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十四章
作者:劉仁前      更新:2024-02-22 16:12      字數:13143
    三奶奶走了,在香河村村民們望下來,也算是走得風風光光的了?伞岸ㄗ印睍缘,老娘這些年來,一直有一樣事情不滿意。什呢事唦?一直不曾能抱上孫子。阿根伙說不上嘴,不抬頦,就不去說他了。你“二侉子”結婚也有好幾年了,李鴨子就是不開懷。逮個母雞家來,還曉得為主家生生蛋呢。娶個婆娘家來,一直蝦不動,水不響的。也不曉得找找原因。

    平日里,“二侉子”心全放在代銷店上,老娘的話,當下說了點點頭,過后并不曾當作一回事情。在他骨子里頭,東北那個女人才是他的女人呢。跟前的這個,只不過一塊過日子罷了?山涍^這一回,老娘說走就走了,做小伙的竟欠下了一筆一生一世都沒得辦法還的人情賬。老話怎兒說的,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李鴨子這個瘟婆娘,把我弄成了個不孝之人?磥,這個事情還真得上緊了,不能在我手上斷了老王家的香火。

    常聽人家說,吃什呢補什呢!岸ㄗ印毕胂胗X得蠻有道理的。自個兒跑到莊上殺豬的王老五家,悄悄跟人家訂了幾天的豬屌子,說要做秘方用,作藥引子,千萬給他留著,千叮嚀萬囑咐,心里像辦成一件什呢了不得的大事情,逸當了。

    殺豬的王老五果然守信用,每天下晚兒都會把豬屌子親自給“二侉子”送上門,“侉二哥,你要的豬……”“抽煙,抽煙。藥引子,嘿嘿,藥引子!薄岸ㄗ印壁s忙把一根紙煙送到王老五嘴上。這個老五怎兒能直截了當就說出語呢,還好,“二侉子”手腳快,把他嘴給堵上了。要不然,用這個玩意兒,難為情呢!班,哈哈,藥引子,藥引子送把你!蓖趵衔迮呐淖詡兒肥頭胖腦的腦袋瓜子,差點兒冒兒調,有些個不好意思!岸ㄗ印苯舆^王老五送來的豬屌子,嘴里連連說道:“煩老五兄弟了呢,這幾天有的話就送得來,你忙不過來說一聲,我去拿!薄罢f到哪塊去了,再忙我也要給侉二哥送過來,哪個叫我俫 是門上呢!薄伴T上”是指在一個宗族下,隔過三四代,叔伯關系,或同輩或長輩或晚輩,均叫門上!霸賮砀l腳煙!薄岸ㄗ印庇诌f給王老五一根“經濟”!白吡!蓖趵衔褰舆^煙不曾舍得再點,夾到耳頭邊上,心滿意足地離開“二侉子”的代銷店。

    一連吃了幾根豬屌子,“二侉子”感覺還真的跟以往不同了。一到晚上,代銷店沒得什呢人了,“二侉子”便催婆娘早早上鋪睡覺。上了鋪,“二侉子”人來瘋似的,把個李鴨子翻過來覆過去,弄個不住氣,急吼吼的,沒得一根煙的工夫,渾身汗漬漬的,嘴里頭直喘粗氣了!八,明兒晚上再弄吧!崩铠喿雍眯暮靡鈩裱矍斑@個人來瘋的男將。被“二侉子”扒得來扒得去的,下身弄得蠻難過的,很不愜意,李鴨子也就沒得興致了!澳膫說的,抽根煙,歇把勁,再弄!薄岸ㄗ印惫孀戒侇^上,從床頭柜子上的煙殼子里掏出根煙來,點上,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長長的煙霧。

    李鴨子感到怪呢,自打“二侉子”想要個細的,每回上鋪㞗交易,都把床頭柜上的洋油燈上兒下,不熄。李鴨子想熄,他不讓!暗昧耸材匚敛!崩铠喿釉谛睦锪R道,只好由著男將的性子來。

    接連幾個晚上,“二侉子”都不曾放李鴨子得過身,㞗交易㞗得上兒癮似的,不是要李鴨子把兩個腿子岔開來,讓他來個騎馬式;就是要李鴨子伏下來,屁股翹得高高的,由他來個后插花。李鴨子心里頭對這種事情已經煩了,一到晚上就有些個煩躁不安。終于,有一晚,李鴨子發著了,把“二侉子”從身上一拱,拱下床鋪,跌到踏板上頭了!疤焯炫,煩煞人了。你出去找別的婆娘弄吧。我反正不想跟你弄了!

    這下子可惹火了“二侉子”,本來幾個晚上下來,總讓“二侉子”做無用功,“二侉子”心里頭就窩了一股火,瘟婆娘倒要死下來了,還敢把自家男將摔下來,屙屎把黃膽屙丟掉了呢。你說“二侉子”可得饒過李鴨子唦,從鋪邊上順手拿起一只布鞋子,舉起來就抽。李鴨子可是光膊膊的,身上一根布紗都沒得,這鞋底抽下來怎兒吃得消唦?

