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俱往如云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3-01-21 15:43      字數:5416
    劉明遠次日一早,來(lái)到揚帆公司見(jiàn)到俞海洋。

    兩人主賓落座。

    劉明遠問(wèn):“海洋,我這次來(lái)主要是和你討論確定,關(guān)于未來(lái)公司的業(yè)務(wù)模式和發(fā)展方向,我們暢所欲言!

    俞海洋說(shuō):“劉總有什么話(huà)盡管說(shuō)!

    劉明遠道:“以公司現在的規模和用戶(hù)需求,只是停留在產(chǎn)品和服務(wù)上,能挖掘的空間有限。目前的中國是個(gè)快速發(fā)展的時(shí)期,人們對于汽車(chē)的依賴(lài)日趨緊迫。各大城市的限行限牌政策,對燃油車(chē)的銷(xiāo)售是個(gè)不小的沖擊,國內已經(jīng)開(kāi)始有企業(yè)批量生產(chǎn)新能源汽車(chē),以代替燃油汽車(chē)。一是成本需求,二是環(huán)保需求。我想用不了幾年,勢必會(huì )在全球形成一片大好的市場(chǎng)和機遇!

    俞海洋說(shuō):“我最近也在考慮這個(gè)問(wèn)題,前不久還有汽車(chē)生產(chǎn)廠(chǎng)家,對我們現有的智能系統平臺尋求合作!

    劉明遠道:“僅僅是平臺合作意義不大,既然有人已經(jīng)開(kāi)始大力制造新能源車(chē),我們倒不如,去收購一家汽車(chē)生產(chǎn)廠(chǎng)家,把智能系統平臺和自主品牌車(chē)輛相結合,充分發(fā)揮自身優(yōu)勢,在新能源汽車(chē)智能制造行業(yè),占有一席之地!

    俞海洋道:“好啊,我正有此意!

    劉明遠說(shuō):“那好,大體方向就這么定。你就辛苦辛苦,盤(pán)點(diǎn)國內可以入股合作或者可以直接收購的汽車(chē)生產(chǎn)廠(chǎng)家,具體的細節我們再進(jìn)一步溝通和完善!

    俞海洋欣喜道:“好,此事就交給我來(lái)辦!

    他沒(méi)想到,這么快就和劉明遠達成共識。

    兩人就這件事和最近發(fā)生的事做了交流,關(guān)于雷軍自殺,白鳳嬌被捕,馬如良和劉廣義等等。

    兩個(gè)小時(shí)后,劉明遠準備起身告辭。

    歐陽(yáng)青給俞海洋打來(lái)電話(huà),她問(wèn):“明遠大哥是不是在你公司?”

    他回答:“是,劉總剛準備離開(kāi)!

    她讓劉明遠接電話(huà):“明遠大哥,我想見(jiàn)你一面,你看可以嗎?”

    劉明遠不明就里,問(wèn):“我們昨天不是剛見(jiàn)過(guò)嗎?”

    她說(shuō):“我想請你幫忙!

    劉明遠只好說(shuō):“好,你在哪兒?我去找你!

    他留了歐陽(yáng)青的手機號碼,按她發(fā)來(lái)的地址開(kāi)車(chē)過(guò)去。

    歐陽(yáng)青一身休閑打扮,身穿一件黑色風(fēng)衣,背上挎了一個(gè)背包。

    劉明遠一見(jiàn)她就問(wèn):“怎么好像是要出遠門(mén)兒?”

    她說(shuō):“明遠大哥,昨天昊天在,有些話(huà)不方便講。我知道你要回山東,我想和你一起去!

    劉明遠問(wèn):“你是去出差?”

    她說(shuō):“不是,我想去一趟你們老家。你知道我對昊天的感情,我不想過(guò)多地解釋。這次跟你回去,就當是了卻一樁心愿!

    劉明遠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把歐陽(yáng)青請上了車(chē),直接往高速方向駛去。

    歐陽(yáng)青說(shuō):“明遠大哥,其實(shí)這次你不來(lái),我也準備自己去。我想知道昊天的過(guò)去,他的經(jīng)歷,他的童年,他的一切!

    劉明遠嘆了口氣說(shuō):“我能看得出你對昊天的感情,可這種事是無(wú)法強求的。至于昊天的過(guò)去和經(jīng)歷,我可以告訴你!

