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果來(lái)得報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3-02-11 09:50      字數:7630
    俞海洋和周曉麗來(lái)到公司,不見(jiàn)吳國勝來(lái)上班。

    他找來(lái)單文杰問(wèn):“國勝人呢?”

    單文杰說(shuō):“不知道,有兩天沒(méi)見(jiàn)他了!

    他找到梁晶晶問(wèn):“吳國勝請假了嗎?”

    梁晶晶搖搖頭:“沒(méi)有,這兩天都沒(méi)見(jiàn)他人!

    他想起陳宇沖應該和吳國勝有聯(lián)系,于是給他打了電話(huà)。

    陳宇沖電話(huà)里說(shuō):吳國勝因為賭博欠了很多債,兩天前又去賭博輸了錢(qián),被人逼債,喝了酒跟人打起來(lái),后來(lái)被關(guān)到派出所了。

    俞海洋這才想起,就在和海納公司合作研發(fā)新產(chǎn)品期間,吳國勝有段時(shí)間怎么叫他都不回來(lái),想想此事應該沒(méi)那么簡(jiǎn)單。對于他賭博的事也曾聽(tīng)其他業(yè)務(wù)員說(shuō)起過(guò),并沒(méi)有過(guò)多關(guān)注和過(guò)問(wèn)。

    他告訴陳宇沖:有時(shí)間讓他來(lái)公司一趟,當面談?wù)劇?br />
    陳宇沖欣然答應,他還惦記著(zhù),自己想來(lái)?yè)P帆公司工作的事。

    陳宇沖來(lái)到揚帆公司,見(jiàn)俞海洋還在辦公室忙著(zhù),便悄悄地打了個(gè)招呼,知趣地找了個(gè)小會(huì )議室等著(zhù)。

    俞海洋忙完,招呼他來(lái)到自己辦公室。

    陳宇沖小心翼翼地坐下,強顏歡笑著(zhù)打招呼:“俞總你好!

    俞海洋問(wèn):“宇沖啊,雷軍和易天公司的事,你應該都聽(tīng)說(shuō)了吧?”

    陳宇沖戰戰兢兢地道:“嗯嗯,聽(tīng)說(shuō)了。俞總,他們集資詐騙的事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個(gè)打工的,老板說(shuō)讓干啥就干啥。張警官也來(lái)找過(guò)我了,我什么都說(shuō)了!

    俞海洋安慰他道:“你別慌,集資詐騙的案子已經(jīng)結了,雷軍也死了。你還能坐在這兒,就說(shuō)明和你沒(méi)什么關(guān)系,不要緊張,我叫你來(lái)只是想了解一些吳國勝的事情!

    他心有余悸地說(shuō):“好的俞總,您要知道什么盡管問(wèn),我知無(wú)不言!

    俞海洋笑笑說(shuō):“那就好,我聽(tīng)張警官說(shuō),在雷軍和白鳳嬌開(kāi)眾籌大會(huì )前一天,是你把易天公司要破產(chǎn)的事給說(shuō)出去的?”

    陳宇沖心里不斷地在打鼓,緊張的汗水都要冒出來(lái)了。

    他連忙解釋?zhuān)骸澳翘煳壹s了吳國勝去喝酒,是請他幫忙推薦來(lái)公司上班的。當時(shí)酒喝得有點(diǎn)多了,就胡說(shuō)了幾句,我也不知道是誰(shuí)把這事捅了出去!

    俞海洋淡定地看著(zhù)他,道:“是你們去吃飯的那家飯店老板,就是集資被騙的其中一個(gè)!

    陳宇沖這才恍然大悟。

    他忙說(shuō):“俞總您看,這事都已經(jīng)過(guò)去了,易天公司也沒(méi)了,雷總也死了。我聽(tīng)說(shuō)那些被騙的投資人也大部分拿回了錢(qián),要不這事咱就不要再說(shuō)了!