    “這個日子沒法過了,你個侉[尸從]   ,到底是個兵痞子出身,打起婆娘來也殺心這么重。我不如死了算了!崩铠喿优^散發地,沒得個人樣子!昂媚銈瘟婆娘,這些年了不曾給我們王家下個一子半仔來,倒還有理了,今兒晚上不好好收拾下子,你還不反了天?”“二侉子”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想想慪氣呢!岸ㄗ印绷R婆娘“下”不出一子半仔,是香河村的村民們平日里罵人的話,把人當畜生呢。只有牛啊,豬啊,狗啊,貓啊,才叫“下”呢。

    你還別說,這個李鴨子頂起場來,還不肯吃男將的“下” 呢,自個兒穿穿衣裳,出門了!斑@么晚了,死兒上哪塊去?”“二侉子”嘴上問,并不曾阻攔!澳愎芪?我去死把你望,叫你家斷子絕孫!闭媸谴蚱饋頉]好拳,吵起來沒好言。李鴨子跟自家男將像生死活對頭似的。

    這刻兒,“二侉子”真氣得坐在床鋪邊上,抽悶煙,歇把勁呢。

    “有人跳河啦——”“有人跳河啦——”

    看場的瘌扣伙、三狗子跟王老五他們,才日過一陣“白茄”,剛準備睡下,只聽得香河里“轟通”一聲,他們仨感覺不對勁兒,王老五腦子轉得快,雖說他是個殺豬的,多多少少也沾上點兒買賣人的小聰明,殺豬賣肉,一靠手藝,二靠腦子。腦子轉得慢能行么?王老五對其他二人說,“有人跳河了?烊,這大冬天的,跳河真想死呢!

    黑燈瞎火的,三個人跑到場頭子邊上望了望,河里沒得動靜,一下子發現不了跳河的,事情麻煩了。得挨著香河的河岸依次找,這種天氣,人在河里不被淹死,凍也會凍他個半死的。只有三個人,不行,人手不夠,這才放開嗓子朝莊子上喊起來。

    冬夜里的香河村,蠻寂靜的,村民們各自歸家,龍巷上空蕩蕩的。忽然有人喊,“有人跳河啦——”一家一戶的窗子里頭,原本黑乎乎的,一個一個有亮光了。人命關天呢,家中有男將的都紛紛起來了。

    “二侉子”這才意識到出事情了?隙ㄊ抢铠喿舆@個瘟婆娘,還真的跳河去了。趕緊叫醒阿根伙和琴丫頭,“快,快弄快,你家嫂子跳河了!币患胰思痹饣鹈Φ耐愫舆呏北。不一會兒,香河南岸邊,一盞盞馬燈,照著沉寂的香河,一下子亮堂了許多。岸上人嘈雜聲蠻大的!笆悄募已?”“說是‘二侉子’家鴨子呢!薄笆材卮蟛涣耸,要尋死賴活的!薄罢f的是呢,兩口子斗嘴哪家沒得唦,弄得要死要活的,做什呢喲!

    “二侉子”這刻兒,火上了堂屋了,哪塊有閑工夫跟他們說事唦,帶著阿根伙、琴丫頭,從場頭子上劃了條小船,由河心往兩邊望。人在河岸上朝河里望望不遠,也望不清爽,到了河心視野不同,自然容易發現目標。這不,琴丫頭舉著馬燈,朝前望,“二侉子”兄弟倆邊劃槳,邊朝兩邊望!翱,在那塊呢,那棵大柳樹下面,大柳樹下面!鼻傺绢^尖叫起來,她發現前頭不遠的地方,李鴨子抱著一棵大柳樹的根,蹲在水里!翱靹,快劃!鼻傺绢^朝兩個哥哥擺了擺手!八啦坏舻!蓖娙肆,“二侉子”嘴又硬起來了。船到李鴨子跟前,只見她渾身像篩糠似的,直打抖,嘴唇也烏兒泛紫了。望見“二侉子”他們兄妹來了,李鴨子還想走,被琴丫頭一把抓住濕漉漉的棉襖,“哥,還不快來幫把手,真想把嫂子凍死啊!鼻傺绢^對“二侉子”吼道!八樵肝宜滥,死了到東北找個好的家來!崩铠喿印皢鑶琛钡乜奁饋,看上去蠻傷心的。岸上的人也紛紛朝這邊涌了,“找到了,找到了!薄斑@下子還好,不曾出人命!比巳豪飮\嘰喳喳的,說什呢的都有。

    “二侉子”并不曾因為婆娘跳河尋死,就放棄他的努力。李鴨子實在沒得辦法了,只好紅著臉去問水妹。水妹畢竟是個赤腳醫生,懂這方面的事呢。水妹告訴李鴨子,能不能懷上,不單單是女的的事,男將的東西要有用才行。最好是查下子,望望看,是什呢問題。生兒育女是門科學,瞎來不行,蠻干更不行。

    晚上,“二侉子”抽根煙歇把勁的當口,李鴨子對男將說,“水妹讓我俫去查下子,望望看是什呢問題?峙率怯袉栴},要不然,這些年早派有了!崩铠喿诱f“有了”,意思就是懷孕了。鄉里人說話蠻好玩的,有時粗得叫人不能入耳,有時又文縐縐的。比如這女人懷上細的了,城里人就會說懷孕了,鄉里人不說懷孕,在他們看來把懷孕的事都說出嘴,蠻難為情的,說“有了”就不一樣了。做婆娘的,跟男將一說“我有了”,除非男將是個“二百五”,不然都會懂的。