    他說(shuō):“昊天和我一起長(cháng)大,他的事我最清楚不過(guò)。往事不堪回首!昊天從小就是個(gè)苦命的人。他學(xué)習好,成績(jì)好,從小就好學(xué),腦子聰明,無(wú)論是在學(xué)校,還是我們這群人堆兒里總是出類(lèi)拔萃。他有勇有謀,有責任有擔當,總是自己吃虧,為別人考慮。他比我大一歲,小時(shí)候和人打架,都是他沖出來(lái)幫我擋。還記得上小學(xué)三年級的時(shí)候,一群小孩追著(zhù)我們打,昊天一個(gè)人揮舞著(zhù)棍棒把他們打退!

    他感慨道:“命運吶,總是這么捉弄人。剛開(kāi)始上學(xué)的時(shí)候,因為家里窮,別人家的孩子都報名去了學(xué)校,他卻被家里人鎖在小黑屋里,不讓他去上學(xué)。后來(lái)幾經(jīng)周折,在很多人的勸說(shuō)下,家里才同意他上學(xué)!

    歐陽(yáng)青心酸地問(wèn):“那他爸媽呢?為什么不同意他上學(xué)?”

    劉明遠語(yǔ)重心長(cháng)地說(shuō):“你肯定想象不到,那時(shí)候的農村都是大家族,大家長(cháng)說(shuō)了算,昊天的父母在家里根本沒(méi)有話(huà)語(yǔ)權!

    他接著(zhù)說(shuō):“昊天的弟弟昊明剛出生的那年,他的母親得了產(chǎn)后抑郁癥。那時(shí)候昊天放學(xué)第一件事,就是滿(mǎn)村子去找他媽媽?zhuān)謇锏男』锇樘焯鞂λ,說(shuō)他媽媽是個(gè)瘋子,經(jīng)常受人欺辱。他曾有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都是獨來(lái)獨往,人也變得不愛(ài)說(shuō)話(huà)!

    歐陽(yáng)青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她完全無(wú)法想象云昊天在那時(shí)的情形。

    劉明遠接著(zhù)道:“一年多以后,他媽媽的病總算是好了,一切都慢慢恢復了往日的情形?墒羌依锔F啊,他穿的衣服都是大人穿完改的,他的鞋子幾乎全有破洞,就連一雙球鞋都買(mǎi)不起。吃不起白面饅頭,大冬天的早上去上學(xué),他都是拿著(zhù)窩頭就著(zhù)咸菜,一路走到學(xué)校,手上滿(mǎn)滿(mǎn)都是凍瘡!

    他說(shuō):“再后來(lái),我們都考上了鄉里的中學(xué)。但昊天交不起學(xué)費,別的同學(xué)都是新課本、新作業(yè)本,他用的都是借來(lái)的舊書(shū)本。他有很多次都想主動(dòng)退學(xué),老師看他品學(xué)兼優(yōu),于心不忍,就幫他交學(xué)費。他比所有的同學(xué)都努力,總是天不亮就到學(xué)校。他很有才華,詩(shī)文字畫(huà)無(wú)一不通,常常被老師當做同學(xué)們學(xué)習的榜樣!

    歐陽(yáng)青雙眼閃爍著(zhù)淚光,問(wèn):“那后來(lái)呢?”

    劉明遠說(shuō):“他初中讀了三年,到了中考時(shí),他突然退學(xué),從此再也沒(méi)有去過(guò)學(xué)校!

    歐陽(yáng)青問(wèn):“為什么?”

    他說(shuō):“因為家里窮,不管是讀高中還是其他學(xué)校,都需要一筆不小的費用。那時(shí)昊明在讀小學(xué),兩個(gè)人一起讀書(shū),對于當時(shí)的家庭條件來(lái)說(shu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歐陽(yáng)青說(shuō):“所以,他就把機會(huì )留給了弟弟!

    劉明遠點(diǎn)點(diǎn)頭,接著(zhù)說(shuō):“輟學(xué)以后,他就開(kāi)始四處闖蕩。那年他才十六歲,一個(gè)人東跑西跑,各種雜七雜八的工作都做過(guò),做的都是最辛苦賺錢(qián)最少的,還要受盡各種嘲諷和欺辱!

    他把車(chē)開(kāi)到服務(wù)區,給車(chē)加了油,上車(chē)后接著(zhù)說(shuō):“二十歲那年,他母親和父親相繼離世,丟下他和只有十五歲的弟弟。他一個(gè)人既當爹又當媽?zhuān)疹欔幻魃蠈W(xué),打理家里的幾畝耕地和果園。兩年后,昊明考上了縣里的高中。那時(shí),只靠這些收入,對于要讀書(shū)的弟弟來(lái)說(shuō),還是杯水車(chē)薪。他一怒之下砍掉果樹(shù),鎖上家門(mén),身上揣了五百塊錢(qián),只身來(lái)到杭州!