    俞海洋看他驚魂未定,擺了擺手說(shuō):“好,這事咱就不提了!

    他隨后問(wèn):“你除了請吳國勝喝酒,還有沒(méi)找他做過(guò)其他的什么事?比如借給他錢(qián)?”

    陳宇沖心想:他本來(lái)今天過(guò)來(lái),是想借機會(huì )談工作的事?磥(lái),俞海洋有些事情可能已經(jīng)知道了,也就沒(méi)有再隱瞞的必要,倒不如全都說(shuō)出來(lái),多少獲取點(diǎn)信任。

    他挺起胸,說(shuō):“俞總,我實(shí)話(huà)都跟您說(shuō)吧!彪S后他把吳國勝賭博借錢(qián),雷軍設局讓他去偷技術(shù)資料的事等等,全都告訴了俞海洋。

    俞海洋聽(tīng)完,倒吸一口涼氣,甚至有些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吳國勝竟能做出這樣的事。這些情況他原本是不知道的,只是想到他去賭博就肯定會(huì )借錢(qián),沒(méi)想到還有這么多事。

    他仔細地觀(guān)察著(zhù)陳宇沖的表情,心里琢磨著(zhù)他剛才這些話(huà)。

    他心想:陳宇沖這個(gè)人,小心思太重。說(shuō)他聰明,確實(shí)有一點(diǎn),卻聰明的有點(diǎn)過(guò)了頭。這種人無(wú)論如何也不能留在身邊,雷軍的下場(chǎng)就是最好的證明。他不禁想起了背信棄義,賣(mài)友求榮這些字眼。

    俞海洋鎮定地說(shuō)道:“宇沖,很感謝你能把這些事情坦然相告,吳國勝的事我會(huì )處理。念在咱們曾經(jīng)同事的份上,我勸你一句話(huà):以后做人要厚道,不要耍小聰明,這個(gè)世界上,沒(méi)有人是真正的傻瓜!

    陳宇沖心里一涼,心想:完了,聽(tīng)他的意思,工作的事肯定沒(méi)戲了,他還是硬著(zhù)頭想奮力爭取。

    他剛想說(shuō):那,我工作的事。誰(shuí)知俞海洋說(shuō)了句:“你走吧!本拖铝酥鹂土。

    他忙改口道:“那……俞總再見(jiàn)!

    俞海洋看他灰溜溜地離開(kāi)自己辦公室。心里道: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陳宇沖沮喪地走出揚帆公司。

    他完全沒(méi)有預料到,今天的見(jiàn)面會(huì )這么草草收場(chǎng)。他以為易天公司倒了,俞海洋就會(huì )請他來(lái)上班,他以為他把吳國勝的事和盤(pán)托出,就可以得到信任,他以為俞海洋會(huì )念在曾經(jīng)同事的份上,能給他一次機會(huì )。

    他猛然意識到,無(wú)論是曾經(jīng)易天公司的總經(jīng)理云昊天,還是俞海洋和曹墨軒,打心眼兒里,就從來(lái)都沒(méi)有看得起他,甚至都不屑正臉看他一眼。

    就連雷軍也只不過(guò)是一直在利用他,他名義上是個(gè)副總,卻沒(méi)有半點(diǎn)實(shí)權,只能屁顛屁顛的和條狗一樣,為他跑腿賣(mài)命?刹还茉鯓,至少在雷軍的眼里他還是有點(diǎn)價(jià)值的,至少還可以被利用。那現在呢?誰(shuí)還愿意再用他?

