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如是本來(lái)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3-01-21 15:38      字數:5639
    次日一早,他們來(lái)到醫院病房。

    俞海洋斜靠在椅子上睡著(zhù),周曉麗在給云朵的小臉、小手擦拭著(zhù)。

    見(jiàn)云昊天他們進(jìn)來(lái),曉麗連忙起身說(shuō):“天哥,你們來(lái)了!

    云昊天做了個(gè)“噓”的手勢,說(shuō):“辛苦你們了!

    歐陽(yáng)青問(wèn)曉麗:“云朵還沒(méi)醒嗎?”

    曉麗說(shuō):“醫生剛剛來(lái)檢查過(guò),身體各項指標都正常,只是稍微有點(diǎn)發(fā)燒,可能還要等等才能醒!

    歐陽(yáng)青道:“曉麗,你要不先去休息一會(huì )兒,這里我來(lái)照顧!

    曉麗小聲說(shuō):“不打緊,這一夜我和海洋輪流值守,我已經(jīng)睡過(guò)了!

    她們說(shuō)話(huà)間,俞海洋迷迷糊糊地醒來(lái)。

    他連忙起身打招呼:“天哥,歐陽(yáng)!

    云昊天說(shuō):“公司還有很多事等著(zhù)你,你們先回去吧,這里有我和小青!

    歐陽(yáng)青和俞海洋對視了一眼,對他點(diǎn)點(diǎn)頭。

    俞海洋和周曉麗,準備收拾衣物轉身離去。

    云朵緩緩地睜開(kāi)大大的眼睛,靜靜地,打量著(zhù)眼前的每個(gè)人。

    她小嘴微張,輕柔地問(wèn):“媽媽呢?”

    眾人一陣欣喜,都把目光投向云朵。

    歐陽(yáng)青一個(gè)箭步,過(guò)去抓起云朵的小手,激動(dòng)地潸然淚下。

    她輕撫著(zhù)她的頭,激動(dòng)地喊:“你嚇死我們了!”她禁不住哭出聲來(lái)。

    云朵看看她,再看看爸爸,依然問(wèn):“媽媽呢?”

    眾人不知如何回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gè)個(gè)眼里閃著(zhù)淚花兒。

    云昊天拉起她的小手,輕聲說(shuō):“云朵,媽媽已經(jīng)不在了!

    云朵的眼淚,從她美麗的大眼睛里嘩嘩地流出。

    她抽泣著(zhù)問(wèn):“那個(gè)壞叔叔呢?”

    他輕輕擦拭著(zhù)云朵臉上的淚水,說(shuō):“那個(gè)壞叔叔死了!

    這幾日,云朵一直處于昏迷狀態(tài),在她的記憶里,只有媽媽倒在地上和雷軍拿槍對著(zhù)爸爸的畫(huà)面。

    她雙唇蠕動(dòng)著(zhù),顫抖著(zhù)說(shuō):“爸爸,我想要媽媽……”然后閉上雙眼,暈了過(guò)去。

    周曉麗和俞海洋飛快地往病房外跑,邊跑邊喊:醫生,醫生。

    醫生和護士來(lái)到病房,眾人都退了出來(lái),每個(gè)人臉上都沉浸著(zhù)緊張的表情。

    過(guò)了一會(huì )兒,醫生出來(lái)安慰道:“你們不用擔心,孩子只是太虛弱了,還需要安心的靜養!

    眾人表示感謝,醫生和護士轉身離去。

    云昊天道:“海洋你們先回去吧,去忙你們的,有事再聯(lián)系!

    俞海洋和周曉麗道別離去。

    他們開(kāi)著(zhù)車(chē),在回公司的路上,曉麗問(wèn):“海洋,你有沒(méi)覺(jué)得歐陽(yáng)青和天哥?他們倆其實(shí)挺合適的!

    俞海洋嘆口氣道:“說(shuō)來(lái)話(huà)長(cháng)了,歐陽(yáng)早就對天哥有想法。最早他們剛認識的時(shí)候,我就感覺(jué)到了。而且我和他們都分別聊起過(guò)這個(gè)話(huà)題,歐陽(yáng)一直否認,天哥是心知肚明。只是那時(shí)候嫂子還在,他們一家也很幸福,天哥根本不可能去涉足這種婚外關(guān)系。不過(guò)想想,歐陽(yáng)確實(shí)對天哥不是一般的癡情。嫂子剛剛過(guò)世,這種事還是不要去論了!

    他接著(zhù)說(shuō):“你看天哥平時(shí)冷若冰霜,其實(shí)他是一個(gè)非常重感情的人。他是把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里不去表達,所以一般人都會(huì )覺(jué)得他這個(gè)人很難接觸,不近人情!