    劉明遠看著(zhù)滿(mǎn)臉淚痕的歐陽(yáng)青,心里極不是滋味兒。

    他緩了緩說(shuō):“后面的事你多少應該聽(tīng)說(shuō)過(guò),他還在打工的時(shí)候,認識了陳萍,再后來(lái)他們戀愛(ài)結婚,創(chuàng )業(yè),有了云朵!

    歐陽(yáng)青抽泣著(zhù)說(shuō):“我知道,他還吃了很多苦。萍姐是在一個(gè)大雪紛紛的晚上,把露宿街頭的他給背了回去!

    劉明遠道:“人生多磨難啊,昊天的生活從來(lái)都沒(méi)有順利過(guò)。父母雙亡,把弟弟養大成人,供他上大學(xué),可他自己連高中的門(mén)都沒(méi)進(jìn)去過(guò)。剛要結婚的時(shí)候他連彩禮都沒(méi)有,結婚后他和陳萍一直都很恩愛(ài),在他們的生活里,從來(lái)沒(méi)有為錢(qián)鬧過(guò)別扭。日子過(guò)得苦一點(diǎn),昊天的心卻沒(méi)有閑著(zhù),他在一家公司做到一人之下,萬(wàn)人之上的時(shí)候,毅然出來(lái)創(chuàng )業(yè),這才有了現在的生活!

    歐陽(yáng)青呆呆地,望著(zhù)高速兩旁的綠化和一望無(wú)際的田野,汽車(chē)在高速行駛,她的心也在快速跳動(dòng)。她沒(méi)有辦法接受,云昊天如此悲慘的童年和慘痛的經(jīng)歷,她甚至不能去想,如同千萬(wàn)只螞蟻圍堵在她的心口,擺脫不掉。

    她無(wú)論如何也想象不到,云昊天會(huì )有如此不堪回首的過(guò)往。

    她強忍著(zhù)心里的疼痛,問(wèn):“昊天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

    劉明遠臉上浮現出痛苦的表情,說(shuō):“小青,實(shí)不相瞞,我在告訴你這些的時(shí)候一直都很痛苦。昊天從來(lái)都不愿提起他自己的這些事,這對他來(lái)說(shuō)太過(guò)于殘忍,對于我和你來(lái)說(shuō)也是一樣,這些傷疤沒(méi)有人愿意去揭開(kāi)。你如果還想知道更多,等我們到了老家再說(shuō)吧!

    歐陽(yáng)青再也不說(shuō)話(huà)。

    她心里說(shuō)不出的難過(guò),只覺(jué)得心里堵得慌。她已經(jīng)不是一般的心疼云昊天,如果不是這次和劉明遠一行,她可能永遠都不會(huì )知道這些。

    他們一路走走停停,吃飯、加油,休息。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們才到達云昊天家鄉的小縣城。劉明遠給她安排了賓館,開(kāi)車(chē)去了妹妹家。

    她在賓館一直睡到晚上,劉明遠打來(lái)電話(huà)說(shuō),讓她先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再來(lái)接她去村里。劉明遠的妹妹婚后在縣城買(mǎi)了房安了家,母親和妹妹生活在一起,偶爾會(huì )被他接到省城暫住。

    他很早來(lái)到賓館,歐陽(yáng)青站在門(mén)口等候。劉明遠帶她來(lái)到一家本地的特色小吃店,吃過(guò)早飯,他們便趕往村里。

    從縣城到村里大約十公里路程,一路上只見(jiàn)道路兩旁,一片片發(fā)著(zhù)嫩芽的小麥剛剛露出了頭。此時(shí)北方的農村正值深秋,過(guò)了農忙季節。天氣早已轉涼,大多數人都已裹上冬衣。

    經(jīng)過(guò)一段大路,再走過(guò)一條小路,劉明遠把車(chē)開(kāi)進(jìn)村子。

    這是一個(gè)總人口約百人左右的小村落,一排排磚瓦房,整齊地坐落在道路兩側。在進(jìn)村的路兩旁堆滿(mǎn)了玉米稈和柴火垛,路上稀稀拉拉的有人在走動(dòng),有人在門(mén)口曬著(zhù)太陽(yáng)嘮著(zhù)嗑兒。

    劉明遠把車(chē)開(kāi)得很慢,他搖下車(chē)窗,和能說(shuō)得上話(huà)的人,一一打著(zhù)招呼。

    他左拐右拐,把車(chē)開(kāi)到一座破敗不堪的院落前停下。

    他下車(chē)指了指說(shuō):“這就是昊天的老家!