    易天公司的丑聞,已經(jīng)傳得滿(mǎn)大街都是,整個(gè)行業(yè)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雷軍的馬前卒,和他狼狽為奸。而今天,他把所有做過(guò)的齷齪事都告訴了俞海洋。所有的人都要鄙視他,唾棄他,甚至辱罵他。他已經(jīng)沒(méi)有辦法在這個(gè)圈子混下去,一天都不能。

    陳宇沖茫然地走在大街上,一陣秋風(fēng)掠過(guò),路邊的白樺樹(shù)上,金黃色的葉子如同斷了線(xiàn)的風(fēng)箏,飄落在人行道上。他走著(zhù)走著(zhù),走到江邊,看著(zhù)怒濤洶涌的江水呼嘯起伏。

    他心里念道:人活著(zhù),為什么就這么難!

    第二天早上,吳國勝無(wú)精打采地來(lái)到公司,一臉的狼狽。

    俞海洋把他叫到辦公室。

    他干脆不等俞海洋開(kāi)口,自己解釋道:“俞總,我剛從派出所出來(lái)。因為打架被拘留了三天,我不是故意曠工!

    俞海洋冷笑道:“你還知道回來(lái)上班?你的那些事,昨天陳宇沖都已經(jīng)告訴我了,你準備怎么辦?”

    他猛地一驚,心想:陳宇沖怎么來(lái)了?難道他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俞海洋了?

    他驚訝地張開(kāi)嘴,想要解釋?煽吹接岷Q竽抢渚哪抗,他如同被電擊一樣,感到背后一陣發(fā)涼。

    他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

    俞海洋幫他拿了主意,說(shuō)道:“你做過(gu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要再讓我重復了?丛谀阋苍(jīng)為公司付出過(guò)汗馬功勞的份上,自己去找小梁辦手續,引咎辭職吧!”

    他不想解釋?zhuān)矡o(wú)力解釋了。

    他臉上就像火燒一樣,一陣紅一陣白,乖乖的自己走出辦公室。他心里明白:俞海洋算是手下留情了,他不知道自己將來(lái)的路要怎么走。

    吳國勝走后,周曉麗突然走進(jìn)辦公室。

    她慌張地問(wèn):“海洋,你早上看新聞了嗎?”

    俞海洋很納悶,他問(wèn):“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周曉麗急道:“陳宇沖死了!據說(shuō)是跳江自殺。就在今天凌晨,過(guò)路的貨船發(fā)現了他的尸體,報了警!

    俞海洋震驚了,他沒(méi)想到陳宇沖的心理會(huì )這么脆弱,不過(guò)想想近些天來(lái)發(fā)生的所有事情,他似乎懂了。

    他安撫道:“我知道了,曉麗你通知下去:不要讓公司的員工討論此事。死者已矣,讓亡者為安吧!

    周曉麗走出他的辦公室。

    他拿起遙控器,打開(kāi)對面墻上的電視機。正在播放早間的一則新聞:今日凌晨五點(diǎn),在錢(qián)塘江海鹽段,一艘過(guò)往的貨船發(fā)現了一具男尸并報警。據警方核實(shí),該男子為近日集資詐騙案所在易天公司副總經(jīng)理陳宇沖。其他相關(guān)信息,有待警方繼續查明。

    俞海洋感覺(jué)頭皮一陣陣發(fā)麻,就在他剛要陷入沉思的時(shí)候,電視畫(huà)面一轉,出現另外一則報道:

    各位觀(guān)眾,請看關(guān)于近期我市發(fā)生的一起持槍殺人案的相關(guān)報道。犯罪嫌疑人雷軍,持槍擊傷一對母女,母親被送醫后不治身亡,另一名小女孩,經(jīng)搶救已無(wú)生命危險,目前還在昏迷之中。經(jīng)警方多方調查發(fā)現,雷軍所持槍支來(lái)源,為西安博鴻公司總經(jīng)理劉廣義和當地一個(gè)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目前,劉廣義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非法幫助他人倒賣(mài)槍支罪,參與黑社會(huì )性質(zhì)組織罪等,已被當地警方拘捕。

