聲漸漸的變得急促。

    門(mén)外的車(chē)子聲停了,朵朵的一顆心仿佛跌落了谷底。

    “朵朵?”

    “朵朵!

    “朵朵!”

    試探性地喊了一聲后,張喻的聲音逐漸變大。朵朵的身子也開(kāi)始顫抖,顫抖的同時(shí)心中有一份渴望升起。

    “張老師!

    朵朵的回應打斷了張喻的敲門(mén)的動(dòng)作,張喻重重呼出一口氣,懸著(zhù)的心也放下了,朵朵在家就好。

    靜下心來(lái)等著(zhù)朵朵開(kāi)門(mén)的張喻目光聚焦到了眼前的木門(mén)上。上面有不少蟲(chóng)眼駐扎,下面的木頭不知是被風(fēng)刮掉還是雨水侵蝕,少了一塊。

    青山村是比較偏僻的小村子,貧窮、落后是這里的主旋律,而朵朵家是這個(gè)旋律的主要演奏者。

    思緒逐漸飄遠,張喻想到了朵朵家的另一件事,一件讓青山村都歡呼的事。

    朵朵家,出大學(xué)生了!

    朵朵的哥哥王光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xué)。

    對于青山村來(lái)說(shuō),這還是破天荒的頭一次,當時(shí)整個(gè)村子湊錢(qián)給王光當學(xué)費。距離現在應該也有五年了,當時(shí)的大學(xué)生應該也畢業(yè)了,只是不知道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正想著(zhù),眼前的木門(mén)打開(kāi)了,穿著(zhù)一身補丁衣服的朵朵出現在門(mén)口。青山村雖然偏僻了些,但是近些年因為政策的原因,生活也在逐漸變好,雖不說(shuō)每一季都有新衣服穿,但也不會(huì )衣服上滿(mǎn)是補丁。

    朵朵家,依舊扛著(zhù)貧窮的主旋律。

    她家出了一個(gè)大學(xué)生。

    “朵朵,怎么又沒(méi)去上學(xué)?”張喻蹲下來(lái),視線(xiàn)和朵朵持平,可以清晰地看到朵朵臉上的消瘦,有些營(yíng)養不良似得。

    朵朵低下頭,兩只手捏在一起,聲音很低,語(yǔ)調很緩,彌漫著(zhù)一股不情愿,“爸爸……不讓我去!

    張喻摸摸朵朵的腦袋,眼中有幾分明悟。

    看來(lái)這事還是要落在朵朵爸爸王老漢身上,王老漢已經(jīng)培養出來(lái)一個(gè)大學(xué)生了,應該知道學(xué)習改變命運這句話(huà),那為什么會(huì )不同意朵朵去上學(xué)呢?心中的疑問(wèn)沒(méi)有問(wèn)出來(lái),只是和朵朵進(jìn)了家。

    在家里沒(méi)有見(jiàn)到王老漢,張喻并不意外,這個(gè)時(shí)間點(diǎn)王老漢應該是去地里干活了。令張喻有些意外的是床上躺著(zhù)的一個(gè)年輕人。這是朵朵家的大學(xué)生王光?疲憊的面容,帶著(zhù)濃重的黑眼圈,不像是風(fēng)華正茂的大學(xué)生,更像是一個(gè)熬夜瀕臨猝死的網(wǎng)癮青年。

    或許是剛睡下睡得不沉,又或許是剛剛張喻進(jìn)門(mén)的動(dòng)靜有些大,王光在張喻走進(jìn)來(lái)的時(shí)候,再次睜開(kāi)眼,酸痛的感覺(jué)讓他伸手不住地揉。

