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生離死別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3-04-20 07:57      字數:3401
    云昊天癱坐在急救中心的座椅上。

    他神情冷漠,目光呆滯,臉色蠟黃,眼睛里布滿(mǎn)血絲。他面無(wú)血色,手腳冰涼,眼睛一眨不眨地目視前方。

    歐陽(yáng)青蹲坐在他身旁,雙手緊緊握住他的手。

    她眼含熱淚,含情脈脈地看著(zhù)他。她感受著(zhù)和他一樣的悲痛欲絕,承受著(zhù)和他一樣的哀傷寡助。此時(shí)此刻,她多希望,有一個(gè)可以有求必應的上蒼啊。

    她祈求上蒼,保佑善良的萍姐和可愛(ài)的云朵平安無(wú)事。

    她懇請上蒼,放過(guò)這個(gè)飽經(jīng)滄桑歷經(jīng)苦難的男人。

    她禱告上蒼,讓一切都回歸正常。

    俞海洋和劉明遠默默地注視著(zhù)他們,焦急地張望著(zhù)急救病房,沉痛地暗暗禱告。

    張一鳴處理完雷軍的事,來(lái)到醫院。

    他把俞海洋拉到一旁,問(wèn):“里面情況怎么樣了?”

    俞海洋搖搖頭,算是回答。

    張一鳴說(shuō):“劉公安昨天去了深圳找了馬如良后,連夜趕去了西安,劉廣義因為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已經(jīng)被警方羈押。據他交代:雷軍和白鳳嬌在眾籌大會(huì )出事那天,就到了西安去找他,當晚白鳳嬌離奇失蹤。雷軍在第二天晚上向他求助,他利用黑道上的關(guān)系,幫他購買(mǎi)了一把五四手槍。沒(méi)想到雷軍真的會(huì )痛下殺手,如果不是你及時(shí)告訴我云昊天的地址,后果可能比現在要嚴重得多!

    張一鳴和何靜留守杭州,調查雷軍的人際關(guān)系,后來(lái)得知云昊天曾是易天公司的創(chuàng )始人兼總經(jīng)理。為了排查追蹤,他們通過(guò)俞海洋得知云昊天在嘉興的住址。劉公安在西安得知雷軍手里有槍?zhuān)氲剿赡芤艡C報復,于是在第一時(shí)間通知張一鳴,他們這才及時(shí)趕到。

    俞海洋說(shuō):“誰(shuí)也沒(méi)想到會(huì )有今天的狀況。歐陽(yáng)青一直在云南支教,她本來(lái)和臺里申請了停薪留職。8.28特大交通事故發(fā)生后,交通部門(mén)在嚴厲排查涉及汽車(chē)安全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和企業(yè)。她一直在做汽車(chē)相關(guān)的欄目和報道,臺里調她回來(lái)協(xié)助欄目組開(kāi)展工作。她今天剛剛到,我是接到她才趕了過(guò)來(lái)!

    張一鳴道:“目前雷軍的公司,已經(jīng)做完資產(chǎn)清算,雷軍的別墅和白鳳嬌的房產(chǎn)被法拍,被騙的投資人拿回了部分投資款。這件事還沒(méi)有那么快結束,經(jīng)過(guò)我們警方多方協(xié)作,已經(jīng)查到白鳳嬌的去向,她已經(jīng)逃到美國,警方發(fā)出了國際通緝令,不日即將抓獲歸案!

    俞海洋已經(jīng)不再去關(guān)心這些,他只希望陳萍和云朵都能平安無(wú)事。

    劉明遠聽(tīng)到了他們的談話(huà)。

    他走過(guò)來(lái),拍了拍俞海洋的肩膀,說(shuō):“昊天曾說(shuō)過(guò),公司的項目雖然沒(méi)有涉及人身安全問(wèn)題,可能也會(huì )受到政策影響,還是要有個(gè)準備!

    俞海洋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嗯,天哥提醒過(guò)我,這些事稍后再說(shuō)吧!

    張一鳴還有其他的工作要做,和他們打了招呼,轉身離開(kāi)醫院。

    云昊天始終沒(méi)有說(shuō)一句話(huà)。

    這突來(lái)的變故,讓他的身心都遭受了極大的打擊。

    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一場(chǎng)說(shuō)來(lái)就來(lái),不該也來(lái)的橫禍。雷軍付出了生命的代價(jià),提早結束了他應得的果報。陳萍和云朵生死未卜,這是他本該承受的一切。

    歐陽(yáng)青抽泣著(zhù),把頭埋在云昊天腿上。

    嘴里顫抖地念著(zhù):“昊天,求你不要這樣。萍姐和云朵一定會(huì )沒(méi)事的,她們會(huì )好的!