    “二侉子”這一陣子也有些興嘆了,聽婆娘這個樣子一說,心想也好,查下子沒得壞處。就同意了。于是,把代銷店交把琴丫頭打理,兩口子乘班船去了趟縣城?h城醫院的診斷讓“二侉子”做夢均不曾想到,問題就出在“二侉子”身上,他那個里頭射出來的東西沒得效用,不能讓李鴨子懷上孕?h城醫院里的醫生還說了,早幾年來望可能要好些個,現在沒得指望了,看好的可能性不大,蠻貴的。何必把錢往水里扔唦。種田得來的兩個錢,不容易呢。

    這無疑是給“二侉子”當頭一棒,把“二侉子”打得暈頭轉向,不知道東西南北了。他傻了,不知道該怎兒弄。從縣城回到代銷店,癡動癡動的,對前來買東西的,也沒得過去那么活泛了,一到晚上就跟以前像換了個人,不再爬上爬下的了,李鴨子他碰都不碰了。

    這個樣子過去了幾晚,“二侉子”發話了:“王家香火不能在我手上斷了,我不管這么多了,你去給我討個種家來!崩铠喿宇^腦子“嗡”地一聲,大了。她倒是聽說過,鄉里有人家男將沒得生育能力,讓婆娘出去隨便找個男的,跟人家睡上一覺,讓自己有了,這叫借種?衫铠喿尤f萬不曾想到,這種事情輪到她頭上了。想想自己,除了好吃做媒之外,哪塊也沒得話把旁人說,更不是個腰里頭系不住褲帶子的主兒,是個作風不正的婆娘,盡管鄉里頭這個樣子的婆娘有的是,可她李鴨子不是的,她瞧不起那個樣子的婆娘,F在,她必須要去做自己都瞧不起的女人。李鴨子心里說不出是什呢滋味,拿了“二侉子”給她預備好的錢,扎了個布兜子,里頭放了幾件換洗衣裳,出門了。

    拼命想個細的的沒得,香元不想要,他家丫頭水妹卻生了。

    照水妹自己的預測,應當到開春才臨盆呢。她自己都不曾想到,這個小生命迫不及待地來到這個世上了。水妹生了個早產兒,早產歸早產,份量可不輕,足足八斤的大胖小伙,一落地就“哇哇哇”地哭個不停,不曉得哪塊來的這么大的勁的。

    水妹想來想去,恐怕是前向時跟老子著氣 ,自己情緒過于激動,不小心動了胎氣,早產了。一個姑娘家,既不曾結婚,又沒得婆家,卻把細的養在媽媽家了,不是什呢光彩的事情。有了細的,瞞不了,藏不住。香元的臉沒得地方放呢,難看得很。這真是件有辱門楣的事,香元什呢時候吃人家下,丟過這種人的?這個水妹子,真是癡鬼拱到肚子里頭了,為了這樣子的一個負心漢,竟不顧姑娘家的臉面,不聽娘老子的話,把肚子里頭的細的生下來了。香元怎兒能容忍這一切呢?

    可現在的事實是,不管香元容不容忍,水妹子腹中的細小的已經落地了。香元想,這還了得,無論如何,香元是不會同意把水妹子肚子里的細的養下來的。水妹呢,又是不會同意把肚子里的細的打掉。旁人不曉得,為了這個細的,水妹什呢都不在乎了,也不怕別人恥笑。沒得辦法,香元的家里已經容不下水妹了。香元在萬般無奈之下,把水妹掃地出門了。換句話說回來,從今往后,水妹跟香元各過各的,水妹只得離開家,跟自個兒剛出生的小伙一起,另立門戶。

    水妹忙了一冬的嫁衣,結果一點用場都沒得,水妹用不著嫁衣了呢。打算在正月里頭辦大事的,忙碌起來。柳春雨、“黑菜瓜”、陸根水忙著“送日子”,楊雪花、楊阿桂、琴丫頭則在忙嫁妝。

    送日子,顧名思義,就是男方將擇定的娶親日期,寫在紅紙上面,送到女方家中,一來女方好做準備,二來男女雙方好通知諸親六眷,讓他們有個打算,備好“人情”(多半是送錢禮,也有送衣料之類東西的),到時候登門道喜。結婚成親當地人稱之為大喜,而送日子則稱之為小喜。

    成親日子具體定在哪月哪日,不是隨隨便便定的,可以說是精心優選的。早先,擇定吉日大略有三種辦法,一種是備好香燭紙錢之類,到廟堂里求簽問卦,以求得“上上”簽為佳;再一種是備了紅紙包兒,請算命先生按天干地支五行來推算日子;第三種是備桌酒菜,請附近頗有名望的私塾先生翻看老黃歷,查出“宜忌”事項,選個好日子。不論哪種法子選定的日子,有一點是肯定的,那便是日子必須為雙日,逢六(祿)則尤佳。這雙日中忌十四,沒聽人說“‘十四’(十事)九不成”么,不好。村民們特別迷信“黃道吉日”、“諸事皆宜”之類,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好。眼下,革命革得不住氣,迷信的市場小多了。話又說來,幾十年過去,如今也不是完全沒人信,表現形式不同從前罷了。

