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不服輸的楊二爺
作者:古遇兮      更新:2024-07-07 01:16      字數:2558
    另一邊,楊家大寨,由于那個(gè)主播和一幫楊家追去看熱鬧的賓客在那個(gè)十字路口戰場(chǎng)處被趕到的警方帶去了派出所做筆錄,所以楊家大寨那個(gè)大液晶電視上的直播間已經(jīng)結束。

    楊二爺本來(lái)想讓賓客們看著(zhù)陳家的人將那個(gè)航天員搞定,但他失算了,當時(shí),看到直播畫(huà)面中兩枚火箭彈都沒(méi)有打死那個(gè)航天員,楊二爺就想著(zhù)事情可能要遭。

    后來(lái)那輛蘭博基尼繼續上路離開(kāi)了,陳宏羽也繼續追了上去,但因那個(gè)主播沒(méi)有跟去,后來(lái)警方控制現場(chǎng)后,那個(gè)直播也已經(jīng)被關(guān)閉,沒(méi)有了直播,蘭博基尼怎么樣了,陳宏羽追到了哪里了,此時(shí)已經(jīng)沒(méi)人知道。

    楊二爺一臉喪氣,靜靜地坐在楊建林家的屋檐下,巴扎巴扎地抽著(zhù)一袋旱煙,賓客們也很識趣,并沒(méi)有上去打擾。

    楊二爺現在的心都快碎了,今天的事情非常嚴重,陳家死了四五個(gè)安保人員,而楊曉燕,已經(jīng)跟著(zhù)那輛超級跑車(chē)離開(kāi)。

    如果沒(méi)有了這宗親事,大寨的公司怎么辦,楊建華和楊建成怎么辦?想著(zhù)這些事情,楊二爺就一陣頭疼。

    楊曉燕一個(gè)乖巧的女娃,平時(shí)連那種要好的閨蜜都沒(méi)有一個(gè),楊二爺不知道她是怎么認識的那輛超級跑車(chē)的。

    “唔,有了,手機,手機,將曉燕那兩個(gè)手機拿來(lái)!

    沉默中,楊二爺突然想起昨天楊曉燕打過(guò)電話(huà)的事,大叫著(zhù)讓楊家的人將那兩部手機拿了出來(lái)。

    “問(wèn)題一定出在這里……”

    楊二爺拿著(zhù)兩部手機,快速走進(jìn)另一棟樓,把昨天楊曉燕曾打過(guò)一個(gè)電話(huà)的事告訴了陳家的人。

    然后在陳家的建議下,楊二爺讓人準備好車(chē),帶上四個(gè)楊家大寨的管事,與陳家的人一起趕往不遠鎮上的一家小移動(dòng)營(yíng)業(yè)店面,要去查楊曉燕的手機通話(huà)記錄。

    然而事情并不順利,到了鎮上的那家小營(yíng)業(yè)店面后,鎮上人認得楊二爺,告訴他說(shuō),要查用戶(hù)數據的話(huà),得去縣里的營(yíng)業(yè)廳,鎮上的級別太小,沒(méi)有權限。

    于是,楊二爺又和那位老者,跟著(zhù)一幫管事,匆匆趕往ZJ縣縣城。

    楊家大寨到縣城,要半個(gè)多小時(shí)的路程。

    下午三點(diǎn)多,楊二爺帶著(zhù)楊家四五個(gè)管事,與陳家的一幫人一起,終于趕到了縣城的一家移動(dòng)營(yíng)業(yè)廳。

    “你好,請幫我查一下,這部老手機上的這個(gè)1314520,是什么號碼?還有,這部智能手機,這幾天有和哪個(gè)號碼聯(lián)系過(guò)?”

    楊二爺將兩部手機一起放到柜臺上,向營(yíng)業(yè)廳的一個(gè)女營(yíng)業(yè)員客氣地說(shuō)道。

    那個(gè)女營(yíng)業(yè)員看了這一群人一眼,有十幾人,女營(yíng)業(yè)員問(wèn)道:“你們是干嘛的?事關(guān)公民隱私,沒(méi)有手續,不能隨便查詢(xún)!

    “我孫女跟人家跑了,她就是通過(guò)這兩個(gè)手機打過(guò)電話(huà)給她的同學(xué)!睏疃攭褐浦(zhù)內心的激動(dòng),向那個(gè)女營(yíng)業(yè)員客氣地解釋。

    “報警呀,沒(méi)有手續,不能隨便查!迸疇I(yíng)業(yè)員堅持不配合。

    此時(shí),陳家的那位老者就走到窗臺前,向那個(gè)女營(yíng)業(yè)員說(shuō)道:

    “我們是縣里的陳家,想見(jiàn)見(jiàn)你們的經(jīng)理,請幫忙通報一下,定有重謝!

    那個(gè)女營(yíng)業(yè)員看了陳家的這位老者一眼,才站起身,向營(yíng)業(yè)廳的內部走了進(jìn)去。

    不久,一個(gè)三十多歲的營(yíng)業(yè)廳男經(jīng)理就滿(mǎn)臉笑容地走了出來(lái),向陳家的那位老者笑道:

    “陳老,失迎失迎,我們的工作人員已經(jīng)將你們的要求告訴我了,來(lái)來(lái),您老進(jìn)來(lái),我與您細說(shuō)!