    周曉麗感慨道:“這場(chǎng)意外對天哥打擊太大了,失去親人的痛苦,我是能感同身受的!彼肫鹆巳ツ晁憬隳菆(chǎng)車(chē)禍。

    俞海洋安慰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事情都過(guò)去了,我們活著(zhù)的人還得好好活著(zhù)。用天哥的話(huà)說(shuō):既然來(lái)到這個(gè)世上,就要好好活著(zhù),只要活著(zhù)就有希望,就有價(jià)值!

    周曉麗雙手合十,放在胸前禱告:“愿云朵能早點(diǎn)好起來(lái)!

    三天后,云朵再次醒來(lái)。

    云昊天和歐陽(yáng)青照顧著(zhù),俞海洋他們時(shí)常去醫院探望,昊明也時(shí)不時(shí)跑來(lái)。

    一個(gè)月后,云朵痊愈出院。

    歐陽(yáng)青和云昊天把她送到外公外婆家,回到小院。

    經(jīng)過(guò)一個(gè)多月的朝夕相處,他們早已沒(méi)有了往日的生分。云昊天去院子里,收拾著(zhù)葉子早已泛黃的瓜果蔬菜,歐陽(yáng)青去廚房燒菜煮飯。

    此時(shí)已入深秋,中午時(shí)分,正值秋高氣爽。

    歐陽(yáng)青把飯菜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說(shuō):“天氣好,就在外面吃吧!

    云昊天放下手里的工具,去屋里洗了洗,出來(lái)坐好。

    劉明遠打來(lái)電話(huà),詢(xún)問(wèn)了一番云朵的情況,告訴他半小時(shí)左右來(lái)家里。

    云昊天說(shuō):“再去加兩個(gè)菜,明遠一會(huì )兒就到!

    歐陽(yáng)青答應著(zhù):“好,我去做!

    半小時(shí)后,劉明遠把車(chē)開(kāi)進(jìn)院子。

    他看到石桌上滿(mǎn)滿(mǎn)的一桌子菜,詫異地問(wèn)道:“這都是你的手藝?”

    云昊天打開(kāi)酒瓶,說(shuō):“都是小青做的,你來(lái)得正好,喝兩杯!

    劉明遠驚訝地問(wèn)道:“你們倆……?”

    云昊天擺手道:“沒(méi)有的事,你不要多想!

    他們說(shuō)話(huà)間,歐陽(yáng)青手里端著(zhù)一盤(pán)菜走了過(guò)來(lái),說(shuō):“明遠大哥,你來(lái)得剛剛好,嘗嘗我的手藝。你打電話(huà)給昊天的時(shí)候,我們正準備吃呢!

    劉明遠雙手一揮,說(shuō):“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云昊天對歐陽(yáng)青說(shuō):“小青,我和明遠喝白酒,你去屋里拿瓶紅酒,你也喝點(diǎn)!

    劉明遠擺手道:“不用,我車(chē)里有,我去拿,你坐!

    他晃動(dòng)著(zhù)肥大的身軀把紅酒拿來(lái),打開(kāi)給歐陽(yáng)青倒上,說(shuō):“近來(lái)公司沒(méi)啥事,特意過(guò)來(lái)看看你們!

    云昊天問(wèn):“家里老太太身體怎么樣?”

    劉明遠答:“老太太心臟不好,做了個(gè)手術(shù),沒(méi)啥大礙了!

    歐陽(yáng)青舉起酒杯,笑著(zhù)說(shuō):“歡迎明遠大哥遠道而來(lái),我先干為敬!

    三人一同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云昊天笑道:“老規矩!

    他和劉明遠各自連干三杯下去,把歐陽(yáng)青看得直發(fā)愣。

    她問(wèn):“你們這是什么規矩?啥也不說(shuō)就三杯喝掉!

    劉明遠笑笑:“我和昊天二十歲開(kāi)始喝酒,見(jiàn)面三杯酒,敬天、敬地、敬父母。這是我倆的規矩,你看著(zhù)就好了!

    幾杯酒下去,他們扯開(kāi)了話(huà)題。

    劉明遠感慨道:“還記得一年多以前,我們就在這個(gè)院子里把酒言歡。那時(shí)候你是神仙過(guò)的日子,喝著(zhù)茶看著(zhù)書(shū),不問(wèn)世事。誰(shuí)曾想到這一年的時(shí)間,會(huì )發(fā)生這么多事!

    云昊天道:“生活本來(lái)就是如此,沒(méi)有這事就有別的事,無(wú)休無(wú)止,到死的那天也就清靜了!