    因是小喜,送日子當天,男女雙方家中必定親朋滿座。主人則必定酒飯相待,自有一番成親前的熱嘈與喜氣。特別是男方小伙的爺爺奶奶,更是滿臉堆笑。間或有莊鄰碰面道賀:“恭喜恭喜,要抱重孫子啦!”老人家總是謙和地回應:“托福托福!薄罢f不定給二老個‘撞門喜’呢!薄白查T喜”就是指洞房花燭夜就“有”。奶奶一聽莊鄰的道喜話,格外高興,“承你吉言,托大福托大福!”做父母的,這一天確實是忙。忙歸忙,臉上還是掩不住笑意,忙得開心呢。的確,家中要添丁進口了,用當地的話說,快用媳婦了。愛開玩笑的鄰居便逮住當父親的開心:“噯,快當‘扒灰公’啦!”“說‘扒灰’是個福分,真‘扒灰’是個畜生!”當父親的肚子里早備了現成詞回敬自己的鄉鄰們、老友們。所有這些道喜話、玩笑話,送日子這天,算是有了發揮的好機會。一到娶親的時候,人們的眼光和談論的焦點,都會不約而同地集中到新娘子標致不標致、新娘子家陪嫁好不好上了。

    有一點差點兒忘了交代,送日子當天,外人看到的是表面場上的風光。其實,送日子前一天晚上,男方家的“請媒酒”才是關鍵。這請媒酒,媒人可不是好喝的。因為,主人家請媒人,除了表明主人家對媒人在通話時表現較滿意,給予酬勞外,更重要的是在送日子時如女方對財禮仍有不滿的話,希望媒人能出面圓場,千萬不能因為樣把財禮而執崩起來,鬧得拒不成親就不好了。這媒人呢,多數是“吃得好,說得好”的角色,“噯,心放到肚皮里吧,什么大風大浪我沒見過,什么樣難纏的人家我沒對付過,真是。來,喝兩盅!笔骄硼,一點不假。只要請媒酒豐盛,再大的難題,媒人也能幫你破解。

    關于結婚財禮,大致可歸為三類:

    首先是布料,主要是給女方待嫁姑娘做嫁衣用的。棉的,夾的,單的,均有。殷實富裕人家也有送皮貨的,在鄉間極少。布料少則十二個,多則三十六個,一般二十四個。這里的“個”,即為“件”的意思,說“個”而不直接說“件”,怕是鄉里人習慣說法而已,沒得深文大義的。這布料中質地并不一樣,土的,洋的,呢的,緞子的,均有。顏色上,以紅綠顏色為多,大紅大綠其時挺時興。

    其次是首飾。不管你是窮是富,想娶老婆,有五件金銀器非備不可的:手鐲、戒指、項圈、胸索子、耳環子。這五樣當中,戒指、耳環子肯定得是全金的,其他能是金的更好,不能全金,包金也成,若體諒男方家境的,則不再頂真,銀的也可。若是碰上講究的人家,除去上述五件以外,還得配上銀簪子、金杈子之類,你就等著花鈔票吧!新娘子一身,披金戴銀,配齊全了,那可是所需不菲呀!

    最后是食物。除常規的魚肉、鵝鴨、糕饅、茶食之類“盒擔”以外,還必須備一壇好酒,這便是“養女三壇酒”中的第二壇酒了。

    送日子這天,上述三大類財禮都得隨了那張大紅紙箋送到女方家中的。女方家收到那張寫有喜期的紅紙箋兒之后,便開始忙了,為待嫁姑娘忙嫁。

    臘月一到,年便到跟前了。香河一帶的村民們均忙碌起來。望上去都是在忙,但各人家忙各人家的,忙得不一樣呢。平常人家,正月里頭沒得什呢大事的,所謂“大事”,在鄉里人看來,便是諸如小伙結婚,丫頭出嫁,再有就是大人賀壽,細小的過周之類。即便是自家過年,多多少少也得做些準備,正月里親戚總是要帶的,一點兒不準備哪成呢。于是,扛上幾十斤王豆,到老安然家坊子里,代做“著”把豆腐、百頁,自家再淘些糯米、飯米,到有碓臼或石頭磨子的人家去,用碓臼舂,石磨子磨,成了米粉之后,拿家來就好做團、劃糕了。

    這當口,柳安然家豆腐坊、“二侉子”家代銷店均忙起來,人來人往的,到豆腐坊代加工的,預先墊做的,到代銷店買年貨的,村民們難得手頭這個樣子大方地花錢,罷罷做年呢,一年忙到頭,就這么一回。村民們臉上大多笑瞇瞇的,把從生產隊分紅分來的工分錢,拿出一小部分來,往柳安然、“二侉子”門上送。