    過(guò)了好久……

    云昊天抬起一只手,搭在她肩上,自言自語(yǔ)地說(shuō):“生來(lái)本如是,浮塵過(guò)云煙。一切有為法,應作如是觀(guān)。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不能寬恕自己!

    歐陽(yáng)青抬起頭,緩緩地搖著(zhù)頭,嘴里念著(zhù):“不是,不是,這不是你的錯!

    兩個(gè)半小時(shí)過(guò)去,急救室的燈熄滅了。

    兩個(gè)身穿手術(shù)衣的醫生開(kāi)門(mén)走出,問(wèn):“你們誰(shuí)是云昊天?”

    云昊天踉蹌著(zhù)站起來(lái)說(shuō):“我是!

    其中一個(gè)醫生搖了搖頭說(shuō):“無(wú)力回天了!還有一息尚存,去道個(gè)別吧!

    歐陽(yáng)青扶著(zhù)他走到門(mén)口,他掙扎著(zhù)走到手術(shù)臺前,緊緊握住陳萍的手,淚水止不住狂涌而出。

    他嘴里叫著(zhù)陳萍的名字。

    陳萍努力地睜開(kāi)雙眼,她呼吸微弱。

    她有氣無(wú)力斷斷續續地說(shuō):“老云……我……好懷念……當年在……高架橋下……把你帶……回家的……時(shí)候……”

    云昊天雙手緊握著(zhù)她的手,放到嘴邊親吻著(zhù)。

    他激動(dòng)地說(shuō):“是我害了你!”

    陳萍的臉上,浮現出難得的一絲笑容,她深情地說(shuō):“下輩子……我……還嫁你……”

    云昊天用力地點(diǎn)頭說(shuō):“好,好!”

    陳萍費力地抬起另一只手,示意隨后進(jìn)來(lái)的歐陽(yáng)青上前。

    歐陽(yáng)青一把上去抓住她的手,哭著(zhù)喊:“萍姐,萍姐!”

    陳萍對她笑著(zhù),眼睛轉動(dòng)著(zhù),看了看云昊天,說(shuō):“我知道……你喜歡……老云……我……能感覺(jué)到……你……你……幫我照……照顧……云朵……”

    她臉上帶著(zhù)滿(mǎn)足的笑容,告別了這個(gè)世界,她走得很安詳。

    歐陽(yáng)青哭著(zhù)喊著(zhù)叫著(zhù):萍姐……

    云昊天悲痛地,端詳著(zhù)恩愛(ài)了十幾年的妻子,那個(gè)在大雪寒風(fēng)的冬夜,把他救回家的漂亮端莊的女孩兒。他的靈魂在顫抖、在掙扎、在吶喊!

    他們就在短短半天的時(shí)間,就在談笑風(fēng)生之間,已是陰陽(yáng)兩隔,生離死別。

    云朵和陳萍同時(shí)被拉進(jìn)不同的兩個(gè)手術(shù)室。

    俞海洋傳來(lái)消息:由于子彈沒(méi)有打中要害,云朵已經(jīng)脫離生命危險,還在昏迷之中。

    三天后,陳萍的遺骨被安置在城北一片公墓。歐陽(yáng)青、云昊明、劉明遠、俞海洋和周曉麗前來(lái)送行。

    沒(méi)有追悼會(huì ),沒(méi)有送別會(huì ),只有在場(chǎng)幾人一行,獻花、鞠躬、默哀。

    ……

    歐陽(yáng)青向臺里說(shuō)明了情況并請了假,陪著(zhù)云昊天在醫院守護著(zhù)云朵。

    劉明遠家里老娘生病住院,不得不趕回去探望。臨走時(shí)特意囑咐:請她幫忙照顧云昊天。

    俞海洋和周曉麗回到公司,忙著(zhù)應對接下來(lái)要面臨的各種狀況。

    昊明也回到單位上班。

    經(jīng)過(guò)幾天的痛苦折磨,云昊天已經(jīng)累了,他靜靜地趴在云朵病床上,打起了輕微的鼾聲。歐陽(yáng)青拿了一件外套給他披上。

    對于這場(chǎng)突來(lái)的變故,她無(wú)法用正常思維去想象。當初云昊天幫助俞海洋開(kāi)公司,本是報恩之舉,他并沒(méi)有傷害到誰(shuí),只是遵循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規律辦事。他沒(méi)有強迫任何一個(gè)人,做任何一件事,一切都是很自然地計劃和開(kāi)展。