    歐陽(yáng)青急道:“好好的干嘛要說(shuō)死?”

    云昊天笑笑:“說(shuō)不說(shuō)都要死,只是時(shí)間上的問(wèn)題。我會(huì )死,你會(huì )死,明遠也會(huì )死,這是自然規律!

    劉明遠哈哈笑道:“既然早晚都要死,那就吃飽喝足再說(shuō),哈哈哈……”

    杯酒下肚,他問(wèn):“如今嫂子已經(jīng)不在了,有沒(méi)有什么打算?”他這話(huà)是若有所指,指的是歐陽(yáng)青。

    歐陽(yáng)青臉紅著(zhù),低下了頭。

    云昊天說(shuō):“如今飯店是沒(méi)有心思經(jīng)營(yíng)了,還是轉出去,再把江濱的房產(chǎn)賣(mài)了,就當是給云朵留點(diǎn)學(xué)資,其他的就順其自然吧!

    歐陽(yáng)青有些失落,她又不好說(shuō)什么,只好聽(tīng)他們把話(huà)題繼續。

    劉明遠說(shuō):“不管怎樣,生活還得繼續啊。明天我去和海洋碰個(gè)面就回去,要不要隨我回老家看看?”

    云昊天嘆息著(zhù)說(shuō):“不回了,奶奶不在了,回去只能觸景生情,徒增哀傷!

    劉明遠嘆息道:“一轉眼二十多年了,村子還是那個(gè)村子,卻早已物是人非!

    歐陽(yáng)青靜靜地看著(zhù)他們,聽(tīng)著(zhù)他們的對話(huà)。

    她在想:他們倆從小一起長(cháng)大,卻有著(zhù)完全不一樣的人生。劉明遠精明干練,叱咤商場(chǎng);云昊天安于平淡,淡泊名利。那在他們成長(cháng)的背后,會(huì )隱藏著(zhù)什么樣的經(jīng)歷和人生呢?她無(wú)法想象。

    這些天來(lái),云昊天絲毫沒(méi)有和她表露過(guò)什么,是陳萍的離世讓他還沉浸在痛苦之中,還是另有隱情?她對他從一開(kāi)始的迷戀,已經(jīng)變成深深地愛(ài)戀,她心疼他,深?lèi)?ài)著(zhù)他,她愿意為他做一切,只要能守著(zhù)他,她的心里就心安。

    她看氣氛有些低沉,轉移話(huà)題道:“明遠大哥,你們吃啊,嘗嘗我燒的菜,看合不合你胃口!

    劉明遠緩過(guò)神,一拍大腿說(shuō):“好,不說(shuō)這些了,都是些陳年舊事。喝酒,吃菜!

    他舉起杯子對歐陽(yáng)青道:“小青,辛苦你了,沒(méi)想到你手藝這么好,我和昊天有口福了。這杯我敬你!”

    歐陽(yáng)青舉起酒杯說(shuō):“謝謝明遠大哥,只要你不嫌棄就好!

    劉明遠對云昊天說(shuō):“你是不是也該敬一個(gè)?”

    云昊天舉起杯道:“好,那我們就一起敬,把杯中酒干了!

    歐陽(yáng)青笑著(zhù)說(shuō):“謝謝啦!

    三人把酒喝完,劉明遠看著(zhù)她問(wèn):“海洋說(shuō)你在云南待了一個(gè)多月,你去那兒干什么?”

    歐陽(yáng)青說(shuō):“去年云南地震的時(shí)候,我去做過(guò)現場(chǎng)報道。在廢墟下救過(guò)一個(gè)小女孩,就想去看看。還有……”

    她沒(méi)有把她和云昊天之間的事說(shuō)出來(lái),為了避免尷尬,她改口說(shuō):“還有,做了一個(gè)月支教,順便去完成我的小說(shuō)!

    劉明遠感覺(jué)到她的心思,她和云昊天的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他們也早就討論過(guò)。只是感情的事,誰(shuí)也說(shuō)不清道不明。他剛剛問(wèn)到云昊天的打算,他既然沒(méi)有回答,就沒(méi)必要再提。

    他驚奇地問(wèn)道:“你的小說(shuō)完成了嗎?有機會(huì )我可要拜讀一番!

