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命喪魂歸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3-01-30 17:13      字數:6516
    暑假結束,陳萍回到小鎮上,開(kāi)始了接送云朵上學(xué)的任務(wù)。

    俞海洋看到關(guān)于易天公司集資詐騙的報道,第一時(shí)間想到云昊天的人身安全。他了解雷軍,他不會(huì )就這么輕易結束。

    他再次來(lái)到這個(gè)農家小院。這一次,他的心情很沉重。揚帆公司的事已經(jīng)步入正軌,隨著(zhù)易天公司案件的不斷爆出和公司新平臺的正;\營(yíng),早已加入他旗下的代理商和經(jīng)銷(xiāo)商都暗自慶幸。

    全國各大網(wǎng)絡(luò )、自媒體、新聞媒體對易天公司、易天網(wǎng)絡(luò )、對主動(dòng)防撞類(lèi)產(chǎn)品的討論、議論和褒貶;對8.28特大交通事故;對雷軍和白鳳嬌的失蹤;對民間集資模式的法律定義種種等等,鋪天蓋地,席卷而來(lái)。

    云昊天依然坐在院子里那棵香樟樹(shù)下,不慌不忙地泡著(zhù)茶。

    俞海洋問(wèn):“天哥,嫂子呢?”

    他答道:“在鎮上,要照顧云朵學(xué)習,周末才回來(lái)!

    俞海洋惋惜道:“易天公司的事您應該知道了,雷軍現在下落不明,警方已經(jīng)發(fā)出通緝令。我從張一鳴那里了解到,他們查封了易天公司,正在清理資產(chǎn),公司不在了!

    他氣定神閑地說(shuō):“嗯。該來(lái)的始終會(huì )來(lái)!

    俞海洋擔心道:“天哥,以雷軍的性格,他不會(huì )就這么善罷甘休。而且在這個(gè)節骨眼兒上還不知去向,我是擔心……”

    云昊天望著(zhù)院子里,蔥蔥郁郁的果蔬花草。

    他悠悠地說(shuō):“秋天到了。一年四季:春耕、夏忙、秋收、冬藏,到什么季節,做什么事。宇宙萬(wàn)物,有生就有滅,有起就有落;世故圓融,有離就有和,有喜就有悲!

    俞海洋半晌沒(méi)說(shuō)話(huà),此時(shí)此刻,他不知道該說(shuō)什么。以天哥的閱歷、學(xué)識和能力,幫他成就一番事業(yè)不在話(huà)下?梢驗檫@件事,而讓天哥背負天下之大不韙,實(shí)在委屈。難道自己錯了嗎?天哥錯了嗎?

    云昊天了解俞海洋,知道他的顧慮和擔心。但任何事情在沒(méi)有結果之前,都會(huì )存在各種變數,他早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他笑著(zhù)說(shuō):“海洋啊,我的事你不必擔心,F在公司正忙的時(shí)候,你的秋天到了。沒(méi)事就早點(diǎn)回去吧,該收的收,該放的放,放心大膽地去干!

    他囑咐道:“另外,近期多留意行業(yè)和國家相關(guān)政策。中國經(jīng)濟是以政治為中心,所有市場(chǎng)化的產(chǎn)物,既要符合民需,也要符合國情。用不了多久,你的公司和整個(gè)行業(yè),還會(huì )面臨一次新的挑戰!

    俞海洋深解他這句囑托的含義。

    他深深地向云昊天鞠一躬,道:“天哥,你多保重!

    張一鳴和劉公安等人,正在公安局的會(huì )議室,討論商議著(zhù)“易天公司集資詐騙案”的相關(guān)進(jìn)展和工作部署。

    張一鳴通報道:“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本市的易天公司,發(fā)生了一起嚴重的集資詐騙案件,易天公司總經(jīng)理雷軍和副總經(jīng)理白鳳嬌不知所蹤。經(jīng)立案調查:在今年的三月份,易天公司利用易天網(wǎng)絡(luò )平臺,向民間募資九百八十四萬(wàn)人民幣,并承諾一年后結算返利,也就是要明年三月底兌現。據易天內部員工透露,在今年的八月份,易天公司就出現了資金鏈斷裂的情況。而且在幾天前,有三個(gè)投資人曾經(jīng)到易天公司討說(shuō)法,后被雷軍及白鳳嬌勸回。八月二十七日,白鳳嬌再次發(fā)動(dòng)眾籌大會(huì ),想以同樣的手法獲取資金未遂。原因是:易天公司的前員工陳宇沖,在一家飯店吃飯時(shí),無(wú)意間透露出易天公司將要破產(chǎn)的消息,恰巧被一個(gè)投資人聽(tīng)到,才引起當天的混亂局面。二十八日,隨即爆發(fā)了投資人聚眾擠兌事件。經(jīng)過(guò)這幾天的摸排調查,坐實(shí)雷軍和白鳳嬌涉嫌商業(yè)欺詐和集資詐騙的犯罪事實(shí),市局和省廳已經(jīng)批準對該兩人實(shí)施通緝。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協(xié)調各方警力追捕在逃的兩人。大家看看有沒(méi)有什么意見(jiàn)或建議,找到突破口!

