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35章: 死鐵和新鐵 [上]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4-04-19 11:17      字數:2665
第35章 [上]

死鐵和新鐵

無風不再多說話,他的手暗中緊緊握了劍。這個人的目光凝結在了對方的瞳孔中央。他們都自己問誰會先進攻?

氣氛緊張得像一根琴弦。無風突然大喊一聲,徑直向前沖,“爆破”尖端拖在地上發出鏗。他腳步如飛翔般滑行,紅發飄揚向后飛。他向左轉身,手揮劍,橫向擊出。很快,天海舉刀防御。 金屬碰撞的聲音很大。

白發家伙把刀支撐下在地上,以刀為支點,整個人抬起,一腳直接踢在了無風的胸上。紅發家伙受了這一擊,被推了回去,頓時感覺胸一悶,呼吸困難。天海趁機沖上前,刀光閃爍,直劈。無風迅速舉起劍擋住攻擊!吧炫凇毕翊驑稒C一樣轟然向“爆破”劍搗下,導致無風跪倒在地;鸹ㄋ臑R,如同噴發的巖漿。紅發家伙感覺對方的劍極其沉重,就像他對頭黑熊隊長時一樣。他甚至看出,這與鐵劍術有一些相似之處。

無風向右閃避,天海微微降低身體。紅發家伙斜揮“爆破”攻擊。白發家伙立刻用刀讓障蔽了肩膀。劍刃與刀表面碰撞。突然,天海放下刀,沖上前去,一拳打在了對手的臉上。無風受了全力一擊,腳步踉踉蹌蹌地向后退去,手松開疏松了劍。天海抓起刀,沿著斬。剎那間,無風突然聞到了快要劈碎他臉的金屬味,于是他又退了一步。刀尖擦過他的襯衫,導致紐扣掉落。無風匆忙閃避很遠,還不忘檢查一下褲子里的鳥家伙仍然存在還是消失。如果天海再進一步,他可能就沒有機會融入共同體了。

- 我不是故意的!- 天海揮了揮手 - 如果有的話… 那只是一個意外的意外!

說完,他繼續攻擊,“升天炮”拖動地 - 相似無風發起攻擊一樣。刀刃撕開地面引起濺火,然后劃破了他的肩膀。無風把“爆破”劍舉起橫向防守,手腕在刀的可怕重量下下垂。天海突然放下刀,然后用肘擊打無風的臉。紅發家伙一愣,白發家伙立即一手抓住衣領,另一只手穿透過對方的腹股溝下,將他提到空中,將無風的頭頂向地上,然后將他摔跤了下。如果被這一擊擊中,無風的顱骨就算沒有碎,他脖子也斷了。

無風的手仍然握著“爆破”。正在勢頭沖下來的,他迅速將劍靠在地上,以劍為支點,用自己的力量對抗天海。白發家伙將對手翻了個身。無風無能為力,只能放開劍,然后摔倒了。還沒等他冷靜下來,紅發家伙忽然看到“升天炮”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間。他快速翻滾,刀未劈中目標,刀刃散發的內力將地面撕成了四個大槽,如同巨獸的爪痕。

無風向后退了一步,手中不再有“爆破”。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散發著白色內力的“升天炮”,確信那是鐵劍術。因為內力的運用方式與死鐵頗為相似。但它是什么種類,無風并不知道。天海的戰斗方式也極為詭異,與正常的劍術知識完全不同。

首先,紅發家伙需要拿回他的武器。正當他忙著思考解決辦法的時候,突然聽到對講機里傳來了不望的聲音:

- 如何?你死了嗎,年輕伙計?

- 你夢想幻想?- 無風低聲回應。

- 那么你知道天海使用什么劍術以及如何應對嗎?

聽到這話,紅發家伙就像拾起金子一樣高興。他真的很討厭那個煙囪老家伙,但現在不是讓這種廢話的感觸把屁股按下理智。其實,不望沒有要幫忙的意思,只是小狐一直向家伙討要指導,因為她擔心無風會死在天海的手里。

- 那個家伙非常古怪!- 無風說 - 擊中非常重,刀重得令人難以置信!它會用刀打架,也會狂拳亂踢!

- 是新鐵派,鐵劍術的一個分支。

- 為什么我從來沒有聽說過?

