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36章: 距離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4-04-25 12:36      字數:3759
第36章

距離

“第二天,九龍上空雷聲回響”

雨點滴落聲拍打著豪華游戲室的玻璃門。房間內,五老板瞇著眼睛,看著沉到水盆底部的水晶花。東皇笑:

- 我贏了,老弟!

五只鰻魚眼生氣,嘆了口氣。船沉,船浮的游戲多年來還是一樣,輸贏的結果就像這個國家變幻公主病的天氣一樣瞬息萬變。

五老板口袋里的對講機斷斷續續地響了起來。他打開對講機看短信。來自六家伙的消息。壞消息。就在幾個小時前,石象幫還占據上風,現在已經被擊退出了第4郡,連一個魂都沒有留下。他接管公寓樓的計劃徹底失敗了。

生活扭轉得更快。

東皇倒了酒,向前推一個杯子并說:

- 第4郡… 為什么這么多年,我們總是為那個地區而爭奪?那些一堆窮人不可以產生金錢?

五只鰻魚眼旋轉著杯。液面倒映著他布滿皺紋的微小眼睛,他突然笑道:

- 九龍的統治者們中,你是唯一一個不是來自第4郡的人。你我,幫派,法律體系,一切都是從那里誕生的。它 - 就是“傳統”。 像你這樣的異教徒人不會理解傳統價值觀。

東皇微笑:

- 我不否認傳統。但是… 你就像這片土地上的其他人一樣,一直緊抓著過去。

五老板淡淡一笑。他與東皇碰杯。兩杯酒一喝完,第三個場沉船和浮船游戲開始。東皇撓了撓頭頂的傷疤,意味深長地說:

- 要再玩一次嗎?我以為就這樣結束了?

五只鰻魚眼哄堂大笑。就在這時,東皇襯衫口袋里的對講機震動了。來自管理的人員的消息。壞消息。老家伙的西部賭場正遭到石象聯盟的攻擊。這才是五只鰻魚眼年的主要目標。那個地方由不望管理。但現在煙囪家伙,黑鴉,天海都缺席,西部地區就如同一座沒有指揮官的堡壘。顯然,五老板等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他說道:

- 這還不是結尾,伙計。還不是結尾!

雨越下越大,風吹得猛烈得像飽經滄桑一樣。但東皇卻平靜地收到了。好吧,再玩一輪吧!賭博很好,因為它很驚險刺激!- 老家伙心中暗想。



4號公寓樓的六十層仍然沉浸在濃密黑之中。在黑暗的某個地方,黑鴉和火蟻像掠狩獵動物一樣潛伏著。十多分鐘過去了,兩人依然按兵不動。

火蟻看了看手表,F在已經七點三十分了,怨魂夜火樓梯將在十五分鐘后開放。他只需要等待,然后就順利溜走。換句話說,他是獵物。與此同時,黑鴉必須在樓梯打開之前找到對方,家伙就是獵人。當然,黑鴉并不知道樓梯什么時候會打開,但家伙的直覺告訴他,時間已經不多了。

戴上口罩家伙看了一眼定位器。屏幕上閃爍著五臺同頻對講機;鹣伒恼鎸嵨恢檬悄睦?捕捉到它的幾率只有五分之一,太低了,更何況還有那么多陷阱。

然而,陷阱也有其局界限。黑鴉不相信火蟻有足夠的時間布置完美的陷阱。而且家伙也不相信陷阱的數量足以覆蓋每一個位置。但如何確定真實位置呢?與前三起襲擊一樣,火蟻會使用對講機作為誘餌,而他自己則站在另一個地方開火。子彈的聲音是真正的炸聲,肯定是他藏身的地方。黑鴉記得毀掉了一支步槍,斟酌對方還有其他儲備槍嗎?