    何靜道:“據我們了解:雷軍和白鳳嬌明面上是上下屬關(guān)系,實(shí)則是情人關(guān)系。而且就在不久前,雷軍挪用公款為白鳳嬌買(mǎi)了一套,價(jià)值二百一十五萬(wàn)的房產(chǎn),雷軍的前妻吳蕓也因此和雷軍離婚。雷軍的社會(huì )關(guān)系不復雜,深圳汽車(chē)智能安全系統有限公司總經(jīng)理馬如良,西安博鴻公司劉廣義,還有其他各省份地市的代理商經(jīng)銷(xiāo)商,基本都是商務(wù)往來(lái),沒(méi)有特別親密的關(guān)系。公司離任的前財務(wù)總監曹墨軒,和前市場(chǎng)部負責人陳宇沖,張隊都做了走訪(fǎng)調查。再有就是,現任揚帆公司總經(jīng)理俞海洋,和雷軍關(guān)系也一般,而且還是競爭對手!

    劉公安發(fā)言道:“我建議:針對雷軍和白鳳嬌各自的社會(huì )關(guān)系,開(kāi)展工作獲取線(xiàn)索。如果他們沒(méi)有逃到國外,就一定會(huì )去找最熟悉最可靠的人,我們分頭行動(dòng),逐一排查!

    張一鳴道:“就這么干!劉隊,你帶人去趟深圳和西安;何靜和我留守杭州,排查雷軍和白鳳嬌的親友關(guān)系;其他的人分赴各地,盡早將兩人緝拿歸案!”

    會(huì )議結束后,在張一鳴的安排下,各自開(kāi)展行動(dòng)。

    雷軍心里很清楚,知道自己會(huì )有這么一天。劉廣義在這個(gè)時(shí)候肯出手幫他,對他已經(jīng)是仁至義盡。他不想就這么算了,這筆賬算來(lái)算去,還是要算到云昊天頭上,沒(méi)有他的幕后策劃,他就走不到今天。

    人在絕望的時(shí)候,往往會(huì )給自己,找一個(gè)自以為心安理得的借口和理由。

    他和云昊天沒(méi)有個(gè)人恩怨。當年還是云昊天拉著(zhù)他一起搞起了易天公司,只是他一向對云昊天看不順眼?傆X(jué)得他看似謙卑卻高高在上,看似有情卻處處無(wú)情,他總是讓人捉摸不透,在他面前永遠都覺(jué)得自己要低人一頭。他從來(lái)都不給別人辯解的機會(huì ),總是用一種不屑的眼神,看得讓人心里很不舒服。

    他想到俞海洋的公司;曹墨軒的撤股;陳宇沖的小人德行;吳蕓和張朝陽(yáng)的背叛;白鳳嬌的不辭而別。他無(wú)法壓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他必須要讓自己找到心理平衡。

    他連夜從西安趕回杭州。在距離城區三十多公里外的一個(gè)小鎮上,他買(mǎi)了點(diǎn)面包、餅干、火腿腸之類(lèi)的速食品和一箱礦泉水塞到車(chē)里。把車(chē)開(kāi)到一個(gè)僻靜的小路上,一直睡到傍晚時(shí)分。趁著(zhù)夜幕,他在路邊的停車(chē)位上,找了一輛看起來(lái)停了很久的“僵尸車(chē)”,把車(chē)牌拆下來(lái),換到自己車(chē)上。

    他曾經(jīng)聽(tīng)張朝陽(yáng)說(shuō)過(guò),云昊天開(kāi)了一家飯店,而且這家飯店他也很熟悉,云昊天和俞海洋還在公司的時(shí)候,他還來(lái)過(guò)。

