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十六章 飛來橫禍
作者:筐筐      更新:2024-02-22 16:09      字數:2245
    職場上有一種人,他們有一張八面玲瓏、巧如彈簧的嘴,有一個心思縝密、善于權衡得失的頭腦。他們懂得察言觀色,不會和誰特別親近。也不想和誰特別疏遠。說話做事留有余地,不見兔子不撒鷹,不到最后關鍵時候不表態,什么事情都模棱兩可,懂得利弊取舍,知道怎么保全自己。這種人我們把他叫做有城府。

    蔣小樹可不是這種人。是人是鬼都能看得出,他最近有些春風得意,有些眉飛色舞,有些躊躇滿志,走起路來常邁著六親不認的霸氣步伐,衣袂飄飄,氣場爆棚。

    他是曾經在職場上栽過跟頭的人,但最終沒有趴下。

    新接手的班級建設一切向好,班級各方面狀況都在走上坡路,他的數學學科他尤其看好。剛開始班級同學攝于他的“拳”威,大老遠的退避三舍,敬而遠之,兩個月不到,不知怎么滴,親和力飆升,F在一下課,三三兩兩同學會把他圍住,大多會討論作業的多條思路。有時會拿出一些不知從哪里搞來的題目,懇請老師提示或商量對策。老蔣笑盈盈的有求必應,有問必答。

    當然,班里的娃不是全部都是純粹的、高尚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有一小撮鬼鬼祟祟的人,私下里總會舉報誰誰的作業是抄答案的,誰誰在生物課上惹惱了老師,誰誰喜歡沾太便宜總敲詐某某同學。每逢此時,老蔣也會笑盈盈的說:“你的爆料很重要,我等下就去處理!

    捧君子,養小人,在班級管理方面,這個策略也不是不可以。

    還有讓蔣小樹更舒心的事,實習老師劉美麗也是夠虛心夠認真的。老蔣上課她虔誠的聽,輪得她上課,她會事無巨細的一一咨詢。每逢她的卡姿蘭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盯著老蔣,蔣小樹油然而生一種英雄的豪邁。

    劉美麗不僅對老蔣恭敬欣賞,和葉紅老師相聊甚歡,情如姐妹。蔣小樹有時候賤賤的想,怪不得古代功成名就的人,有了妻還要妾,純粹是男人的虛榮心在作怪嘛。

    誰說好男兒做老師不合適。上次考試班上有七名同學殺進全年級八百人的前一百,趙欣然、曾光、雷雨點等還在奮力爭先,目前積極向上的班極學習氛圍已經形成。這些優秀的苗子要好好的掌控住,只要有幾個得力的好牌,關鍵時候來一個王炸,我蔣小樹相信有翻盤的時候。

    有道是,希望是火,失望是煙。生活總是一邊點著火,一邊冒著煙。

    好日子沒過多久,蔣小樹屁股就開始冒煙了。

    那一天的下午,原本說好要講解課堂作業的劉美麗沒有準時到位,這讓蔣小樹有點納悶,和姑娘上午還聊過用什么方式講解效果更好,下午怎么說不來就不來了呢?再說不來也得招呼一聲!

    蔣小樹有些不爽,只好自已了草地打發了一節課。習慣了帶著美女上課,劉老師沒來欣賞,好比精彩的表演無人捧場,蔣小樹上得有些沒精打采,想找雷雨點打探消息,回頭一瞧,咦,女娃不見了?上午還活蹦亂跳的呀,下午怎么沒來上課?也不請個假?太蹊蹺了。

    知道趙欣然、曾光和雨點私交很好,趕緊抓來問問。

    趙欣然說,不知道呀,昨天和她微信留個言,等了半天也沒回應。

    曾光說,我也覺得奇怪。昨天吃完飯,我去敲她的門,家里沒人。這種情況很少見。

    蔣小樹急了,是不是家里有什么病了?

    曾光說,不可能。我爸是醫生,有病肯定會第一時間找他的。

    咋回事兒呢?情況肯定不太正常。

    蔣小樹狐疑了半天,才想起應該給劉美麗打個電話。

    “什么?全家都在派出所?到底怎么啦?…我知道了,你們別急啊。放完學我們就過來!

    放下電話,蔣小樹給同樣詫異的趙欣然和曾光的做了交代:“雨點媽媽被騙了,損失了很多錢。她媽都要急瘋了!

    雨點她媽這回不止是急得發瘋這么簡單,在派出所報案之后,她整個人已經癱軟的無法正常行走了。被雷雨點兩人扶持著從派出所回來之后,她披頭散發,涕淚泗流,整個人灰頭土臉,雙眼空洞,時不時的干嚎幾句:“我怎么這么蠢呢?我怎么蠢成這樣呢?我就不配活在這世上。這些沒良心的,抓到了我要千刀萬剮。你們不用管我。我怎么這么命苦?我死了好了!”

    劉美麗和雨點也是又急又惱,警告她現在不是尋死覓活的時候。她倆反復盤問各種細節,叮囑她好好回顧詐騙過程。雷媽一哭一數,斷斷續續講起了事情經過。

    話說雷媽原本也不是個糊涂的人,她懂建筑,會技術,在某個大型房地產公司負責綠化設計,她業務能力強,為人熱心,人緣也是不錯的。近一兩年地產業低迷,給她騰出了足夠的自由時間。

    俗話說,男人怕有錢,女人怕有閑。巧得很,前兩年,在市政工程擔任項目經理的雷爸,工作順風順水,名利兼收,應酬自然也不少,出于風月場所,也不是沒有。感情有潔癖的雷媽不依不饒,兩人從猜疑到跟蹤,從家庭的惡語相向到公司的大打出手,家庭很快就解了體,最終雷爸帶著部分錢財走出了家門。

    離異的雷媽日子也不好過,中年婦女哪能輕易找到理想的歸宿?相親數次,雷媽對婚姻看透了也看淡了,想想自己如果能夠把女兒培養好,后半輩子也不是沒有依靠。

    雷媽一心想好好教育孩子,誰知道,女兒也像男人一樣,都是手中沙,控制得越緊,流失的越快。青春叛逆期的雷雨點,和老媽幾次天翻地覆的決斗,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所幸的是,蔣老師和妹妹劉美麗參與了一起簽約事件,讓她感覺到,女兒也還是有很強的上進心的。最近的考試證明,孩子能說到做到,她也就放了心。妹妹美麗也反反復復提醒她,孩子是個好孩子,你管好自己就行。雷媽的焦慮癥得到了大大的緩解。

    放輕松了的雷媽決定一定要對自己好點,于是常常出現在健身房、美容院、時尚街?墒沁^于認真的媽媽角色,始終還是關注著孩子的一舉一動。盡管孩子正眼也不瞥她,有妹妹在從中周旋,她也懶得搭理閨女。暗地里,她的飯菜卻做得精細,營養靚湯也提供得充分,看孩子養得白白胖胖,精氣神也足,她覺得把科學養生當做興趣愛好,那是相當劃算的。

    可這門養生學問,給這個沒過多少滋潤日子的媽媽,帶了個飛來橫禍。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