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一、送來的是喜訊嗎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23-04-30 07:51      字數:2373
    S縣是四面環山的小盆地,S縣的縣城位于西嶺腳下,縣城東面有一條自南向北流淌的河流,傳說是舜帝南巡時,從洞庭湖沿著這條河逆流而上,來至湘江源頭的南風坳,故歷史上把S縣這段河流稱之為舜水河,又是S縣的母親。在沿河西邊有一片幽深的樹林,處于縣城東邊的郊區。批準S縣建一所具有初中和高中部的省重點中校后,經縣領導班子考察,縣委常委會討論研究決定,將省重點中校建在這片樹林里。由于縣財政資金困難,S縣的校舍又十分緊張,剛剛建好一半的教學樓時,把這所學校命名為縣二中,重點中學高中部仍留在縣一中,從各鄉鎮小學應屆生招選上來優秀學生,為重點初中部學生,安排在縣二中的新校舍上課。

    浩男出生在S縣貧瘠鄉村,一貧困戶家庭中。在他讀小學五年級時,父親患了慢性重病。母親看到浩男個子矮小,年齡也是剛滿十二歲,并且他上面還有兩個姐姐。她對丈夫說:“孩子他爹,浩男的年齡還小,個子也矮小,輟學回來也做不了事,就讓他留在讀到小學畢業,在學校里再長一年身體吧!”

    小學將要畢業之際,父親把浩男叫到自己的床邊說:“浩男,你現在已吃十三歲的飯了,明天你就回來做事,幫幫你媽吧!”

    “爸爸,讓我拿到畢業證后,再回來……”浩男哀求道。

    浩軍看到兒子骨瘦如柴又矮小的身材,默許了他的哀求。

    暑假中,一個烈日當空的中午,兩只喜鵲在門前的樹枝上飛來飛去,嘰嘰喳喳地叫,發出明亮而喜悅的聲音。一會兒,一位三十出頭的婦女,手拿著一張紅色的紙,滿頭大汗站在他家門口,氣喘吁吁說:“浩男,浩男,你在家里嗎?告訴你一個特大的好消息……”

    浩男坐在房子后面的門檻上,手里端著一碗姜茶水,上面浮著稀疏幾個玉米,正在那吃中餐。聽到外面傳來喊叫自己的聲音,仔細一聽,原來是自己的班主任——黃老師。他站起來端著碗向大門走去,站在大門口一看,果真是教了自己六年的老師。急急忙忙走過去,滿臉洋益喜笑說:“黃老師,有什么特大好消息?進屋說吧!”

    “你考上了省重點中學,全校只有你一個學生……”

    “什么?我考上了省重點中學嗎?”

    “你看,這是省重點中學給你的錄取通知書!

    浩男高興而又快速接過通知書,一看通知書上有手寫的自己的名字,激動得雙手都在發抖。瞬間,臉上的笑容化為了愁眉,垂頭沉默一會兒,喃喃自語:“家里這么窮,考上省重點又怎么樣……”

    黃老師看到浩男接過通知書去,不僅沒有喜悅的心情,反而變得垂頭喪氣,站在自己面前就像個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伸出手摸著他的頭,語重心長地說:“你別憂心,讓我去跟你父母做工作!”

    黃老師拉著浩男走進房屋,看見房子里坐著兩個比浩男稍大點女孩,一個小男孩約七八歲,他們手里端著一碗清亮的姜茶水,上面浮著稀零零的幾個玉米。浩男的父親坐在桌邊,前面放著一碗白粥。她說:“浩男他爸,我是浩男的老師,給您送來特大好消息……”

    浩軍急急忙忙站起來,把凳子搬過去讓黃老師坐,還邊搬凳子邊邊大聲說:“浩男,還愣在那干什么?快去給你老師盛粥來!

    浩軍大聲說后,看著黃老師笑著說:“請坐!慢慢說!

    黃老師坐下,閉上眼睛默想:“浩男的父親才患病兩年,他們家怎么會這么窮呢?現在都已經包產到戶了,一家人耕好那幾畝田,自留地種些蔬菜,無論如何也能維持生計呀!他們是怎么搞的?”

    想到這里,把重點中學的錄取通知書背過去,微笑說:“浩男他爸,我恭喜你養了好仔,浩男同學已經考上了省重點中學!我們鎮是全縣排名第二大的鎮,他們這個年級三百多個學生。然而,能夠考上普通初中的有一百六十余人,唯一他考上了省重點中學……”

    浩軍禮貌地接過通知書,還是看了一行字,雙眼就已經漠糊了。他露出羞愧的面容,長嘆一聲說:“哎!考上省重點中學有什么值得恭喜?浩男的成績越考得好我就越慚愧!你看我們這個家庭,哪有錢送他去讀呀?話又說回來了,我還是感謝您對浩男的栽培……”

    浩男一家六口人,分得三畝余水田和一畝二旱土,水田一年插兩季稻谷,而旱土種紅薯和玉米蘿卜等。一年收獲的稻谷和蔬菜雜糧,完全夠一家人的吃食了,但在生產隊時借的糧食太多了,收割回來稻谷還債后,只留下百余斤稻谷給父親煮稀粥喝。因浩男父親患的是糖尿病,不能吃紅薯和玉米,春節過后又要向鄰居借米煮粥給父親吃。黃都是了解浩男家庭情況后,不停地搖著頭說:“浩男他爸,現在是新時代,無論是種田還是當工人,都需要有科學技術的人才,越是不讀書的人也就越窮,何況浩男考上的是省重點中學,也許他將來能出人頭地!只要你們答應送他去讀書,他在學校除了上正課外,上雜課時就讓他請假回家做事,至于他的學費嘛,由我來資助!”

    “讓我想想,讓我好好想想吧!”浩軍說。

    黃老師看到浩男的父親已經松了口,只要是在開學的時候,自己帶著學費來接浩男去報到,應該不會有問題了。她起身來笑著說:“等開學我再來接浩男同學,送他去省重點中學報名。浩男,你有時間就去我那兒,我有一輛壞自行車,你推去修好用來上下學吧!”

    黃老師說后,沒有等他們回復就轉身,匆匆忙忙走出去。

    黃老師剛邁出浩男家的大門,看到一位年近六旬的婦女,身上穿著打著補丁短袖衣服,肩上挑著一擔茅草,額頭上掛滿汗珠,頭發蓬松而零亂,滿臉都是皺紋,向浩男家慢慢走來。她停下腳步,仔細打量一會兒,原來這婦女的實際年齡,只是個不到五十的人。她喃喃自語:“這不就是浩男的母親嗎?怎么會像個六旬的老媽媽呢?”

    婦女把茅草丟在房子門前的坪子上,手拭去額頭上的汗珠,臉上還留下幾條黑色的手指印。她取出竹扁擔和鐮刀,轉身向房子里走去。她轉身間看到身旁站著一個人,認出是黃老師后,走過去說:“黃老師,你是來家訪的嗎?已經中午了,您吃了中午飯再走吧!”

    “我是來給你們報喜,你兒子考上了省重點中學,也是我們學校唯一考上省重點中學的,我專程給你兒子送通知來!秉S老師說。

    “浩男真的考上了省重點中學嗎?隨我進屋吧!”

    “我已經放到你家了,再見!”黃老師說后,向浩男的媽媽揮了揮手,邊轉身邊搖頭,一路默默地向自己家里走去。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