    正月里要辦喜事的人家就更忙了。除了平常人家做豆腐,做團,蒸糕,還得殺條把豬子。也許有人會問,哪能到時想殺豬就殺豬呢?其實,辦大事的人家從年頭上就打算好了,抓苗豬時就預備年前殺的,多半是殺一條豬,留足了自家用的,其余的賣些個現錢,正好家里辦事時用。這時候村子上有兩個人忙起來,一個是殺豬的王老五,找他殺豬的人家多了,忙是自然的;再一個便是阿根伙,這一陣子他跟王老五屁股后頭比跟在“祥大少”后頭要多,哪個讓他們是本家兄弟呢,王老五給人家殺豬,阿根伙給王老五打下手。主家自然不會虧待他倆,燒些個豬下水,放上一瓶子“大麥燒”。這陣子,在村子上望見王老五跟阿根伙,每天均是臉紅紅的,像剛從豬肚子里頭扒出來的肝,紅得有些發紫,一張開口滿嘴酒氣。如若有人問起:“弟兄倆又在哪家忙的,喝得不少嘛!薄白T駝子家,‘黑菜瓜’正月里頭要辦事,幫忙把條豬子殺下子。譚駝子不在家,香玉一個婆娘家,這個忙不幫說不過去呢!蓖趵衔、阿根伙說的都是大道之理,說得問話的人直點頭。這弟兄倆便拎了殺豬家伙,奔下家去了。

    王老五到柳安然家殺豬是早幾天說好了的。當王老五、阿根伙把一套家伙在后院放下來的時候,柳老先生一大鍋殺豬湯已經燒好了,只等人來動手呢。因是自家殺豬,春雨、翠云均在家等著,不曾出去。一來殺豬要人幫忙,二來這也是家里頭的一件大事,哪能丟把老子一個人呢。柳春雨跟王老五、阿根伙進豬圈里頭,抓豬子!肮怨,你家這豬到底喂的是豆腐渣多,油水足,膘多好啊,比前兩天譚駝子家殺的大黑豬壯實得不輕呢!蓖趵衔宓降资莻殺豬的,往柳春雨家豬圈里一站,對眼前的這頭大白豬,便作出了自己的判斷!按河昊,你先穩住它,然后搭它的耳頭,阿根伙馬上搭它的另一只耳頭,我搭它的尾子。我說動手就一齊上!蓖趵衔遄ヘi前作出了具體分工。畢竟是自家養的豬子,柳春雨裝著給豬子抓癢的樣子,大白豬便“嗯”啊“嗯”的,安逸下來了。王老五看時機已到,喊一聲:“搭手!比齻大男將,毫不費事,就把大白豬抬出了豬圈。要讓它離開住慣了的窩,大白豬自然不干,“唔母”“唔母”拚命喊著。王老五才不理會大白豬的感受呢,叫他們兩人用力摁住豬子,自己從身上掏出兩根麻繩子,三下五除二,把四只豬爪子,一順毛扎好。翠云早把殺豬用的大凳放好了,大凳下口是一只頭盆,盆里有碗把清水,清水上浮著香油花子,這是殺豬時等豬血子用的。王老五看一切妥當了,吩咐他們兩個把豬子抬起來,頭擱到大凳子上頭,自己從家伙堆子里頭找出點紅刀,只見他一手握刀,一手上前抓緊長長的豬嘴巴,原本開口狂喊的豬,嘴巴再張不開來了。大白豬并不溫馴,身子不停[走厥] ,王老五不好下手呢!鞍⒏镉冒褎,穩住了,不把它[走厥]!闭f話的當口,王老五的點紅刀猛地插進了大白豬的喉嚨。真一刀見紅呢,鮮紅鮮紅的血,“嘩嘩”地涌出來,進了地上的頭盆!耙⒇i湯!蓖趵衔迨诸^做著,一邊吩咐著。此時,他用點紅刀在豬的一只后腿靠腳爪子的地方,開個小口子,接著用一根長長的鐵棍子,油光光的,有的地方摩得泛亮了,從小口子里往豬子身上搗。旁人望著王老五搗得蠻隨意的,其實不是的,這是殺豬的一門功夫,鐵棍子必須貼著豬皮搗,部位要均勻。搗過之后,王老五扒開小口子,把自己的嘴就到上頭,對著小口子吹氣。他吹得臉紅脖子粗的,豬子渾身便鼓起來了,一下子大了好些。這時,王老五才停下子,用鐵棍子在豬子身上敲打幾下子,看到氣通到全身了,便再掏出根麻繩子,把小口子扎緊,不讓氣跑掉。放在一旁的殺豬桶里湯裝得差不多了,幾個人一起把豬子抬進桶里,只望見王老五表演他去豬毛的手藝了。胖乎乎的豬子,在桶里憑王老五翻滾,到一定時辰,他的兩把刨子,便在豬身上“嚯哧嚯哧”刮起毛來。刨子是鐵皮的,一頭是刨口,一頭卷成把子,好抓手。不一會兒,大白豬更白了,一身的毛,被刮得精光。接下來便是去頭,開膛破肚,出內臟,分片,頭二百斤的大白豬就這樣被王老五給肢解了。這刻兒,王老五望望掛在洋絲上的豬肉,一掛一掛的,討好地對柳安然道:“進豬圈時,我就說了,你家豬子膘頭厚呢,不假吧!薄把哿,到底是殺豬的老手。留下來吃盅酒再走!绷艨褪亲鲋骷业谋痉,柳安然向來禮數周全著呢。王老五也就等著主家這句話呢,嘴上客氣道:“這倒不好意思呢,其他人家可以黃,你老伯的面子老五可不敢黃喲!卑⒏镒匀桓垂,忙手忙腳地幫著柳春雨到水樁碼頭上翻豬大腸去了。