    歐陽(yáng)青道:“還差最后一點(diǎn)完本,因為我不知道該怎么寫(xiě)結局。男主女主已經(jīng)相愛(ài),但他們能不能在一起還是個(gè)問(wèn)號!闭f(shuō)完她看了看云昊天。

    劉明遠更是好奇了,他問(wèn):“既然明明相愛(ài),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歐陽(yáng)青自言自語(yǔ)道:“是啊,既然相愛(ài)了,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她這話(huà)顯然是說(shuō)給云昊天聽(tīng)的。

    云昊天突然說(shuō)道:“去年的那場(chǎng)地震,的確是慘烈至極,死傷無(wú)數。如此天災,尚未可遇。對于弱小的人類(lèi)來(lái)說(shuō),那是一場(chǎng)極大的災難,大自然的力量,是人類(lèi)莫能企及的!

    劉明遠心知他的用意,他是不想接這個(gè)話(huà)題。

    他轉而問(wèn)道:“那個(gè)小女孩怎么樣了?地震過(guò)后,各地紛紛捐款捐物,明遠集團也在其中,算是近點(diǎn)微薄之力!

    她把去年地震和上次云南之行的所見(jiàn)所聞,以及她所做的事情,描述了一番,除了她對云昊天的思念和心痛。

    她無(wú)限感慨地說(shuō):“如果不是親眼所見(jiàn),很難想象在當代中國,還有如此貧窮的地方。小燕子的父母在地震時(shí)雙雙離世,她家里沒(méi)有其他親人,只有一個(gè)六歲的弟弟和她一起生活。整個(gè)暑假她都在利用學(xué)習之外的時(shí)間,上山挖野菜去換錢(qián)和照顧弟弟。小小年紀背負著(zhù)太多的重擔,太難了!

    劉明遠嘆了口氣說(shuō):“哎,生活就是這樣,總是有各種的窘迫和無(wú)奈,可不得不承認,在中國還有很多類(lèi)似的情況,在不斷上演。我和昊天小時(shí)候,又何嘗不是如此。貧窮、落后、無(wú)知,充斥著(zhù)我們的祖輩和當下的生活。沒(méi)有人能理解,我們?yōu)榱颂与x這種日子,又付出了多少代價(jià)!

    云昊天突然說(shuō):“當下的中國還處在發(fā)展階段,發(fā)展是需要一定進(jìn)程和過(guò)程的。要改變現狀,就要先改變思想,思想和環(huán)境可以塑造一個(gè)人的德行、品格和認知。不可否認,貧窮是一種社會(huì )的詬病,但這種詬病不是一個(gè)完善的社會(huì )制度和救濟體系就能改變的。要改變,就要先從人自己本身開(kāi)始,從意識到認知,從文化到素質(zhì),從習慣到能力。救苦救難和輸血式的扶貧不解決根本問(wèn)題,治標不治本,無(wú)論創(chuàng )造多少個(gè)希望工程都是枉然!

    歐陽(yáng)青問(wèn):“那要怎樣,才能改變這種現狀呢?”

    云昊天道:“要從每個(gè)人自身的造血功能開(kāi)始,人與人本質(zhì)上沒(méi)有區別,有區別的,是思想和認知。只有通過(guò)自身的努力,去改變和優(yōu)化自己的學(xué)識和認知,提升自己的生存環(huán)境和能力。無(wú)論一個(gè)人的野心有多大,能力有多強,想要改變環(huán)境很難,環(huán)境改變不了,卻可以選擇。青蛙如果不跳出井口,看到的永遠只有那一小片天!

    歐陽(yáng)青聽(tīng)完若有所悟,說(shuō)道:“說(shuō)到底,還是觀(guān)念和認知的區別啊。人的本性,不是認識自己,而是習慣性地去依賴(lài)他人,救苦救難的求菩薩;無(wú)怨無(wú)悔地去拜佛;細思極恐的念上帝;很少有人會(huì )把問(wèn)題的根本,指向自己!

    云昊天接著(zhù)說(shuō)道:“人和人從生命的意義和本質(zhì)上沒(méi)有區別,有區別的是對事物的認知和行為表達所呈現出來(lái)的場(chǎng)景。人在最無(wú)助的時(shí)候,總是不自覺(jué)地去想一些虛幻的事物來(lái)安慰自己。伸手索取和求神拜佛的意義等值,求神拜佛,對于人自身的心理安慰和需要的靈魂歸屬感并不存在爭議,有爭議的是人們的一般性認知和常識,道德法理的合理性和尋求心理安住的行為表現!

    劉明遠點(diǎn)頭道:“人們總是停留在自我意識的觀(guān)念和表象,而偏離了事物的本質(zhì)!

