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dl id="dfvxb"></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l><video id="dfvxb"></video>
<dl id="dfvxb"><delect id="dfvxb"><font id="dfvxb"></font></delect></dl> <dl id="dfvxb"><dl id="dfvxb"><delect id="dfvxb"></delect></dl></dl><video id="dfvxb"></video>
<video id="dfvxb"><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noframes id="dfvxb"><dl id="dfvxb"></dl>
<dl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dl>
<video id="dfvxb"><output id="dfvxb"></output></video>
<video id="dfvxb"></video>
第二十二節  對酒黃橙
作者:譚天      更新:2024-02-20 14:32      字數:1463
    我摘下頭盔,回想起游戲中的一幕,小鹿驚恐絕望的眼神,掙扎的長腿,顫抖的身體,禁不住趴在電腦前哭了起來。

    我生命中大部分角色都由動物扮演,別說是親手殺死一只動物,就是平時死掉一盆花,我都會黯然傷神好幾天,可以和林黛玉一比高下,可她是因為愛心泛濫,我卻是因為陪伴之情。不只是我,其實許多人在死掉心愛的寵物時都會傷心難過的,何況我是個把動物當朋友的人,怎么能容忍自己做出如此行徑呢?

    傷心欲絕的我甚至開始后悔玩這游戲了,就不會殺掉小鹿了。真是后悔!出手的時候,為什么不仔細看一下呢?我為什么總是這么笨拙。什么狗屁英雄!還不是個十足的廢物!

    手機響了許久,我才擦了把眼淚接起來。

    “喂!你干嗎呢?這么半天才接電話?”女聲有點生氣。

    “黃橙!我犯了個大錯誤,我是個笨蛋…………”

    “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她聽出我聲音沙啞,“快說呀!”

    “我想見你!”我哭喪著說,在黃橙面前我脆弱的很,也真實的很。

    她既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喜歡的人,在她面前我沒辦法像在絕色傾城眼中一樣威風凜凜,傲骨錚錚!

    “好!你快點出來,我在‘月色流水’等你!”她焦急的說。    

    "月色流水"是我們常去的一個酒吧。我有時也會一個人去,因為那里光線昏暗,不用直面別人的眼光,也不會赤裸裸的把自己展現出來。最重要的是在那里沒人會在乎你是誰,我的角色單純而簡單,只是一個年輕的男人。偶爾會有性感嫵媚的陪酒女郎把下巴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把鈔票塞進她手里,她便坐下來聽我嘮叨或給我講大串的葷段子輕松而自在。

    我到達"月色流水"的時候,黃橙已經坐在墻角的位置上等我了,那是我們常坐的桌子,桌子上方的墻上有一幅畫,是一彎新月,和一條纏綿的小河,因為涂了熒光粉的緣故,彎月和小河在昏暗中發著幽綠色的光芒,魅惑而神秘。

    黃橙今天穿了件黑色的吊帶上衣,與裸露出來的白皙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莫名的鼓惑使你想知道黑色掩蓋下的東西。我沒有多看黃橙,雖然我已經有三天沒見她了,這在我們成為朋友之后是很少見的,她沖垂頭喪氣的我問:“你到底怎么了?”

    “我殺了一只鹿!”

    “殺鹿?在哪?動物園嗎?”她驚訝的問。

    “是在游戲里,眾生!”我耷拉著腦袋,像法庭上供認不諱的罪犯!

    “不是吧你?游戲你這么認真干嗎?”她咯咯的笑。

    “我知道不是真的,可心里頭還是很難過!”

    “恩!我明白你對動物的感情,它們就像你的朋友,對吧!”

    嗚嗚……知我者黃橙也!啥叫紅顏,啥叫知己,不說了,全在酒里了。我端起啤酒,一飲而進,冰鎮的感覺讓我的郁悶情緒稍有緩和。

    “心里悶的慌?”她盯著我問。

    “恩!像有塊石頭壓著一樣!

    “那我陪你喝點酒吧!會好點的!彼谷慌阄液染,要知道喝酒對美容的害處是很大的,我認識她這么久,就沒見她喝過酒。

    “你陪我?不好吧…………!”

    她招手向服務生要了啤酒,我倆便暢飲起來。幾杯下肚之后,我眼前恍惚起來,她的話也開始多了,今天的傾訴主角也由我變成了她。女孩總把感情當做頭等大事,當然我妹妹除外了,她是女強人。黃橙大吐苦水,說追求她的那些男生,多么垃圾,多么齷齪,多么討厭。

    我聆聽著她說出來的名字,不是萬人迷的帥哥,就是滿腹經綸的才子,這些人她就看不上,嗚嗚,看來我只能暗暗的喜歡一下了,心里自覺的又把自己的位置向后挪了挪,我并不貪心,她能這樣和我喝酒聊天,我已經很高興,知足常樂嘛!我總不能讓她和絕色傾城一樣陪我浪跡天涯吧!

    當我的肚子已經再裝不下一滴酒的時候,我掙扎著伸出手,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的黃橙。她哼了一聲,不肯起來,我視線越發的模糊。暈!真暈!他媽的喝大了!趁我還有一點清醒的意識,我急忙給劍冰打了電話,我實在沒有力氣扶她了。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蜜桃,欧美AV色香蕉一区二区蜜桃,国产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蜜桃,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