    這里頭也有講究呢,如若是養大的豬子,劃船送到楚縣城東門豬行去賣,那前一天晚上便給豬喂上好的精飼料,讓它吃個死飽,第二天臨上船時再一喂,行了,上秤一稱,豬子毛重多出了好幾斤,那飼料進了豬肚子就是錢呢。所以,豬行里有人專門給豬子望食多食少的,在豬肚子上捏,張口說減幾斤,賣豬子的只好在秤上扣除。碰到難說話的,他會讓你等,不給你立即過砰。這一等壞了,喂的食多半變成豬屎屙掉了。因而,上街賣豬子的,預先都想辦法找個把熟人,招呼下子,望豬子的就不會過于頂真了。有的望豬子的你不打招呼,他也會關照你的,村民們賣過一回豬子,回去都會說某人心好。在望豬子的看來,一頭豬,人家喂了一年下來,想多賣兩個錢,多喂斤把食,不算過分,能關照就關照些個。這個樣子一來,下回村民們再賣豬子時,就會自愿帶些山芋、芋頭之類的,硬塞給望豬子的。這是說的賣豬子,多喂食,賺錢。像柳家自家辦事用,多喂食就沒得必要了。一般前一天晚上食就不能把足了。否則,豬子殺出來,滿肚子的食,難打當 呢。說起來,這豬子通靈性呢,一般人家賣豬、殺豬事先均不能聲張,家里人只要一說,豬就曉得自己命不得長了,會無聲地流淚,兩只眼睛邊的毛濕漉漉的,吃食也不兇了,有的甚至就不吃了,你怎兒喚它,都睡在窩里頭不出來。傷心呢。剛才,王老五他們把大白豬抬出豬圈的時候,翠云特地望了下子,大白豬兩只眼睛旁邊的毛都潮透了,翠云忍不住,淚水在眼睛里打轉了,不忍心再望,跑到自己的小平頂子里去了。平日里,是她把食把得多呢,一天一天,喂到這么大,卻要了它的性命,真有些個殘忍。眼不見,心不煩。翠云不能阻止王老五的點紅刀,只得離開殺豬現場,躲到自己房里抹眼淚。

    白天殺豬讓翠云心里頭難過,晚上做團、蒸糕就不一樣了,她心里頭開心得不得了,笑得“咯咯”的,嘴都合不上。一家人圍著大桌子,和米粉,捏團,裝到籠上蒸,熱氣騰騰的,高興還能嘗個新鮮,翠云能不開心么!皣,可是拾到笑笑本子啦?”春雨伙在和米粉,見妹妹捧著蒸籠,堂屋后屋跑個不停,笑個不停,便逗問道!安桓嬖V你!薄安徽f出來,當心爛在肚子會壞掉哦!贝河昊镒炖镎f話,手里活計照做,不曾停!皼]得幾天,我家老子要用媳婦了呢!”翠云轉到劃糕的老父親身后,說道!澳銈傻丫頭,拿你老子開什呢心唦!绷踩惶ь^,朝翠云笑了笑。望著自家丫頭,忙前忙后的,想起那些尋死賴活的日子,真把柳安然心都操碎了,原本以為翠云是個丫頭家,蠻乖巧聽話的,蠻知書識理的,該讓他省心些個,哪曉得,三個細的,哪個也不讓他這個當老子的省心。想起他們早就沒了娘,自己是既當爹又當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們三個拉扯大,不容易呢。該到成家立業的時候了,還不放老子得過身。人家望到說起來,你柳先生好了,小伙丫頭大了,快享福啰。天曉得,這是享的什呢福唦?罪受夠了。

    眼下,好了。春耕伙在外頭,就由他去了;翠云的事情也過去了,望起來她的心情開朗了許多,又不是失身于人,不是什呢大了不得的,標標致致的大姑娘,還愁把不到個好人家唦。前向時,有人說了個王家莊在外當兵的小伙,說是正月里回來探親,想雙方都“望”下子呢;春雨伙鬧來鬧去,總算也把事情定下來了,說實在的琴丫頭蠻討人喜歡的,但楊家閨女也不錯,生得白白清清,有模有樣,比琴丫頭還標致些個呢。只是苦了琴丫頭了,事情到了這一步又有什呢辦法呢?老天捉弄人,命運捉弄人,非人力所能改變。只好罷了。

    柳安然盤算著,心里頭想起丫頭的話,還真是就要用媳婦了呢。在香河一帶,說公公“扒”媳婦的“灰”故事蠻多的。教書先生出身的柳安然,自然曉得這“扒灰公公”,是有來歷的。

    扒灰公公,是一種通俗的說法,意思是指與媳婦發生不正當關系的公公。香河一帶,人家結婚辦事時,均歡喜逮住公公鬧,當中有一樣就是:迎扒灰公公。言下之意,媳婦進門了,公公有條件“扒灰”了,并不是說就真的“扒灰”。

    說起來,扒灰公公的說法來源于一則傳說。說是早先有個文人,不拘小節。一年夏天,看見自己的兒媳婦睡在蚊帳之中,觸景生情,隨手在白粉墻上題起詩來,不料才寫了兩句,有客來訪,便離開了。那文人,因怕所提之詩被旁人望見,隨即叫來家人應酬賓客,好讓自己脫身,去擦了兒媳婦房中那不雅詩句。然而,當他進得房中,朝白粉墻上一望,原先的兩句詩變成了四句,兒媳婦又續了兩句——