    俞海洋事業(yè)的成功,離不開(kāi)他的謀劃,更離不開(kāi)俞海洋本身的努力和拼搏。而對于劉明遠,他只是做了個(gè)順水人情,既沒(méi)有他自己本身的利益,更沒(méi)有其他目的。

    她想不通:雷軍為什么如此痛恨云昊天?根據劉明遠的描述,當時(shí),雷軍是潛伏在他家院墻外突然殺進(jìn)院子,并沒(méi)有針對他,而是直接找云昊天。他為什么沒(méi)有先去找俞海洋?而費盡心思,一定要找到云昊天。如果說(shuō),他真的想殺他,那他進(jìn)去的第一時(shí)間就可以開(kāi)槍?zhuān)勺詈,他卻把那一槍留給了他自己。

    她記得俞海洋和云昊天都和他說(shuō)過(guò):他們曾經(jīng)是好友,他在創(chuàng )立易天公司時(shí),能把雷軍拉進(jìn)來(lái)一起創(chuàng )業(yè),足以說(shuō)明他們的關(guān)系,是非同一般的朋友。后來(lái)他的離開(kāi),是看到雷軍的變化,或者是露出了貪婪的本性,他才會(huì )選擇退隱。

    她思來(lái)想去,最終有了答案:雷軍恨的不是云昊天,而是他自己。他對他是有感情的,他們在一起創(chuàng )業(yè)打拼,云昊天對他是有知遇之恩的。他并沒(méi)有真起殺心,只是陰差陽(yáng)錯地,讓陳萍和云朵受到了無(wú)辜的傷害。

    她想起了雷軍死前最后一句話(huà):老云,我對不住你,我欠你的,下輩子再還。

    她曾經(jīng)想過(guò),以云昊天的學(xué)識和能力,他完全可以自己獨立操作公司和運作市場(chǎng)。她也曾問(wèn)過(guò)他,他始終沒(méi)有明確的回答,F在看來(lái),他早就預料到雷軍和易天公司今天的結局。

    對一個(gè)在商場(chǎng)上打拼多年的商人來(lái)說(shuō),想要退出名利場(chǎng),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的欲望,會(huì )隨著(zhù)得到的越多而不斷膨脹,名利,也會(huì )隨著(zhù)人脈圈子和影響力的不斷擴大,而讓人難以自拔。

    她想:難道他的隱退,僅僅是因為雷軍嗎?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說(shuō),一定還有其他更為重要的原因,那應該是和他的成長(cháng)經(jīng)歷有關(guān)。他從來(lái)不會(huì )在其他人面前,主動(dòng)提起他自己的事,更不會(huì )無(wú)緣無(wú)故地對誰(shuí)做評論。他只是安心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他不想被打擾,也不想去打擾別人。

    她想:他在這個(gè)世上,除了陳萍和云朵,弟弟昊明,再沒(méi)有其他親人。俞海洋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他初中都沒(méi)有讀完,十六歲就闖蕩社會(huì ),二十歲父母雙亡。而如今,陳萍已經(jīng)不在,云朵還在這里躺著(zhù)。這些年他都經(jīng)歷了什么?她不得而知。

    云朵的確是個(gè)漂亮的小美女:長(cháng)長(cháng)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精致的五官,甜甜的笑容,人見(jiàn)人愛(ài),宛如一個(gè)小天使。

    她還在安靜地睡著(zhù)。不能想象,當她醒來(lái)得知這一切會(huì )有什么反應。通過(guò)這次災難,可以確定,她是個(gè)勇敢無(wú)畏的孩子,在爸爸媽媽的生死關(guān)頭,她可以直面雷軍的槍口迎刃而上,這完全不像是她這個(gè)年紀的孩子能做得到的。

    云昊天還在睡著(zhù),他需要休息,需要面對接下來(lái)無(wú)論發(fā)生的任何事和各種可能。

    歐陽(yáng)青看著(zhù)他,莫名得很心疼。

    她永遠都忘不了,陳萍的臨終囑托,她在臨終前說(shuō)的那句話(huà):我知道你喜歡老云,我能感覺(jué)得到,你幫我照顧云朵……

    她在生命彌留之際,承認了她的存在,把云朵托孤于她,是肯定了她將來(lái)的身份,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情和信任。

    她的確是喜歡云昊天,而且不只是喜歡,她喜歡得近似癡狂,無(wú)法解釋所以然的癡狂。想到這些,她心里有一種說(shuō)不出的滋味。

    但此時(shí)此刻,無(wú)論如何都不是該想這些的時(sh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