不知道。魯莽才知道。

黑鴉沖出陣地,朝著五十米外的地方,白色的口罩上濺滿了鮮血,如同濛濛夜晚中的幽靈。家伙向右轉,徑直跑去,停在空蕩蕩的走廊前,家伙的五種感官都在全力運轉。環境溫度,聲音,空間的霉味,粗糙的顆粒大小不勻瓷磚地板,昏暗的黑夜;黑鴉將一切感受的清清楚楚。只是依然還沒看到“殺氣”。

沒有子彈聲。沒有殺氣。黑鴉小心翼翼地摸索著,把對講機從墻上取下來。五對講機中的一臺壞了,現在還剩下四臺,抓住它的機會是四分之一。但為什么火蟻不開槍呢? 黑鴉以為那家伙已經不再有武器了。

或者這可能是一個陷阱。

戴上口罩家伙繼續移動到了四十米左右的位置。但和上次一樣,完全沒有槍聲。黑鴉拆下了第二臺對講機,F在還剩下三部對講機,抓住它的機會是三分之一。然而,黑鴉卻沒有再跑步。家伙懷疑,如果他繼續跑下去,他就會落入火蟻的視線。欺詐的規則是設置兩次陷阱,第三次就是最后一擊。戰斗了很多仗,家伙很清楚這一點。

正如家伙所想,火蟻正在瞄準射擊。雖然“紅鯊”被擊破,但火蟻還有另外兩門重槍,F在他手中的是一頭“錘鯊”,雖然沒有“紅鯊”那么精準,但是卻有著更大的破壞力。剩下的槍放在一個秘密的地方,火蟻真的希望對方能享受到它。但黑鴉似乎并不容易被引誘入陷阱。

黑鴉看著定位屏幕。家伙按照A,B,C的順序記下了三分,然后開始分析戰術。時鐘顯示了七點三十五分,直覺告訴家伙時間已經不多了。

根據火蟻的戰斗風格,誘餌位置和實際位置必須在槍可以射擊的一條線上?紤]三個點 A,B,C,只有 B - C 對是可以的。因為從 B - C不可能向 A 射擊,反之亦然,由于分隔墻。抓住它的機會是二分之一。但火蟻位于哪一點,B點還是C點?

B,C兩點位于走廊的一條沿著直線上,相距約兩百米。有利的射擊場和良好的地形,火蟻完全可以選擇兩之一。黑鴉卻是不允許選擇錯誤的。如果選擇錯誤,火蟻就會趁機溜走。到時候,黑鴉就會徹底失去對方的蹤跡。

黑鴉突然記得火蟻總是通過對講機說話。聲音總是來自誘餌點,而火蟻本人則位于瞄準點。黑鴉接著說道:

- 你知道我對青兒的朋友那個彩發丫頭做了什么嗎?

雖然沒回答,但是火蟻的內心也想知道憐玉是如何生死的。他覺得那個不會是一個好的結局。

正如黑鴉所預料的那樣,火蟻選擇了沉默。拖延時間越多,對火蟻更大的優勢。怎樣讓它張開嘴呢?戴上口罩的家伙思考片刻,然后回答:

- 在尋找你們之前,我把那個丫頭留給了嘍啰們。這些第4郡的男人對女人的氣味如饑似渴,而你知道,他們只是沒有受過教育。所以我不確定他們會表現得慈和的行為…

聽到這不緩不急又僵又冷的語氣,火蟻感到厭惡,脫口而出:

- 什么?你的意思是… 你媽的,混蛋家伙!

黑鴉豎起耳朵傾聽。 聲音來自C點,這意味著火蟻的實際位置是在B點。從這里到B點大約七十米。黑鴉踮著腳尖奔跑,在廊中閃身過行,在距離所在位置五十米的時候,家伙猛然加速。那些風卷的腳步徑直向前沖去,“埃及伊蚊”的舌頭旋轉嗖嗖。戴上口罩家伙大笑道:

- 你太容易被煽動了!