    另?yè)䦂蟮溃汉蛣V義相關(guān)的8.28特大交通事故原因,已經(jīng)水落石出,導致三十六人死亡一人重傷的事故原因已查明,經(jīng)專(zhuān)家分析確認,該事故和劉廣義所經(jīng)營(yíng)的主動(dòng)防撞系統有直接關(guān)系。該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廠(chǎng)家,深圳汽車(chē)智能安全系統有限公司已被查封,該公司總經(jīng)理馬如良和另外兩名股東王夢(mèng)潔、李偉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拘押,此案將交由當地法院進(jìn)一步審理宣判。

    據另外一則消息稱(chēng):易天公司集資詐騙案主犯之一,前易天網(wǎng)絡(luò )公司總經(jīng)理白鳳嬌,已被中國警方從美國洛杉磯抓捕回國,法院將擇日宣判。

    俞海洋整整在辦公室坐了一個(gè)上午。

    他從來(lái)都沒(méi)有想到過(guò),在這短短這一年多的時(shí)間里,會(huì )發(fā)生這么多事情。一次車(chē)禍引發(fā)了如此多的矛盾,一個(gè)產(chǎn)品讓這么多無(wú)辜的人失去生命。

    他很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他慶幸遇到云昊天,慶幸沒(méi)有被攪到這萬(wàn)劫不復的泥潭里,他慶幸走的每一步都穩扎穩打?蛇@一切都是怎么來(lái)的呢?

    云昊天因為幫了他,付出了慘痛的代價(jià)?伤麍D什么呢?公司和他沒(méi)有半點(diǎn)利益關(guān)系,他不計回報的付出,又得到了什么呢?這一切是為什么呢?為什么會(huì )是這樣的結果呢?

    他無(wú)法釋?xiě),更無(wú)法解釋所以然。

    經(jīng)過(guò)這一年多的打拼,他清醒地看清了自己將來(lái)要走的路,明確了未來(lái)的發(fā)展方向,夯實(shí)了堅實(shí)的基礎。那天哥呢?他的路又該怎么走?

    他是個(gè)懂得知恩圖報的人,是個(gè)心懷感恩的人,可他能做什么呢?他不能就這么無(wú)所事事,不能這么無(wú)所作為。至少,可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他快速走出了出去,推開(kāi)了周曉麗辦公室的門(mén),說(shuō):“曉麗,你隨我去趟醫院!

    經(jīng)過(guò)半年多的朝夕相處,他和周曉麗的關(guān)系,雖然沒(méi)有特別明確和公開(kāi),但兩人早已彼此心照不宣,如膠似漆。不然,他不會(huì )把她帶到墓地去給陳萍送別。

    俞海洋和周曉麗來(lái)到醫院。

    正值中午吃飯時(shí)間,歐陽(yáng)青正陪在云朵病床邊,輕輕握住她的小手,在說(shuō)著(zhù)話(huà)。

    她眼里滿(mǎn)含淚水,小聲地念著(zhù):“云朵好寶貝,你要快點(diǎn)醒來(lái),小青阿姨陪你玩。爸爸也希望你快點(diǎn)好起來(lái),媽媽的在天之靈會(huì )保佑你的!

    周曉麗見(jiàn)此場(chǎng)景,忍不住潸然淚下。

    俞海洋緩緩地走到歐陽(yáng)青身旁,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說(shuō):“歐陽(yáng),我和曉麗來(lái)看看云朵和天哥!

    歐陽(yáng)青緩過(guò)神來(lái),站起身淚眼蒙眬地說(shuō):“謝謝你們,坐吧!

    她和周曉麗已經(jīng)見(jiàn)過(guò)面,知道他們之間的關(guān)系。

    曉麗問(wèn):“歐陽(yáng),云朵怎么樣了?”

    她說(shuō):“還在昏迷,醫生說(shuō)還要繼續觀(guān)察。身上的傷口要慢慢愈合,雖然臟器沒(méi)有受傷,但也不排除其他并發(fā)癥的發(fā)生!

    俞海洋問(wèn):“天哥呢?怎么沒(méi)見(jiàn)他!