- 大約五六年前剛開生。- 不望回復 - 新鐵是鐵劍術和街頭拳術的混合。很多人不認為它是劍術,認為它是私生子,但它在劍士中卻是一種上升趨勢。

- 太冗長了,總之如何克服?

- 這丫頭說你用死鐵?那么… 你自己想辦法吧!

紅發家伙喉嚨發緊被不望軍師的深刻建議。然而,如果煙囪老家伙有只教謀略,無風就無能為力。他沒有劍,他需要拿回他的“爆破”劍。但如何在拿“升天炮”的天海面前得到劍呢?無風不得不承認,這個白發家伙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水平和黑熊隊長差不多。

但他沒有放棄。

無風四處走動。天海知道無風要拿回劍,于是彎下腰,撿起了那把“爆破”的劍,然后向前舉了起來:

- 你會拿它嗎?無論如何,我喜歡公平競爭。

“它真是太蠢了!” - 無風突然發笑起來。但在這樣一個傻家伙面前,他也想嘗試傻一次。紅發家伙說道:

- 不用了,我自己去拿!

天海笑了,仿佛發現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家伙將“爆破”插住在地上,擺好架勢。游戲規則非常簡單:無風將嘗試拿到劍,而天海將阻止對手。

步走著,無風猛然向前沖去,他的雙腿滾滾著白如狂風的內力。眨眼間,他就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但在此之前,天海還來得及揮刀擋道。無風低頭躲避,伸手去抓“爆破”,卻只能輕輕觸碰劍柄。他的整個身體在地面上滑動著,就像是被拖著一樣。

紅發家伙把手支撐在地上,站了起來,試圖控制自己的身體回到目標。雙腿內力充沛,撕風撕地,不斷反轉方向。在天海的眼中,對方的身影仿佛化作了兩道影子,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身。家伙立即將“飛升炮”調轉,揮刀斜角落線劈。斜角落線攻擊的傷害范圍非常廣,對手只能后退或者格擋攻擊。但隨著最高速度的提高,無風無法做到上述兩點。紅發家伙立即將內力灌入手臂,然后一拳轟出直接與刀刃對峙。就在一個很小的瞬間,天海突然發現那個的手臂散發出到充滿白色的內力的地步。

“死鐵?”

手臂產生的內力發爆炸將“飛升炮”推開。天海被反彈得向后仰去,T恤被撕破,胸區域因血腫逐漸變成紫色。家伙沒想到對方竟然敢在不通過武器的情況下使用死鐵招式。

另一邊,無風雖然拿到了“爆破”,但右臂卻因為使用了死鐵而暫時癱瘓。天海撥動下巴:

- 我沒想到的!嗯… 剛才的奔跑方式是暗鐵吧?

無風沒有回答。不過天海說得對,紅發家伙用的是暗鐵;旧,暗鐵也屬于鐵劍術,但無風只學習其移動技能,而不學習劍術。通過將內力注入腿部,暗鐵者會以內力為燃料,幫助加快移動速度。內力運轉越快,速度就越快。需要精通死鐵,才能用暗鐵,因為運用它們內力的方式相當相似。然而,暗鐵的缺點是有時使用者無法掌控身體,像無風就是一個例子。

天海揮刀攻擊。無風主動躲閃,他一邊后退,一邊對著對講機說道:

- 請指示我,老頭!有什么辦法可以打破新鐵?

另一端沉默不語。與此同時,天海連續逼近,“升天炮”切斷出一兇險擊。刀勢不算太快,但每一擊都如千斤大錘般沉重,讓無風難以防御。紅發家伙感覺到天海的實力越來越強,連忙跳開,保持距離。他繼續向“該死的煙囪老家伙”求助:

- 幫助我,老頭!

- 劍士在生與死中長成。你必須拯救你自己。- 不望回答道。

“升天炮”向無風劈來。無風躲開了攻擊,繼續后退。他還是期待來自不望能夠給出積極的答復。最后,煙囪老家伙開口了(似乎是在小狐的介入下):

- 鐵是世界上最猛烈的劍術,而死鐵則是猛烈的極限。你必須提升死鐵的最佳力量,而不是陷入新鐵的漩渦。

- 新鐵的漩渦?那是什么?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