    此時(shí),正是晚飯的高峰期。他坐在車(chē)里,看著(zhù)飯店門(mén)口的人進(jìn)進(jìn)出出,人來(lái)人往,他在進(jìn)出的人群中,不斷地搜尋著(zhù)云昊天的影子。他在等待時(shí)機,等待一個(gè)可以讓他發(fā)泄心中怒火的時(shí)機。

    天空飄起了小雨,明顯感覺(jué)到了秋天的涼意。

    他看著(zhù)時(shí)間一分一秒地過(guò)去。他翻了翻日歷,今天是周五,飯店的營(yíng)業(yè)時(shí)間會(huì )比較遲。直到晚上十點(diǎn),門(mén)口的人基本只出不進(jìn)。他始終沒(méi)有看到云昊天走出來(lái)。

    他從車(chē)里找了一頂黑色棒球帽,裹了件黑色外套,戴上口罩。從副駕駛的儲物盒里,摸出那把手槍?zhuān)訌椛狭颂,藏在腋下,下?chē)往店門(mén)口走去。

    他悄悄走進(jìn)店門(mén)口,警覺(jué)地向里面環(huán)視一周,沒(méi)有看到云昊天的身影。

    他正在向里面張望著(zhù),趙大海走來(lái)打招呼:“您好先生,吃點(diǎn)什么?”

    他把帽檐往下拉了拉,壓低了聲音回道:“你們要打烊了是嗎?這兒是不是換老板了?你們老板在嗎?”他一連串看似有一搭無(wú)一搭地問(wèn)。他不想讓人察覺(jué),他是特意來(lái)找云昊天的。

    趙大?蜌饣氐溃骸澳鷳摵荛L(cháng)時(shí)間沒(méi)來(lái)了吧,我們這兒早就換老板了,老板今天不在。您看您想吃點(diǎn)啥?我們還能給您做!

    他已經(jīng)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不能再刻意的打聽(tīng)。

    他搖搖頭,往里面看了一眼,說(shuō):“算了,看你們都要打烊了,改天吧!

    趙大;貞溃骸昂美,歡迎您下次再來(lái)!

    他回到車(chē)上,腦子里飛速地回憶著(zhù)和云昊天有關(guān)的信息。他知道云昊天在江濱有套房產(chǎn),但一直沒(méi)有去住過(guò)。他既然沒(méi)有來(lái)飯店,也不可能在江濱,那他現在應該在哪里?

    他忽然記起,曾經(jīng)聽(tīng)到俞海洋和曹墨軒在閑聊的時(shí)候,說(shuō)起過(guò)云昊天隱居的地方,是在嘉興某個(gè)小鎮。嘉興也是個(gè)不小的地級城市,要找一個(gè)人,談何容易。

    他努力地回憶著(zhù)碎片般的過(guò)往,和云昊天在一起時(shí)的點(diǎn)點(diǎn)滴滴。

    陳萍!他記起陳萍的家鄉,就在嘉興一個(gè)小鎮上。那還是在他剛認識云昊天的時(shí)候,他和吳蕓結婚不久,請云昊天和陳萍吃過(guò)一次飯,陳萍閑談的時(shí)候說(shuō)起過(guò)。

    他開(kāi)始有點(diǎn)佩服自己,這么古老的記憶,卻在這個(gè)時(shí)候派上了用場(chǎng),可惜早已物是人非,F在,他的心里只有無(wú)盡的仇恨和要發(fā)泄的怒火。

    他發(fā)動(dòng)汽車(chē),憑著(zhù)感覺(jué)沿著(zhù)國道,朝目的地開(kāi)去。

    他不敢走高速,不敢開(kāi)手機,也不敢住酒店。他只能把車(chē)停在距離小鎮幾公里外的一個(gè)山腳下,在車(chē)里睡了。

    次日清晨,天剛蒙蒙亮。下了一夜的秋雨已經(jīng)停了,雷軍下了車(chē)小便,一陣寒意向他襲來(lái)。

    他慢悠悠地在鎮上打著(zhù)轉,他不知道陳萍家的具體住址,不停地在大街小巷觀(guān)察著(zhù)稀稀拉拉,來(lái)來(lái)往往的人。這是一個(gè)古老的小鎮,有著(zhù)江南獨特的古色古香,老街兩旁一排排店鋪陸續開(kāi)始營(yíng)業(yè)。