    她答:“昊天去打飯了,一會(huì )兒就回來(lái)!

    他們正說(shuō)話(huà)間,云昊天手里提著(zhù)兩份盒飯走了進(jìn)來(lái)。

    俞海洋和周曉麗連忙起身叫道:“天哥!

    云昊天示意他們坐下,問(wèn):“你們怎么來(lái)了?海洋公司的事情處理好了嗎?”

    俞海洋說(shuō):“公司一切都正常,這次交通部門(mén)和消保委,只是來(lái)公司做了一次簡(jiǎn)單的走訪(fǎng)調查,相關(guān)的政策和審查監管對我們沒(méi)有什么影響!

    云昊天道:“嗯,這就好。你們吃飯了嗎?”

    俞海洋答:“我們剛剛到,還沒(méi)有!

    云昊天放下盒飯,對歐陽(yáng)青說(shuō):“小青,你和曉麗先吃,海洋跟我去外面吃!

    她們倆坐到一旁打開(kāi)飯盒,邊吃邊小聲說(shuō)著(zhù)話(huà)。

    云昊天帶著(zhù)俞海洋,來(lái)到醫院旁邊一家小吃店。

    俞海洋邊吃,邊把最近發(fā)生的事和今天早上新聞里的報道,和云昊天描述了一番。

    云昊天輕聲說(shuō)道:“陳宇沖我沒(méi)想到,他本可以不這么做。人生不過(guò)百年,既然來(lái)到這個(gè)世上,就要好好活著(zhù),只要活著(zhù)就有希望,就有價(jià)值!

    俞海洋感嘆道:“是他心里太脆弱了,總想著(zhù)靠著(zhù)誰(shuí)就能出人頭地,總想著(zhù)要比別人高一等。不走正道,只會(huì )耍小聰明,忘恩負義,背信棄義。其實(shí)在他心里,只有他自己!

    云昊天感慨道:“這個(gè)世上有太多的人,又何嘗不是如此!

    俞海洋說(shuō):“想想這一年多來(lái)發(fā)生的事情,嫂子又……我心里難安!

    云昊天道:“都過(guò)去了,所有的結果都早已注定。你沒(méi)必要讓自己背上心理包袱,做人還要往前看,還有很多事等著(zhù)你去做。只要不傷人不害人、不坑人不騙人,做自己該做的、想做的事,一切盡力而為,心里自會(huì )坦然!

    俞海洋用力地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謝謝你,天哥!

    他接著(zhù)說(shuō):“天哥,云朵一時(shí)還沒(méi)有醒來(lái)。你還是回家看看,這兩天我和曉麗守著(zhù)。出事那天都太匆忙,家里會(huì )不會(huì )……我是擔心云朵回到家看到……”

    云昊天想想道:“嗯,先吃飯,吃完我就回去一趟!

    兩人吃好飯回到病房,歐陽(yáng)青和曉麗在小聲談話(huà),云朵還沒(méi)醒。

    云昊天說(shuō):“云朵就有勞你們倆了,我去去就回!

    俞海洋和曉麗點(diǎn)點(diǎn)頭道:“天哥你放心吧,我們會(huì )一直守著(zhù)的!

    歐陽(yáng)青問(wèn):“你要去哪兒?”

    云昊天答:“我回趟嘉興,收拾一下家里!

    歐陽(yáng)青說(shuō):“我陪你一起!