劍劈下,刺穿了地面。并且… 只是地面。 沒有看到火蟻的蹤跡。在一個非常小的時刻,黑鴉突然明白了,家伙以為是誘餌的聲音,其實是真實的聲音;鹣伿孪仍O下陷阱,然后假裝被困住,以便對手沖進去。戴口罩的家伙忘記了誘餌位置和瞄準位置隨時可能改變。

忽然感覺到一股濃郁的殺氣,黑鴉連忙躬身。兩百米外,“錘鯊”開火了。子彈離開槍管,從家伙的頭發上飛嗖嗖過。但子彈產生的氣體壓力比“紅鯊”強得多。黑鴉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要被鉆穿孔了,五種感官暫時麻痹。就在這時,火蟻調整了靶心,第二次開槍!板N鯊”的后坐力很大,或者可能是黑鴉運氣好,第二顆子彈飛出了航線,沖破了走廊欄桿。

黑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家伙踉踉蹌蹌地走進隔壁的公寓,但立即意識到自己剛剛踩到了帶子固定著門上的兩顆手榴彈的銷釘鐵絲。家伙跑了出去,爆炸聲很恐怖和火流一起舔舐著靠近后背;鹣伩蹌影鈾C開火。黑鴉側身,避開了第三顆子彈。子彈產生的氣體壓力就像一把剃刀,劃破了衫,鋸開入了家伙的皮肉。黑鴉倒地不起,右臂沾滿鮮血。雖然傷口不深,但現在家伙的雙臂都受了傷,想要使用“震動”的秘技,那就極為不利了。

但黑鴉并不在意自己受傷。家伙閃電般沖向火蟻所在的位置,內力注入右手,“埃及伊蚊”劍刃從柄中射出,鐵鏈叮當作響,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劍尖刺入地面,瓦礫亂飛。然而,和上次一樣,火蟻早就逃走了。

- 你對憐玉做了什么,烏鴉?

黑暗中回蕩著火蟻的聲音。黑鴉聽了,然后退到一個封閉的角落,查看定位屏幕。經過幾分鐘的頻率搜索后,家伙發現了相當于三個新位置的三個對講機。這些點沿著一條長長的走廊直接相互連接,任何點都可以是誘餌或瞄準射擊。烏鴉標記了三個新位置:A’,B’和C’。 這三點中,火蟻的位置正在哪里?

- 只是有點夸張。我沒有對那個丫頭做任何事。 - 黑鴉說道 - 殺死一個手無寸鐵的人一點也不有趣。

- 哦,我以為你比那更糟糕。對不起!

聲音來自位置B'。它也可能是真實的聲音,但也可能是誘餌。根據欺詐規則,火蟻將應用舊策略,因此他將位于 B’點。但黑鴉不再相信這條規則。盜賊規則只適用于正常的戰場和敵人;鹣佂耆粚儆谠撘巹t。

黑鴉試圖分析火蟻的投籃,希望它被暴露戰斗風格。掌握對手的習慣也是一項重要的技能。首先是射擊距離;鹣伣洺T诰嚯x誘餌相當遠的地方向敵人射擊,大多數都在一百米以上,只有一次他是在距離相當近的六十米處射擊。黑鴉猜測敵人更愿意在百米甚至更遠的距離射擊;仡^看導航屏幕,家伙看到從B’點到A’點有七十米,從B'點到C'點有一百二十米。理論上,火蟻的射擊范圍是 B’到C’。 但這個推論正確嗎?

狙擊手往往會小心翼翼地找個地方隱藏起來,射擊后才能順利離開陣地。而且,火蟻正在逃亡,他需要盡可能延長時間。因此,他很可能會在C’位置向B’射擊。但如果是這樣,火蟻藏在哪里呢?B’或C’哪個是誘餌?

黑鴉看了一眼手表。七點鐘四十分鐘了。直覺告訴家伙,剩下的時間少了,非常少了。 但家伙不能冒險。捕捉獵物的機會只有一次,不能錯過。黑鴉的熱心并不是因為東皇布置的任務。家伙的腦海里,已經不再有那個老家伙了。家伙只關心殺死他的對手。

但怎么殺呢?

幾百米外,火蟻仍然安靜地躺在地上,食指松松地搭在扳機上,F在七點四十分鐘了,還有五分多鐘,怨魂夜火樓梯會打開了。他感覺時間開始變得饑餓,遲緩而緩慢,五分鐘就像五個世紀一樣。心情不耐煩,火蟻給松百老家伙打電話,但老家伙沒有接聽。六十一層是魔法陣法,如果能阻擋電子波也是常識。

還是小丫頭烈竹醒了?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