    白羅帳里一琵琶,

    若欲彈它理太差;

    愿與公公奏幾曲,

    肥水不落別人家。

    可憐那文人,顧不上向兒媳婦打招呼,舉起兩只手,在白粉墻上連揩帶擦,想把四句話全擦干凈。哪想到,先前來訪的客人來當面辭行,不請自入,令他措手不及?腿艘姞,怪而問之:“賢兄此舉為何也?”那文人面帶愧色,答曰:“扒灰也”。于是乎,扒灰公公這個稱謂便流傳開來。

    其后,為了嘲笑此人,但凡有兒子結婚成親,其父必被“打扮”一番,弄成怪模怪樣,在眾親友的簇擁之下,游街示眾。此幕活劇,即便到了現時城里人家的婚宴上,也不時有表演的。只不過,不是游街,而是在眾親戚朋友面前,繞上幾圈,嘴里還得喊個不停:“扒灰公公到!”“扒灰公公到!”這些都是辦喜事時,讓親友們高興,調節氣氛的招兒。若是問新郎官的父親,“噯,能扒灰啦!”他自會回你道:“說扒灰是個福份,真扒灰是個畜生!痹缦,鄉里人四十出頭就當上公公,真是有福,頭二年后便抱上孫子,那便是有大福了。

    在鄉里,迎扒灰公公的日子,多半在婚期的第三天,散客飯一完,新娘子家的“瞧客老爺” 一走,那些喜歡惡作劇的,便給做了扒灰公公的男主人,精心打扮一番,滿莊子游行。這刻兒,巷口上多半擠滿了大人細的,爭著看扒灰公公的丑相。但見那扒灰公公,身穿長袍馬褂,肩扛掏灰扒,掏灰扒上套上個畚箕,紅紙糊的。柄頭子上扣著一只銅鑼,這時,便手執鑼楗,“咣!咣!咣!”自個兒邊走,邊敲,邊喊:“鄉親們望哦,哪個想扒灰就像我噢!”還偷懶不得,扒灰公公后頭,有人跟著,不時催促,“走啊,敲啊,喊啊!币辉趺凑f是迎扒灰公公呢。

    話又說回來了,當上“扒灰公公”的,就都那么干凈,沒得一個“扒”過媳婦的“灰”唦?不見得。只不過,如若真扒灰,你倒不好說了呢。有些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人家做得,你說不得。人家公公“扒”媳婦的“灰”,正是老話里頭說的,“肥水不落外人田”,關你屁事。

    家家戶戶忙著為過年做準備的當口,村里也開始忙起來。

    譚支書想著自個兒不能老這么代著,得爭取表現讓公社王主任滿意,好快點兒給他轉正。原本想,車路河工程是個機會,好好表現下子,哪個也不曾想到,叫陸根水一攪和,要不是女方家讓步,差點兒弄出個強奸案來,這讓公社王主任很不滿意。那么大的工地,頭二十萬人呢,出了這種事情,不僅香河村沒面子,公社也跟著丟人呢。車路河工程,這么好的機會不曾抓得住,譚支書蠻懊恨的。過了這個村,就沒得這個店呢。眼下快過年了,何不把村子上的文娛宣傳隊抓起來,正月初一拉著一支隊伍到公社拜一拜年,再到王主任家門上舞舞龍,送個吉祥,王主任肯定高興。王主任一高興,轉正的事就好辦了。譚支書這個樣子一想,心里頭又開心起來,總算讓他找到了挽回車路河工程不好影響的著子了。就這個樣子弄,蠻好的。譚支書自個兒給自個兒鼓勵下子。

    村子里辦文娛宣傳隊的,這一帶蠻多的。眼下正當時,要過年了,村上老老少少該喜喜鬧鬧,沒得個文娛哪成?老輩人會說,我們那會子,搭野臺子,唱大戲呢!過年看文娛,在鄉里有年頭了?墒,譚支書今年想搞的文娛,意義跟以往大不一樣呢。

    組建一支文娛宣傳隊,頂重要的是要選好一個文娛宣傳隊隊長。公社王主任在大會上經常給譚支書們講,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所以這隊長非常重要,不僅要能拉會唱,而且要能把隊伍帶起來,會管人,管得住人,才行。譚支書伸出手來,掰來掰去地盤算,最后還是覺得柳春雨當這個隊長頂合適,小伙人品長得沒得話說,肚子墨水在香河村算高的,吹拉彈唱樣樣拿得出手,只是輕易不外露,當過村小的老師,管人肯定沒得問題。隊長有了,再選上十個八個姑娘小伙,做文娛宣傳隊隊員,不費難。

    譚支書找到柳春雨家門上,柳春雨不好意思黃支書的面子,只好把當文娛宣傳隊隊長的事應承下來。學生放寒假了,村小的兩間空教室被柳春雨利用來做唱文娛的排練室。七個生產隊,每個生產隊選了兩三個姑娘、小伙,總共頭二十個人,有會拉二胡的,有會吹笛子的,有會敲鑼打鼓的,有會崴花船的,有會舞龍舞麒麟的,有能說會唱的,……能選進來唱文娛的,均不是個亞家,總能拿出點兒名堂來。翠云、琴丫頭理所當然少不了,她倆是骨干分子呢。

    唱文娛的唱詞,多半是隊長寫,香河村眼下的這支宣傳隊所有的唱詞,均出自柳春雨的手。柳春雨曉得,這唱詞有沒得文彩倒在其次,關鍵要跟形勢。譚支書特地關照柳春雨,農業學大寨的內容不能少,計劃生育的內容也不能少。柳春雨自然照辦,分別寫了兩段。農業學大寨是這樣子寫的——

    農業學大寨就是好,

    男女老少斗志高;

    一年普及大寨縣,

    誓為革命立功勞。

    計劃生育的唱詞是說唱的形式——

    甲:(唱)各位大嫂聽我表,

    計劃生育實在好,

    實在好。

    乙:(白)咦,你倒說說,

    這計劃生育好在哪塊唦?