    他沒(méi)回答,也沒(méi)否定。他和俞海洋交換了個(gè)眼神,表示肯定和感謝。

    一個(gè)半小時(shí)后,他們走進(jìn)這個(gè)熟悉又陌生的小院兒。

    歐陽(yáng)青去了云南之后,除了事發(fā)那天,已經(jīng)很久沒(méi)有來(lái)過(guò)。她再也見(jiàn)不到陳萍和藹可親的笑容,落落大方的柔美身影。

    地上還殘留著(zhù)片片血跡。秋風(fēng)吹得那棵香樟樹(shù)沙沙作響,石桌上和地上,滿(mǎn)滿(mǎn)的都是枯枝殘葉。院子里種的瓜果蔬菜,凌亂的生長(cháng),被風(fēng)吹得東倒西歪。

    歐陽(yáng)青心里一陣發(fā)涼,她沒(méi)有目睹事發(fā)那天慘烈的情形,她更不敢想象。

    云昊天拿起掃把,清掃著(zhù)地上的落葉,歐陽(yáng)青一起幫忙收拾著(zhù)。

    整整一個(gè)下午,他們把院子和屋里的角角落落,都收拾了個(gè)遍。期間,他們沒(méi)有對話(huà),沒(méi)有任何交流,似乎無(wú)話(huà)可說(shuō),似乎無(wú)需多說(shuō)。

    接近傍晚時(shí)分,云昊天拿出茶具,坐在石桌旁泡起茶。

    他見(jiàn)歐陽(yáng)青滿(mǎn)頭大汗,心疼道:“去屋里洗洗,過(guò)來(lái)歇會(huì )兒!

    歐陽(yáng)青回報了他一個(gè)慰藉的眼神,說(shuō):“好!

    她洗好,拿著(zhù)毛巾邊擦臉邊往外走。這時(shí),她瞥見(jiàn)院門(mén)口大門(mén)下面,好像有個(gè)類(lèi)似信封的物體,在斜陽(yáng)的照射下泛著(zhù)白光。

    她走過(guò)去,撿了起來(lái),說(shuō):“好像是一封信!

    云昊天接過(guò)信。

    只見(jiàn)上面寫(xiě)著(zhù):收件人,陳萍;寄件人,劉雨,寄件地址是加拿大溫哥華。

    歐陽(yáng)青問(wèn):“劉雨是誰(shuí)?”

    云昊天答:“是陳萍的好朋友,她們從小一起長(cháng)大,一起讀書(shū)。去年她和一個(gè)外籍華人去了加拿大,年初他們還來(lái)過(guò)一次,很長(cháng)時(shí)間沒(méi)有消息了!

    他不禁地,憶起當年的情形。

    歐陽(yáng)青見(jiàn)他手里拿著(zhù)信,呆呆地望著(zhù)天際一抹火燒云。

    她說(shuō):“萍姐她……”

    還沒(méi)等她說(shuō)完,只見(jiàn)云昊天已經(jīng)打開(kāi)了信封,信封里裝著(zhù)幾張寫(xiě)滿(mǎn)字跡的信紙和一張照片。照片上兩個(gè)清純靚麗的女孩兒:一個(gè)戴著(zhù)一副黑框眼鏡,眸子里透著(zhù)深邃亮光;一個(gè)眉清目秀,笑得天真爛漫。

    他默默地看完信里的內容,嘆了口氣:“這是一封遺書(shū)!

    歐陽(yáng)青猛然一驚,她拿過(guò)來(lái),看到信里寫(xiě)道:

    親愛(ài)的阿萍:當你收到這封來(lái)信的時(shí)候,我已經(jīng)不在人世了。我曾經(jīng)天真地以為,找到一個(gè)有錢(qián)的男人,就可以讓我安心,就可以過(guò)上無(wú)憂(yōu)無(wú)慮的生活。我以為這一輩子都不用去奮斗了,只要守著(zhù)這個(gè)男人,我就可以擁有一切,但是我錯了。

    從我們上次見(jiàn)面分開(kāi),回到加拿大以后,我發(fā)現我要守著(zhù)的這個(gè)男人,全都是假的!他的身份是假的,他的珠寶生意是假的,他在溫哥華的房產(chǎn)和車(chē)子也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我把家里的房子賣(mài)了,跟他來(lái)到海外,他把我所有的錢(qián)全都騙走了。