    他警覺(jué)地掃視著(zhù),漫無(wú)目的地搜尋著(zhù)要找的目標。

    太陽(yáng)已經(jīng)升起,強烈的陽(yáng)光,照射著(zhù)這個(gè)古老的小鎮和鎮上的一切,他本能用手遮擋著(zhù)陽(yáng)光的強烈刺眼。就在這時(shí),前方不遠處,一家小超市門(mén)口走出來(lái)一對母女,他揉了揉雙眼,仔細地看了去。

    陳萍,沒(méi)錯就是她。雖然幾年沒(méi)見(jiàn),但陳萍的音容笑貌和端莊秀麗的身影,他還是印象深刻的。只見(jiàn)陳萍拎著(zhù)大包小包,手里牽著(zhù)一個(gè)小女孩,門(mén)口站著(zhù)一對老夫妻,正和她們說(shuō)著(zhù)什么。

    陳萍和云朵對著(zhù)兩位老人揮手告別,說(shuō)笑著(zhù)往一個(gè)公交車(chē)站走去。

    雷軍低速跟在她們身后,他沒(méi)有見(jiàn)到云昊天,只好一路跟著(zhù)她們,看著(zhù)她們上了一輛緩緩駛來(lái)的公交車(chē)。

    他緊隨其后,一路走走停停。

    半小時(shí)過(guò)后,只見(jiàn)陳萍和云朵下了公交車(chē),沿著(zhù)一條小路,朝一個(gè)村子走去。這是一個(gè)看起來(lái)近似荒涼的小山村,蜿蜒的山路上荒無(wú)人煙,山上零零散散坐落著(zhù)十幾戶(hù)人家。

    他遠遠地跟著(zhù),不敢離得太近,他怕陳萍發(fā)現異;蛘甙阉J出來(lái)。

    只見(jiàn)她們穿過(guò)山前一座小橋,在一座獨門(mén)獨院的農家小院門(mén)口停了下來(lái)。他不自覺(jué)地掏出手槍?zhuān)o緊握在手里。

    他下了車(chē),剛要朝她們走去。

    突然,一輛黑色路虎拐了過(guò)來(lái),徑直開(kāi)到院子里,陳萍和云朵也早已不見(jiàn)蹤影。他重新上車(chē),把車(chē)開(kāi)到山腳下一個(gè)不容易被發(fā)現的角落,看四下無(wú)人,快步走到小院圍墻邊,悄悄躲在院墻外面。

    云朵開(kāi)心地喊著(zhù):“爸爸,我和媽媽回來(lái)了!

    云昊天看著(zhù)風(fēng)塵仆仆的劉明遠,笑著(zhù)問(wèn)道:“你怎么敢肯定我一定在家?”

    劉明遠哈哈笑道:“你可別忘了,我和海洋現在可是一家,你有什么動(dòng)靜,我會(huì )不知道?”

    陳萍笑道:“今天是周末,老云知道我和云朵會(huì )回來(lái)。你來(lái)得剛剛好,我剛從爸媽那里帶了點(diǎn)腌肉和菜。你們先聊著(zhù),我去收拾!

    劉明遠應道:“好嘞嫂子,辛苦你了!

    云昊天招呼著(zhù)他落座,云朵喊了聲“叔叔好”就被陳萍拉進(jìn)屋里。

    劉明遠端起茶杯,問(wèn)道:“雷軍集資詐騙的事,你怎么看?”

    云昊天道:“所有的結果都已注定!

    劉明遠道:“現在全國乃至世界各大媒體,鋪天蓋地爭相報道關(guān)于易天公司集資詐騙事件和8.28特大交通事故,這次事故,已經(jīng)初步查明和防撞系統有關(guān)。一次交通事故死傷三十七人,全國嘩然,輿論四起。國家有關(guān)部委也發(fā)文,要整頓相關(guān)業(yè)態(tài),整個(gè)行業(yè)都面臨政策洗牌和監管,這不是小事。而且目前,雷軍還下落不明,我必須關(guān)注你的人身安全和可能要規避的各種風(fēng)險!

    云昊天說(shuō):“死傷三十七人,的確觸目驚心。國家出臺一些政策或者整頓整個(gè)行業(yè),也是必然。行業(yè)要面對的,無(wú)非是檢驗出不合格商品,勒令停產(chǎn)取締或整改。你和海洋的項目不涉及人身安全問(wèn)題,重在大數據和用戶(hù)服務(wù)體驗,不會(huì )受太大影響。至于雷軍和集資詐騙的事,我不想多說(shuō),一切因果皆有報。易天公司之所以走到這種地步,和雷軍的野心不無(wú)關(guān)系,都是咎由自取!