    兩人的第一次見(jiàn)面并不是很愉快,簡(jiǎn)單的自我介紹過(guò)后便是沉默,王光不理解張喻,張喻也不理解王光。

    兩人的沉默讓朵朵更加緊張起來(lái),站在一邊一動(dòng)不敢動(dòng)。

    好在,不久后王老漢便回來(lái)了。

    王光和朵朵在屋內,王老漢和張喻走到了屋外。

    王老漢的農活還沒(méi)有干完,這次只是回來(lái)拿件農具,張喻和王老漢一起去了地里,他有很多問(wèn)題想問(wèn)王老漢。

    不只是朵朵的問(wèn)題,還有王光。

    走到田間,張喻抬手遮了遮陽(yáng)光,六月的太陽(yáng)已經(jīng)很毒辣了,從朵朵家到地里這一段路,張喻都覺(jué)得皮膚有些刺痛。張喻明白是自己太久沒(méi)干過(guò)農活了,自己小時(shí)候可沒(méi)有這么“嬌弱”的。

    再看王老漢,上身黝黑,黑中透露著(zhù)紅,是陽(yáng)光暴曬后的模樣,拿著(zhù)鋤頭一下一下地刨著(zhù)土,張喻又看了看周?chē)牡乩,或是機器耕作,或是幾口人一起。只有王老漢這里,孤零零一個(gè)人。

    哦,不對,還有一頭牛。張喻目光看向了地的另一頭,一頭黑牛拉著(zhù)犁,任勞任怨,碩大的牛眼盯著(zhù)腳下的地,目光透露出堅定。

    隨手拿了一件農具,張喻也開(kāi)始和王老漢一起干。張喻也是農家出身,對于地里的活并不陌生。

    初一上手,張喻有些不熟練,隨著(zhù)年少時(shí)的記憶涌上心頭,張喻手上的動(dòng)作也變得利落起來(lái)。王老漢抬頭,看著(zhù)動(dòng)作熟練的張喻,目光閃動(dòng),神色有些復雜,輕聲嘆了口氣,然后埋頭繼續干活。

    終究是年輕力強,在張喻的幫忙下,地里的活趕在了太陽(yáng)下山之前結束。

    坐在地頭上,兩人喝了口水?粗(zhù)逐漸被山頭淹沒(méi)的夕陽(yáng),張喻問(wèn)出了心中的疑惑,“叔,你為什么不讓朵朵去上學(xué)?”

    張老漢也看著(zhù)夕陽(yáng),橘紅色的光映襯在眼中,聽(tīng)到張喻的話(huà),張老漢低頭,眼中的光芒消失了,“我啊,之前一直覺(jué)得知識能改變命運,所以拼了命的供小光上大學(xué),小光這孩子腦子好,也爭氣,考上了大學(xué),是我們這里的第一個(gè)大學(xué)生。

    村子里的人也都高興地不得了,都說(shuō)我們這山溝溝也出一個(gè)大學(xué)生了,大家湊錢(qián)給小光湊出了學(xué)費?墒前 

    后面的話(huà)沒(méi)有說(shuō)出來(lái),張老漢一臉落寞,起身牽著(zhù)牛走了,“上學(xué)?有什么用,學(xué)了也不過(guò)是回家啃老,不如找個(gè)人家直接嫁了!笔型嘎吨(zhù)不甘,不甘中又有幾分的失望,張老漢語(yǔ)氣復雜的一句話(huà)讓張喻明白了朵朵不去上學(xué)的原因所在。

    王光!

    上學(xué)又怎樣?大學(xué)生又怎樣?王光不還是沒(méi)有工作回家啃老嗎?

    這樣的思想已經(jīng)在王老漢腦子里形成了,有王光的例子擺在那里,改變王老漢已經(jīng)不現實(shí)了。所以,只能去找王光了。

    和王光再見(jiàn)面時(shí),已經(jīng)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張喻上完課騎著(zhù)叮當響的自行車(chē)就來(lái)了,王老漢出門(mén)了,家里只有王光和朵朵在。張喻和王光坐在院子里的小馬扎上,朵朵躲在屋里探出頭看著(zhù)窗外,每當看到張喻的目光掃過(guò)來(lái),朵朵就立馬心虛的收回小腦袋。

    王光看到后忍不住一笑,也沒(méi)有在意,轉頭看向剛被自己喊醒的王光,“王光,你現在不準備找個(gè)工作嗎?”