    這半年多來(lái),我無(wú)家可歸,四處流浪討飯。我沒(méi)有合法的身份,只能流落難民營(yíng),為了能餓不死,任意被人欺辱糟蹋。

    阿萍,我好羨慕你和云昊天。你們無(wú)欲無(wú)求,過(guò)著(zhù)平淡的日子。你曾經(jīng)對我說(shuō),你已經(jīng)沒(méi)有什么追求,只要能守著(zhù)他,守著(zhù)這個(gè)家,守著(zhù)柴米油鹽,就是最大的幸福。我好懊悔!后悔自己貪慕虛榮,后悔自己貪得無(wú)厭,后悔自己想過(guò)上流社會(huì )的生活。

    現在我才明白,這個(gè)世上沒(méi)有什么是不勞而獲的,沒(méi)有什么人是靠得住的,更沒(méi)有免費的午餐?涩F在已經(jīng)晚了,什么都晚了,我回不去了,回不了家了,我沒(méi)有家了!

    阿萍,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這封信。在我決定要不要寫(xiě)這封信的時(shí)候,遇到了好心人,愿意幫我把信寄出去,我才有勇氣把這一切都告訴你。

    希望你好好的和云昊天過(guò)日子,希望你永遠幸福。我好懷念,我們從小到大在一起的日子,我好想你。來(lái)世,我們還做姐妹!

    ……

    歐陽(yáng)青已經(jīng)看不下去了。

    她完全理解陳萍和劉雨的感情,以及信中提到的內容。一個(gè)女人獨自在異國他鄉,沒(méi)有必備的生存技能,是很難正常去生活的,這是無(wú)法改變的事實(shí)。自身的強大,和現實(shí)生活是成正比的,無(wú)論是知識、財富,還是能力。

    大自然賦予了生命優(yōu)勝劣汰,適者生存的游戲規則?扇跣〉纳,就應該被踐踏和摧殘嗎?一個(gè)人可以為了自己的私欲,全然不顧良心和道德的譴責,去欺騙、去欺辱、去殘害甚至去燒殺搶掠無(wú)惡不作,這和畜生有什么區別。

    她忍不住罵道:“畜生!”

    云昊天習慣的點(diǎn)起一支香煙放到嘴邊,感嘆道:“從生命的意義上說(shuō),人類(lèi)和畜生沒(méi)有本質(zhì)上的區別,有區別的是人自己本身。人性的本來(lái)與自然規律并沒(méi)有沖突,有沖突的是道德與觀(guān)念。人的一念、一行、一果,都是規律所成就的業(yè)果,不是輕易所能認知和改變的。而這種人,也必將遭受惡果!

    歐陽(yáng)青感嘆道:“可惜在這個(gè)世上,又有幾人能覺(jué)悟到人性和現實(shí)的本來(lái)!

    云昊天嘆道:“一切順應自然吧!

    他見(jiàn)天色已變暗,轉而對歐陽(yáng)青說(shuō):“時(shí)間不早了,你……”

    歐陽(yáng)青聽(tīng)他準備下逐客令,嬌斥道:“都什么時(shí)候了,你還要趕我走嗎?”

    他心里有點(diǎn)愧疚,先不論歐陽(yáng)青舍命救云朵,就近幾天來(lái)她對他和云朵的辛苦照顧,以及這一年多來(lái)發(fā)生的各種變故和她無(wú)謂的犧牲與付出,他都沒(méi)有任何借口和理由,他更不想刻意地去表達或者表現,去證明什么。如果付出是為了索取,那是交換。

    有些事物和情感,不需要拿什么來(lái)證明,需要證明的東西,就是一種交換。只要是交換,就要獲得一種心理平衡,等不等價(jià)就是基礎條件。不平衡,勢必引發(fā)矛盾,有了矛盾就必定痛苦;有了痛苦,就會(huì )陷入一種惡性循環(huán),無(wú)休無(wú)止。

    他尷尬地說(shuō):“你去摘點(diǎn)蔬菜,我來(lái)做飯!