    此時(shí),他們并不知道,就在他們討論這番話(huà)的時(shí)候,僅僅一墻之隔的雷軍,聽(tīng)得一清二楚。

    雷軍本就是偵察兵出身,受過(guò)專(zhuān)業(yè)訓練。當他聽(tīng)云昊天說(shuō)到,易天公司的破產(chǎn)和他的咎由自取時(shí),心中的憤怒就像火山噴發(fā)一樣爆燃。

    他噌地一下翻過(guò)墻頭,快步走到距離石桌五米遠的位置,拔出手槍對準云昊天。

    大聲吼道:“云昊天,你說(shuō)的沒(méi)錯,我就是咎由自!”

    他們無(wú)論如何也想不到,雷軍竟然會(huì )出現在這里。

    劉明遠驚慌失措地,把手里的茶杯掉到了地上。

    他猛地站起身,怒吼道:“雷軍,你想干什么?”

    雷軍并沒(méi)見(jiàn)過(guò)劉明遠,也不認識他,但剛剛通過(guò)他們的談話(huà),他已經(jīng)猜到了。

    他惡狠狠地說(shuō):“你就是劉明遠吧,易天公司的事和你也脫不了干系。我今天是來(lái)找云昊天的,沒(méi)你什么事,坐下!”

    他用槍指了指,示意劉明遠坐下。

    他把槍再次對準云昊天,大聲質(zhì)問(wèn)道:“云昊天,我雷軍跟你何仇何怨?你非要把我逼到這個(gè)份上?我公司倒了,老婆跑了,什么都沒(méi)了!你為什么非要和我對著(zhù)干?”

    云昊天依然端坐在石桌旁,他用眼神示意劉明遠不要說(shuō)話(huà)。

    他喝了一口茶,眼睛死死盯著(zhù)雷軍道:“我和你沒(méi)仇也沒(méi)怨,更沒(méi)有逼你,所有的結果,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雷軍已經(jīng)怒不可遏。

    他大聲問(wèn)道:“和你沒(méi)關(guān)系?揚帆公司是怎么回事?俞海洋是怎么回事?老曹又是怎么回事?”

    云昊天道:“曹墨軒的股份是我們一起定的,他撤股,必須你同意和他自愿。揚帆公司是俞海洋自己的事業(yè),他辭職和創(chuàng )業(yè)都無(wú)可厚非。你如果一定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那你就開(kāi)槍殺了我。明遠和這件事沒(méi)關(guān)系,你讓他走!

    雷軍吼道:“如果不是你當初的安排和給俞海洋幕后策劃,又怎么會(huì )有今天?你說(shuō)!”

    他幾聲大喊,把原本在屋里的陳萍給驚到了。

    她看到眼前的一幕,任她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伤吹谜嬲媲星,雷軍正拿槍對著(zhù)自己老公的腦袋。

    她驚恐地叫道:“雷軍你干什么?”

    雷軍眼睛里冒著(zhù)血絲,大聲喊道:“陳萍,沒(méi)你的事,你走開(kāi)!”

    陳萍大喊:“你要殺老云,就先殺我吧!要不你就滾出我家,不然我就報警!”她轉身就要往屋里去。

    雷軍腦子里嗡嗡直響,她害怕陳萍真的去打電話(huà)報警。他已經(jīng)控制不住自己,求生的本能和憤怒,從里到外、從上到下,充滿(mǎn)貫穿他的全身。

    他猛地扣動(dòng)扳機,“砰”的一聲槍響,陳萍應聲倒地。

    云昊天和劉明遠,同時(shí)發(fā)出吶喊:“陳萍!嫂子!”一起向陳萍倒地的位置奔去。

    雷軍雙目圓睜,面目猙獰,雙手緊緊握住槍?zhuān)煌5貙λ麄兓蝿?dòng)著(zhù)。

    他大聲吼著(zhù):“都別動(dòng)!誰(shuí)敢報警我就殺了誰(shuí)!”

    云昊天把陳萍抱在懷里,呼喊著(zhù)她的名字。

    云朵聽(tīng)到槍響和叫聲,從屋里跑了出來(lái)。她見(jiàn)眼前這個(gè)陌生人,拿著(zhù)一把槍對著(zhù)爸爸,媽媽倒在地上。她嘴里喊著(zhù)媽媽?zhuān)活櫼磺械乇枷蚶总姟?br />
    她嘴里喊著(zhù):“你這個(gè)壞人,不要傷害我爸爸!你還我媽媽?zhuān) ?br />
    云昊天和劉明遠齊聲大喊:“孩子,不要!”