    昨天回家后,張喻打聽(tīng)了下王光的情況,村里人現在提起來(lái)王光都是一臉嘆息,“王老漢家的大學(xué)生?年紀輕輕的閑在家,也不干活,這大學(xué)真是白上了!

    “干活?你以為我不想嗎?可大公司大企業(yè)又瞧不上我這樣的普通二本學(xué)生!闭f(shuō)到二本生的時(shí)候,王光看了眼張喻,張喻也是二本學(xué)校畢業(yè)的。

    “小公司呢?”張喻又問(wèn)。

    “小公司?切!编托σ宦,王光沒(méi)有回答,但是態(tài)度就說(shuō)明了一切。

    眼高手低,張喻心中給王光貼上了新的標簽,這個(gè)標簽好多人都有,張喻的同學(xué)里面也有這樣的,到現在也沒(méi)找到工作。

    “那你總不能一直在家吧?”張喻再次開(kāi)口,目光看了看在窗口偷看的朵朵,“王叔年紀也大了,不能一直干這些體力活,朵朵也長(cháng)大了,也要上學(xué),以后家里的擔子還得是你來(lái)抗!

    王光的臉忽的漲紅,聲音也大了起來(lái),“什么叫一直在家!是那些公司有眼無(wú)珠!而且,我一直在找工作!”

    看著(zhù)有些憤怒的王光,張喻輕飄飄的一句話(huà)便戳穿了他的偽裝,露出憤怒外衣下的心虛內在,“那你找的那些企業(yè),你有希望進(jìn)去嗎?”

    像是被掐住了脖子般,王光高亢的情緒忽的截止,只剩下了越來(lái)越紅的臉和依舊強硬的嘴,“怎……怎么不能,之前是他們有眼無(wú)珠,總會(huì )有人發(fā)現我的優(yōu)點(diǎn)的,是金子總會(huì )發(fā)光的!

    王光說(shuō)到后面,眼中甚至有自信浮現,顯然,他用自己的話(huà)說(shuō)服了自己。

    只是,這話(huà)并沒(méi)有說(shuō)服張喻,“那你有什么優(yōu)點(diǎn)?嘴硬?金子會(huì )發(fā)光,石頭不會(huì ),你是金子?”

    一句話(huà),讓王光陷入了沉默。

    他何嘗不知道現實(shí)是什么?但是,他怎么面對這個(gè)現實(shí)?

    老爹辛辛苦苦供自己上學(xué),自己花的每一分錢(qián)都浸滿(mǎn)了老爹的汗水,還有那些村子里的叔叔阿姨,他們給自己湊路費,讓自己走出去,自己就拿一個(gè)普通的沒(méi)有絲毫特長(cháng)的二本畢業(yè)生回饋他們?還是拿一個(gè)小公司的普通職員回饋他們?

    不可能!他是大學(xué)生!不是村子里那些初高中沒(méi)畢業(yè)的人,不會(huì )去干這種活。

    太執著(zhù)于大學(xué)生的身份,看著(zhù)沉默的王光,張喻仿佛看到了曾經(jīng)的自己,渴望走出山村,卻又夠不到城市的上空,只能游走在城市的邊緣,像孤魂,像野鬼。

    “這樣吧,你跟我青山小學(xué)支教,我給你開(kāi)工資,雖然不多,但也是一份收入,總比你閑在家強!

    王光當即就要拒絕,自己連小公司企業(yè)都瞧不上,怎么可能去當一個(gè)支教老師?

    “就當是去學(xué)校照顧朵朵!

    張喻的下一句話(huà)直接讓王光拒絕的話(huà)語(yǔ)堵在了喉嚨,想說(shuō)卻怎么也開(kāi)不了口,王光回頭看了看窗口。

    朵朵正趴在窗戶(hù)上偷看,小臉上似乎帶著(zhù)一絲的期待,看到王光的目光,朵朵直接把小腦袋縮了下去。

    鬼使神差的,王光原本拒絕的話(huà)語(yǔ)脫口而出變成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