    那經(jīng)理非?蜌,一看就知道是那種職場(chǎng)精英,他一邊說(shuō)著(zhù),一邊就將陳家的那位老者單獨請進(jìn)了一旁的一個(gè)辦公室,然后關(guān)上了門(mén),楊二爺一幫人,則被留在大廳里。

    身份不同,影響力也不同,楊二爺只得走到大廳里的椅子上坐下等待。

    十幾分鐘后,那個(gè)男經(jīng)理和陳家的老者一起走了出來(lái),兩人說(shuō)了什么,楊二爺不清楚,但此那位經(jīng)理卻客氣地上前向楊二爺握了個(gè)手,笑著(zhù)道:

    “楊家大寨的楊二爺,久仰久仰,剛才我失禮了,請多包涵,具體情況陳老已經(jīng)跟我說(shuō)了,那么,情況是這樣的,楊老,如果要查用戶(hù)的通訊記錄和這個(gè)特殊的號碼的來(lái)歷,我們這里只是營(yíng)業(yè)廳,權限不夠,可能需要送到市里的分公司系統部去,然后還要向管理機關(guān)做一個(gè)申報記錄,才能查,這需要一點(diǎn)時(shí)間,所以楊老您不妨先回去,這事包在我身上,等明天結果一出來(lái),我立刻將結果發(fā)給您,如何?”

    楊二爺一聽(tīng),微微沉默,像是在做一場(chǎng)艱難的抉擇,片刻后才向那位男經(jīng)理客氣地說(shuō)道:

    “既然這樣,那就拜托你了,這是小小的見(jiàn)面禮,等事情忙完,還有重謝!

    說(shuō)著(zhù),楊二爺就示意身后的一位楊家管事。

    那個(gè)管事從懷里掏出一沓子現金,將其遞給楊二爺,看起來(lái)足有上萬(wàn)塊,楊二爺手拿現金,真誠地遞向那個(gè)經(jīng)理。

    “楊老,這使不得,真的使不得,您的心意我領(lǐng)了,這個(gè)還請收回……其實(shí)我素來(lái)喜歡苗家文化,早有去苗寨一游的想法,只是還差個(gè)時(shí)間的安排……”

    那個(gè)經(jīng)理見(jiàn)楊二爺在營(yíng)業(yè)大廳當著(zhù)大家的面給自己一沓子紅鈔,趕緊推了回來(lái),然而言語(yǔ)之中卻含有妙意。

    此時(shí),陳家的那位老者也在楊二爺的耳邊低語(yǔ)道:“楊兄,這里人多嘴雜,并不適宜!

    楊二爺一聽(tīng),恍然大悟,趕緊向那位經(jīng)理說(shuō)道:

    “哎呀,人老了,糊涂了,這是我的名片,那么我們就回去等你消息,等忙完這些事之后,我們邀請你去楊家大寨做客!

    說(shuō)完,楊二爺將一沓子現金遞給后面的管事,掏出一張自己的名片遞給那個(gè)經(jīng)理。

    “好的好的,那就如此說(shuō)定,我現在立刻動(dòng)身,將兩部手機送往市里的系統分部,陳老楊老,您兩位先回吧!

    “嗯,那就拜托你了!睏疃斦f(shuō)完,才和陳家的那位老者一起走出營(yíng)業(yè)廳。

    到了營(yíng)業(yè)廳外,楊二爺又給留在楊家大寨的人打了個(gè)電話(huà),電話(huà)里,楊家大寨的人說(shuō)楊曉燕依舊沒(méi)有消息,然而,現在已經(jīng)快下午四點(diǎn),看著(zhù)縣城里的車(chē)水馬龍,楊二爺心里苦澀不已。

    四點(diǎn)了,看來(lái)楊曉燕跟人跑已是定局,這位算盤(pán)打盡的楊家族長(cháng),此時(shí)竟然有一絲絲的失落和狠意,策劃了大半年,沒(méi)想到,這事,始終還是沒(méi)成。

    作為自己的一個(gè)孫女,楊二爺知道,楊曉燕大概是就這樣走了,至于以后還回不回來(lái),楊二爺心里沒(méi)有底,就算會(huì )回來(lái),楊二爺覺(jué)得,那也要好幾年以后了吧。

    楊二爺惆悵的同時(shí),陳家的那位老者也在打電話(huà)。

    “什么,宏羽的車(chē)停在高速上,人不見(jiàn)了?趕緊向先生問(wèn)問(wèn)怎么辦呀……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像是獲取到了最新的緊急情況,陳家的那位老者突然焦急起來(lái)。

    果然,通話(huà)結束后,那位老者就向楊二爺道:

    “楊兄,警方剛剛反饋給陳家的消息,說(shuō)他們在貴廣高速上追追到了我家宏羽開(kāi)的越野車(chē),但宏羽人卻不見(jiàn)了……先生說(shuō),他想見(jiàn)你!

    楊二爺一聽(tīng),臉色也大變。

    車(chē)停在高速上,人卻不見(jiàn)了,這必然是出事了啊,這下可怎么辦,陳宏羽可是陳家的二公子,楊二爺現在可是慌了神了。

    “陳兄請!笔聭B(tài)嚴重了,陳家那位高人因此要見(jiàn)楊二爺,楊二爺不敢怠慢。

    接下來(lái),一行人快速上了車(chē),向縣城南區方向的一片高檔別墅區域開(kāi)了過(guò)去,陳家就居住在那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