    他介紹道:“父輩們都在的時(shí)候,我和昊天是前后鄰居,我們兩家就隔了一條小路。后來(lái)昊天的父母把老房子給了他三叔,在這里建了個(gè)新院子。二十多年了,如今已是不成樣子!

    歐陽(yáng)青被眼前的一切驚住了。

    只見(jiàn)一座土質(zhì)的瓦房,有一半早已坍塌,院子里長(cháng)滿(mǎn)雜草,到處散落著(zhù)枯枝雜物。院子里一棵棗樹(shù),葉子已經(jīng)脫落,只有幾個(gè)還未掉落的干棗和樹(shù)葉在風(fēng)中搖曳。土質(zhì)的院墻被風(fēng)雨侵蝕得只剩一半,竹制的大門(mén)緊閉,門(mén)框被幾根木頭支棱著(zhù),大門(mén)正對著(zhù)一條小河溝。

    她無(wú)法想象,這里就是年少時(shí)的云昊天一家生活的地方,這里就是他走出來(lái)的地方,這里就是成就他一切的發(fā)源地。

    她走到門(mén)前要推門(mén)進(jìn)去,劉明遠喊道:“小心!還是不要進(jìn)去了,不安全!

    她已經(jīng)推門(mén)而入,她站在院子里,環(huán)視著(zhù)這里的一切,想象著(zhù)云昊天當年生活的場(chǎng)景,想象著(zhù)他父母健在的模樣,想象著(zhù)關(guān)于他的所有。

    她就靜靜地站在原地一動(dòng)不動(dòng),一陣秋風(fēng)襲來(lái),揚起的風(fēng)沙伴隨著(zhù)地上的枯葉,圍著(zhù)她轉了幾個(gè)圈圈。她的長(cháng)發(fā)隨風(fēng)飄動(dòng),風(fēng)沙瞇了她的眼睛。

    她從衣兜里掏出紙巾擦著(zhù)眼睛,走出院子。

    她說(shuō):“明遠大哥,謝謝你能帶我來(lái)。我想知道,昊天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

    劉明遠嘆息道:“你跟我來(lái),我帶你去個(gè)地方!

    他們沿著(zhù)小河溝的小路,慢慢走著(zhù),劉明遠指著(zhù)小河溝,講述著(zhù)他們小時(shí)候抓魚(yú)嬉戲的童年趣事。路上不時(shí)地有人從地里干完活兒回來(lái),和劉明遠熱情地打著(zhù)招呼,都對他身邊的這個(gè)美女,投來(lái)異樣的目光,還有人竊竊私語(yǔ)。

    劉明遠解釋道:“你別介意,農村就是這樣,看到陌生人就覺(jué)得新鮮!

    歐陽(yáng)青笑笑:“沒(méi)什么,是我的到來(lái)給他們帶來(lái)了話(huà)題!

    他們走過(guò)一座小橋,眼前茫茫一片平整的莊稼地和幾處果園,遠處還矗立著(zhù)十幾棵白楊樹(shù)。

    劉明遠走到一個(gè)岔路口停下。

    他指著(zhù)不遠處一口老井說(shuō):“那年冬天,凌晨四點(diǎn)左右,昊天的母親就是在這里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歐陽(yáng)青覺(jué)得自己聽(tīng)錯了。

    她問(wèn):“你說(shuō)什么?”

    劉明遠看著(zhù)她道:“小青,你必須答應我,無(wú)論你今天看到了什么,聽(tīng)到了什么,永遠都不要和昊天提起。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是不忍心他就此沉寂下去,你明白我的意思!

    歐陽(yáng)青長(cháng)吁一口氣,說(shuō):“明遠大哥,謝謝你!

    她明白,從踏上歸途的那一刻,他已然默許和承認了她和云昊天可能的將來(lái)。

    劉明遠邊走邊語(yǔ)重心長(cháng)地說(shuō):“昊天的母親,在當年病好后的十六年之后,又重新犯病,當時(shí)昊天的父親還在世。弟弟昊明還小,母親就由他們父子照看著(zhù)?烧l(shuí)想,就在那年冬天,昊天外出去打工時(shí),卻收到了母親離世的消息。等他回到家,看到的是母親冰冷的尸體。自此以后,父親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打擊一病不起,沒(méi)過(guò)多久便撒手人寰!