    雷軍已經(jīng)殺紅了眼。

    他大喊:“不要過(guò)來(lái),不要過(guò)來(lái)!”

    他本能地往后退,槍口不自覺(jué)地對準云朵,又是一聲槍響。云朵連啊都沒(méi)啊一聲,就倒在地上。

    云昊天放下陳萍,飛快地跑過(guò)去把云朵抱起來(lái),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裙。他顫抖著(zhù),把云朵交到劉明遠手上,徑直向雷軍走來(lái)。

    雷軍把槍對準他,瘋了一樣大喊:“云昊天,該你了!”

    就在此時(shí),一陣陣警笛聲由遠至近,院子大門(mén)口,突然涌進(jìn)來(lái)一群全副武裝的警察,一個(gè)個(gè)荷槍實(shí)彈,齊刷刷瞄準雷軍。

    雷軍本能地呼喊:“都不要過(guò)來(lái),誰(shuí)動(dòng)我就殺了他!”

    張一鳴站在全副武裝的隊伍身后大喊:“雷軍,你不要沖動(dòng)。你已經(jīng)犯了死罪!把槍放下,不要再傷及無(wú)辜!”

    雷軍雙眼通紅,汗水從頭頂流到腳下,他腦袋晃動(dòng)著(zhù),盯著(zhù)云昊天和特警。

    他惡狠狠地瞪著(zhù)云昊天,吼道:“云昊天我恨你!恨你總是高高在上,恨你總是用不屑的眼神看我,恨你離開(kāi)公司,恨你幫俞海洋來(lái)整我!我已經(jīng)殺了你老婆孩子,也不差再殺你一個(gè),大不了我以命抵命!”

    張一鳴悄悄地對藏在車(chē)里一個(gè)手持狙擊槍的警察說(shuō):“隨時(shí)準備擊殺!”狙擊警察瞄準雷軍的腦袋,時(shí)刻準備著(zhù)。

    云昊天凜然站立,用手指著(zhù)他,大聲道:“你根本不配有恨!你的恨都是因為你自私,你小肚雞腸,心胸狹隘,毫無(wú)容人之量。你目光短淺,好高騖遠,毫無(wú)務(wù)實(shí)之舉。你愛(ài)慕虛榮,貪功好利,毫無(wú)敬畏之心。沒(méi)人稀罕要你的命!去年的7.13事故、今年的8.28事故,三十七條人命,多少個(gè)家庭,你拿什么抵命?你眼前的所作所為,你拿什么抵命?”

    他面對云昊天的質(zhì)問(wèn)和譴責,看著(zhù)滿(mǎn)身鮮血的陳萍和云朵,看著(zhù)滿(mǎn)滿(mǎn)一院子荷槍實(shí)彈,全副武裝的警察。

    他的神情,突然變得黯然慘淡。

    他已經(jīng)一無(wú)所有,討債的人不會(huì )放過(guò)他,警察不會(huì )放過(guò)他,就連老天爺也不會(huì )放過(guò)他。他已經(jīng)上天無(wú)路,入地無(wú)門(mén),只有死路一條。

    張一鳴喊道:“雷軍,你已經(jīng)無(wú)路可走了。我命令你馬上放下槍?zhuān)邮芊傻膶徟!?br />
    雷軍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他對著(zhù)滿(mǎn)院子的人喊道:“我知道我該死,可我不想去坐牢!我的命,我自己說(shuō)了算,誰(shuí)也沒(méi)有權利審判我!”

    他對著(zhù)云昊天大喊:“老云,我對不住你!我欠你的,下輩子再還!”他突然利索的調轉槍口,對著(zhù)自己腦門(mén)扣動(dòng)扳機。

    槍聲響過(guò),雷軍肥胖的身軀直挺挺地向后倒下。

    無(wú)論是天算還是人算,誰(shuí)也沒(méi)有料想到會(huì )是這樣的場(chǎng)面。

    云昊天疲憊地癱倒在地。

    劉明遠抱著(zhù)云朵,看著(zhù)陳萍,淚流滿(mǎn)面,痛心疾首。

    救護車(chē)已經(jīng)趕到,警察和醫務(wù)人員分頭工作,處理善后。

    這時(shí),院門(mén)口傳來(lái)俞海洋的聲音:“天哥,嫂子!”在他的身后,還緊跟著(zhù)一個(g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