    云昊天繼續道:“思想和主義禁錮不了觀(guān)念,能禁錮的恰恰是自己。所謂大道至簡(jiǎn),就是客觀(guān)規律,實(shí)事求是。這個(gè)世界無(wú)時(shí)無(wú)刻不在運動(dòng),只要是運動(dòng)就有規律,掌握了規律,就會(huì )多成功少出錯。哲學(xué)家、科學(xué)家、政治家,窮盡一生都在研究世間萬(wàn)物的運動(dòng)規律。人性有人性的規律,經(jīng)濟有經(jīng)濟的規律,宇宙有宇宙的規律。規律,就是改變和成就的密碼!

    他接著(zhù)說(shuō):“成事者,并非只靠積極的創(chuàng )造和改變就會(huì )成就,而是依勢借勢,查時(shí)勢而動(dòng)萬(wàn)機,順勢而為就是成就。無(wú)論自己愿不愿意,事情就是這樣發(fā)展,本身的努力可能加劇事態(tài)的敗壞,也可能延長(cháng)趨勢向好,這取決于自己能把握的條件和機會(huì )。事事都不能強求,人之所以失敗,是被自己困在一個(gè)執念里?傄詾橹灰刖湍,結果是想了、做了未必就能,不是自己不夠努力,而是一開(kāi)始就錯了!

    他繼續說(shuō):“這個(gè)世界的本質(zhì),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m’的本質(zhì),是丟掉一切幻想,用實(shí)力說(shuō)話(huà)?陀^(guān)分析、真實(shí)面對、正確判斷,立即行動(dòng)。我從來(lái)不相信奇跡,所謂奇跡,不過(guò)是完成了既定目標和超預期目標。這世上根本不存在所謂的秘籍,所有的秘籍都在每個(gè)人自己身上,思想認知層次和理解能力決定成就大小!

    他似乎亢奮了,一副憂(yōu)國憂(yōu)民的神情,籠罩在他的臉上。

    他接著(zhù)說(shuō)道:“無(wú)論是哪個(gè)民族國家,個(gè)人是家庭主體,家庭是社會(huì )主體,企業(yè)是市場(chǎng)主體,行政機構是經(jīng)濟主體,人民是國家主體。只有能做到實(shí)事求是,以人為本,堅持唯物主義思想及經(jīng)濟運動(dòng)規律,尊重市場(chǎng)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經(jīng)濟發(fā)展需求。家庭無(wú)憂(yōu)、企業(yè)向好、社會(huì )安定,國家才能強大。

    家庭需要管理、企業(yè)需要管理、市場(chǎng)需要管理、社會(huì )需要管理、國家需要管理。我們不得不承認,在計劃經(jīng)濟時(shí)期,資源強行壟斷、忽視民生需求,脫離了事物發(fā)展的運動(dòng)規律。市場(chǎng)成熟化的發(fā)展進(jìn)程是:?jiǎn)⒚呻A段、無(wú)序競爭、有序管理。管理不能什么都管,也不能什么都理;該管的管,該理的理,不該管的不管,不該理的不理。什么都管,一管就死,什么都理,一理就亂。如果無(wú)視本來(lái)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和客觀(guān)規律,換來(lái)的只是權力管控的快感和被管理者的悲哀!

    歐陽(yáng)青和劉明遠靜靜地聽(tīng)著(zhù),誰(shuí)也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只是默默地關(guān)注著(zhù)他的表情,思考著(zhù)他說(shuō)的每一句話(huà)。

    他最后嘆息道:“人生苦短,怎么過(guò)都是一輩子。生有千般福壽祿,一入墳塋萬(wàn)骨枯。人活著(zhù)都會(huì )面對兩個(gè)問(wèn)題:一是生存,二是心里有個(gè)安住。證到究竟不究竟,嗔于法門(mén)無(wú)法門(mén)。還是活在當下吧!

    劉明遠道:“好,那我們就一起活在當下吧。喝完這杯我不能再喝了,晚上要趕到杭州休息一晚,明天去海洋公司,討論關(guān)于后期的規劃和發(fā)展!

    云昊天笑道:“在商言商,喝完這杯,我們換茶。為了安全起見(jiàn),晚上吃好飯再走!

    歐陽(yáng)青說(shuō):“明遠大哥,晚上你送我一程,我和你一起回去!

    劉明遠笑著(zhù)說(shuō):“沒(méi)問(wèn)題!

    歐陽(yáng)青把石桌上的酒菜撤下,云昊天搬來(lái)茶具泡起了茶。

    三人喝著(zhù)茶聊到傍晚,吃過(guò)晚飯,劉明遠發(fā)動(dòng)汽車(chē)。

    歐陽(yáng)青叮囑道:“你多保重,我們先走了!

    云昊天道:“你們先走,這段時(shí)間我要處理飯店和房產(chǎn)的事,改日再聚!

    劉明遠開(kāi)動(dòng)汽車(chē),揮手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