    他繼續說(shuō)道:“父母雙親的離世,對昊天打擊很大。有很長(cháng)一段日子,他幾乎夜夜難眠,人也消瘦了很多,變得沉默寡言,心里有話(huà)從不多講。還記得他離開(kāi)家的前一天晚上,我倆喝了很多酒。他哭著(zhù)跟我說(shuō):這輩子再也不想待在這個(gè)地方!”

    劉明遠看著(zhù)一臉茫然無(wú)措的歐陽(yáng)青,他理解她的心情,她現在的所見(jiàn)所聞,完全和遠在千里之外的云昊天有著(zhù)極大的反差。

    他緩解了下情緒,說(shuō)道:“農村就這樣,人窮的時(shí)候,再好的親戚都會(huì )遠離,哪怕是自己的至親。你剛剛進(jìn)村的時(shí)候,看著(zhù)村里人都對我點(diǎn)頭哈腰的,看著(zhù)有多熱情?赡悴恢喇斈晡腋赣H病逝以后,他們是怎么對待我的。那年我才十五歲,早就看慣了這種世態(tài)炎涼,昊天比我經(jīng)歷的只會(huì )多不會(huì )少!

    他接著(zhù)說(shuō):“昊天和我從小就在這樣的環(huán)境長(cháng)大,這些年我們憑著(zhù)各自的努力過(guò)上了自己想要的日子。再苦再難,都從來(lái)沒(méi)有求過(guò)誰(shuí)!但是我和昊天走的不是一條路!

    他突然問(wèn)道:“你有沒(méi)有聽(tīng)說(shuō)過(guò),三所大學(xué)?”

    歐陽(yáng)青問(wèn):“哪三所大學(xué)?”

    劉明遠解釋道:“人的一生,決定命運和改變成長(cháng)的關(guān)鍵,有三種途徑,即所謂:三所大學(xué)。一是象牙塔,二是社會(huì ),三是監獄。我是靠著(zhù)勤奮好學(xué),走進(jìn)了象牙塔,昊天是被逼無(wú)奈,踏上了社會(huì )大學(xué)。我是被學(xué)校教育長(cháng)大的,他是被社會(huì )教育長(cháng)大的!

    歐陽(yáng)青聽(tīng)懂了。

    他們這種看似平淡的友誼,卻有著(zhù)生死之交的深厚感情,他們各自不同的經(jīng)歷,卻有著(zhù)殊途同歸的默契。他們都出生在這種普普通通的窮苦家庭,從小就經(jīng)歷著(zhù)他們那個(gè)年紀不該有的經(jīng)歷。他們都是靠著(zhù)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到現在的人生。

    這也就可以理解,云昊天和劉明遠的莫逆情深,以及他們那種看待人情世故,世間冷暖的淡定從容,和面對生死離別的坦然自若。

    他們慢慢悠悠地,走在田間地頭的羊腸小道上,各懷心事。

    劉明遠指著(zhù)一片麥田,說(shuō):“這一片就是被昊天一怒之下,全部砍除的果園所在。當年在農村想要增加收入,只靠著(zhù)幾畝耕田是不行的。除去交掉的公糧,剩下幾百斤糧食,就算省著(zhù)吃,還不夠一家人吃半年的。很多年前,我父親就和昊天的父親,在這里分別種了一大片果園。雖然連年豐收,卻賣(mài)不出去,因為路不通。交通不方便,外地的客商進(jìn)不來(lái),本地的果子出不去,再加上地方政府不聞不問(wèn),收成的果子,只能爛在地里!

    歐陽(yáng)青忽然伸手指著(zhù)不遠處一個(gè)隆起的土堆,問(wèn)道:“那里怎么會(huì )有個(gè)墓碑?”

    劉明遠嘆息道:“那是……昊天的父母埋葬的地方!

    歐陽(yáng)青不等他反應,快步走上前,恭敬地站立在墓碑前。

    只見(jiàn)墓碑上寫(xiě)著(zhù):先父、母……之墓,落款:不孝兒——云昊天、云昊明敬立。

    她對著(zhù)墓碑,深深地彎下腰,三鞠躬,默哀。她在心里默念:愿二老在天有靈,保佑昊天一世平安,再無(wú)苦難。

    劉明遠亦走上前,默哀致敬。