    甲:(唱)不會多生細的把資超,

    不會老大哭來,老二鬧,

    老三還在把奶要。

    乙:(白)養得多,

    分紅拿不到錢,

    一年忙到頭,

    落得兩個大拳頭,

    超資的日子不好過哦。

    甲:(唱)各位大嫂聽我表,

    計劃生育就是好,

    男女老少要記牢。

    乙:(白)要記牢,要記牢……

    鑼鼓家伙一敲,二胡子一拖,小淮調配新詞,正經的在臺面上唱,不正經的在姑娘小伙的耳邊上唱:

    九月天上喲,

    云重云;

    水中蓮花喲,

    襯佳人;

    有心想把喲,

    佳人娶;

    哪知她床上喲,

    人重人。

    唱得小伙在家中大吵大鬧,要退“娃娃親”的有,唱得姑娘成了婦人的也有。村里人過耳傳言地說,文娛宣傳隊上亂得很。真亂假亂,說不清。譚支書也不管,他咬住柳春雨的耳頭邊子:“正月初一到公社里拜年,一定要拿出幾個像樣子的節目!

    李鴨子出去沒得幾天,便家來了?爝^年了呢,一個女人往哪塊跑唦,娘家又不能去,大過年的都不回去,娘家人問起來,怎兒好意思說出語呢。李鴨子前思后想,自有打算,就回來了!岸ㄗ印币娒婢蛦,“怎兒這個樣子快的,事情辦得怎兒樣子了?”“把我當什呢人啦,事情不辦成,我怎兒可能家來唦!崩铠喿涌跉庑U硬的,“二侉子”這才放心了。

    一天夜里,趁“二侉子”喝了點“大麥燒”,睡得著呼呼的,李鴨子摸到阿根伙床上去了。阿根伙睡得木里木息的,一翻身,身邊多了個人,嚇了一跳:“哪個?”“噓,別喊,我!崩铠喿于s緊用手捂住阿根伙的嘴。阿根伙細細一望,傻了眼了。借著窗外涼月子的清輝,阿根伙望見了嫂子的臉,不僅如此,還感覺到嫂子身子是光禿禿的,一根布紗都沒得!安皇巧┳咏心銓W壞,也不是做嫂子的不正經,都是你家畜生哥哥逼的!薄拔腋绺绫频?”阿根伙下意識的把自己的身子往開挪了挪,不致于不小心碰到嫂子光膊膊的身子。你別望阿根伙在女人堆里滑似個神,在自家嫂子面前,竟也沒得這個膽子了!凹页蟛豢赏鈸P,你小叔子也不是外人。你家哥哥底下那個東西中看不中用,射不出那個來,這些年怎兒不曾有個一男半女的,根子在他身上。他不想王家變成絕后代呢,想要個細的,發了瘋了。我能養,他不行。最后逼著我出去借種!崩铠喿诱f到這兒細聲哭起來,她委屈呢。

    “我想來想去,到外頭借種也是借,還不如‘肥水不落外人田’呢,你阿根伙幫嫂子懷上了,畢竟是你家老王家的種,再說你打光棍這些年了,嫂子送點把你嘗嘗,也不枉為個男將!痹捳f到這個份兒上,李鴨子臉反正撕破了,索性逗下子阿根伙,她就不信阿根伙是個不想偷嘴的貓。她哪塊曉得,阿根伙老早就嘗過腥了呢。

    聽嫂子這么一說,阿根伙膽子一下子大起來,即便哥哥發覺了,他也好說,是你讓嫂子來借種的,不關我阿根伙的事。送上門來的交易,不㞗白不㞗。果然,下身有反應了,一把摟住嫂子,上下齊動,嘴拱到嫂子奶夾浜里去了,下面不曾費事就進去了。阿根伙感覺到嫂子蠻配合的,兩腿岔得開開的,好讓他來回抽動。一袋旱煙的工夫,阿根伙頂不住了,嘴里的奶頭丟了下來,“嫂子,我的好嫂子,我的親嫂子,我要射了,要射了!崩铠喿影研∈遄訐У酶o了,下身又朝前送送,嘴里說,“射吧,全射出來就安逸了。有我等著呢!卑⒏镌谏┳拥墓膭钕,猛烈抽動幾下之后,挺身而出,一瀉個精大光。嘴里嘟囔了一句,“這下子我死掉了!彪S即軟在嫂子身上,一動也不動。

    李鴨子這刻兒更像母親似的,摟著阿根伙,心里頭充滿了感激。她強烈地感覺到,今夜之后,她要當媽媽了。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