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21章  第4郡的江湖 [下]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4-03-03 13:12      字數:1841
第21章 [下]

第4郡的江湖

說完,老家伙雙腿一轉,如箭一般沖去。年輕人一愣,連忙追了上去,責怪自己頭很大仍然被上當了。錢不多但只需要一點口水就可以得到,賣銀器的老頭真是太劃算了!無風大聲喊道:

- 停止!我會殺你!

- 如果我支付五桶黃金,我會再考慮一下,小子!- 老家伙大聲笑道。

兩人在走廊里互相追逐,兩人的嗖嗖身影飛過剝落的磚地板。無風的腳步快如風卷,但那個老家伙不是風卷,而是就像一個大風扇機一樣快。 “年紀大了,但跑步這么快!” - 紅發家伙心中暗道。

老家伙突然改變方向,快速跑步,一步踩在欄桿上,跳了下去,身上的大衣鋪開,里面的銀色玩具發出劇烈的碰撞聲,騷動空間。老家伙像一只鴿子一樣翺翔了五十九樓的走廊下去。無風大張開嘴驚訝地。需要靈敏,速度和柔韌耐力,老家伙才能完成如此完美的跳躍。熱血沖上大腦,他大聲喊道:

- 住院費五桶黃金吧!

他一躍而起,沖過欄桿,徑直飛下到了五十九層,張開雙臂,像獵鷹捕捉獵物一樣,抓住了老家伙。老家伙險些逃脫危險。無風滾到了地上,然后站起來繼續追趕。他們跑過去,推著行走的人流,尖叫聲和咒罵聲不斷響起。

看著無風越來越近,老家伙連忙嘗試沖過去欄桿,想要跳下到五十八層。但還沒等他動手,老家伙就被流氓抓獲了。這群人掐住老家伙的脖子,兇熬貌問道:

- 好久不見,松百?你很擅長隱藏!錢呢?你欠五哥兩個多月了!

紅發家伙停止了追擊,站在遠處觀看。那些流氓都是娃娃臉的小子,看上去就是一群嘍啰專門討債的。聽著對話,無風得知老人名叫松百,借錢很久了,一直沒有還。老家伙從誰的欠不欠,而又欠對臭名昭著的五鰻魚眼。

- 告訴五哥再給我幾天時間!- 松百懇求道 - 我保證全額付款!

- 現在再延長幾天?太高興了吧?你想和五哥開玩笑嗎?你們,處理這個老家伙!

這嘍啰將松百拖到地板上,包圍了他,然后集體開始捶打老家伙。無風看到后渾身發冷。剛才他只是威脅松百,并沒有動手的意思,但幫派卻動真打松百的,一拳一腳,絲毫不顧及老家伙的年老體弱。連續數十拳腳踢在那牙齒彎曲且松動的牙齒和瘦懨懨的臉上,老家伙抱著頭,嗚唔呼救。幾個路過的人假裝沒看到發生了什么,臉像木頭和石頭一樣面無表情地繼續前行。紅發家伙心里有些不忍,但手上沒有劍,他也只好像第4郡的人一樣:沉默。沒有人愿意卷入幫派之中,如果還沒有保護好自己,最好還是坐觀察。

松百的臉上現在沾滿了血。老家伙越是哀求,一堆水牛頭和馬臉就越兇殘打;艁y中,老家伙突然看到了無風,立即伸手喊道:

- 救救... 救救我... 年輕人…

幫派不再打斗,扭頭看向紅發家伙:

- 你認識老家伙?

無風連忙擺手,他的樣子無關松百。松百不讓無風繼續解釋,老家伙大聲喊道:

- 救我!我帶你去六十一層!

紅發家伙默默地咒罵著老家伙即將死了,仍然知道如何扭轉局面。這是一個無法拒絕的提議。雖然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老家伙識路,但他有預感,這并不是一筆糟糕的投資。無風靠近混亂的人群,緩緩說道:

- 別打他!冷靜,大家冷靜!

流氓們不再毆打松百,轉而圍住了紅發外國家伙。盡管無風比所有人都高,但他現在就像一群餓狼中的一只大羊。認為談判是最好的辦法,無風開口道:

- 大家冷靜點!我們會和悅解決問題的,對吧?

說完,無風將一疊錢舉起了流氓們面前。無風在被集體毆打時,仍然采用“以物代人”的解決方案。然而他不明白,這種處理方法只適用于垃圾市場。在九龍,暴徒和幫派為了有名而殺人,金錢只是轉瞬即逝的東西,或者需要更多的錢才能賄賂他們。流氓們看著紅發男子手里的一堆錢,哈哈大笑,其中一個家伙說道:

- 有足夠的錢下酒嗎,兄弟們?

- 只喝水,沒有酒精!- 其他人嘆了口氣。

- 我們想下酒和玩弄女孩,你有足夠的錢嗎,紅發家伙?

眾人嗬嗬大笑了起來。見事態不妙,無風笑著舒緩了數十顆燃燒的腦袋:

- 畢竟,不應該打老人,對吧?老頭子很虛弱,再打他就會死!

他的論點都是關于通常的道德價值觀,但在第4郡,道德價值觀早已消失。水牛頭,牛頭小子們不喜歡聽別人教他們。流氓們封閉圍攻,一個個氣洶洶地都想打架。紅發家伙一笑置之:

- 對不起,我是一名記者…

“對生育問題作業”這句話還沒說完,人群就圍上來不停地毆打無風。紅發家伙立即抱住了自己的頭,免得損壞自己的容貌。突然,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紅發家伙立刻抱住了自己的頭,免得損壞了自己的容貌。突然,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無風感覺嘴里流著血,他的牙齒缺少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東西!皦牧,我的門牙斷了!” - 他嚇了一跳。牙齒和頭發是一個人的一部分,門牙掉了,還敢張開嘴再笑嗎?他的全身都被憤怒燃燒著,勃然大怒:

- 我的牙齒... 我的牙齒!你們該死!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