    歐陽(yáng)青看他尷尬的神情,不禁說(shuō)道:“你去摘菜,我來(lái)燒飯!

    飯菜做好,兩人在客廳的餐桌上對視而坐。

    歐陽(yáng)青看著(zhù)他憔悴的面容和黯淡的眼神,心里說(shuō)不出的心疼。

    她知道:他不需要安慰,再多的安慰也于事無(wú)補。該發(fā)生的,不該發(fā)生的,都已經(jīng)發(fā)生了,誰(shuí)也沒(méi)有能力去改變過(guò)去。

    她輕聲問(wèn)道:“昊天,能說(shuō)說(shuō)你和萍姐的故事嗎?”

    他放下碗筷,看上去凝重的表情,仿佛把他帶到一段久遠的記憶里。

    他輕聲道:“我和陳萍是在二〇〇〇年認識,那年我還在一家公司跑業(yè)務(wù)。農歷的臘月二十七晚上,距離過(guò)春節還有兩天,我被房東從出租屋里趕出來(lái),一個(gè)人流浪在街頭。那晚下了很大的雪,我無(wú)處可去,只好找了個(gè)橋洞避難。后來(lái)恰巧遇到陳萍和劉雨經(jīng)過(guò),她們把我從橋底下,背到陳萍暫住的出租屋。再后來(lái)……”

    他似乎又回到了那個(gè)大雪紛紛的晚上,心里忍不住地絞痛。

    他接著(zhù)說(shuō)道:“再后來(lái),我離開(kāi)陳萍的住所,聯(lián)系到了一個(gè)朋友,他在老家打電話(huà)讓房東打開(kāi)租住屋的房門(mén),才暫時(shí)有了安身之所。春節過(guò)后,我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就在距離陳萍上班的幼兒園不遠。那時(shí)候還年輕,身邊也沒(méi)幾個(gè)朋友,就經(jīng)常去找她。時(shí)間一長(cháng),彼此有了信任和感情,就這樣相處了幾年,我的職場(chǎng)生涯也隨著(zhù)年齡和閱歷的增長(cháng)不斷提升!

    他稍作停頓,繼續說(shuō)道:“再過(guò)了兩年,我們就結婚了。我辭職后創(chuàng )辦了易天公司,有了云朵,以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他把這段過(guò)往描述得很平淡,可在歐陽(yáng)青聽(tīng)來(lái),卻沒(méi)有那么尋常。

    她無(wú)論如何都無(wú)法想象,當年的云昊天會(huì )有這種不堪的經(jīng)歷,寒冬臘月,露宿街頭,該是什么樣的苦難和煎熬。

    他沒(méi)有再說(shuō)下去。

    而是對歐陽(yáng)青說(shuō):“吃完飯早點(diǎn)去休息,今晚你睡云朵房間!

    她本來(lái)還想問(wèn),關(guān)于他的家鄉和童年所經(jīng)歷的種種,但她收住了好奇心,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難言之隱。

    她躺在床上,目光在這個(gè)狹小的房間緩緩移動(dòng),她的思緒卻如潮水般涌來(lái)。

    她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面對死亡的恐懼,是人性的本能和天性,他為什么可以如此坦然?面對失去親人的痛苦,是任何一個(gè)人都無(wú)法掩飾的悲傷,可他為什么表現得如此平淡?

    她想:到底是什么,把他的心磨煉得像霧、像雨、又像風(fēng)一樣抓不著(zhù),看不透,更是堅硬得像石頭一樣,可以如此淡然地面對所發(fā)生的一切。

    或許,人真正的心痛和哀傷,是無(wú)法用形式展現和表達的。

    她回想著(zhù)從第一次見(jiàn)他,第一次親密接觸,第一次暢所欲言,第一次……

    歐陽(yáng)青心里,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